人说,黎明前最黑暗
故乡的“黎明前”
不仅最黑暗
而且最长久,长久
逾千载

黎明,对于我们
是梦幻与传说
从未经历
无以想象

我们无缘见黎明
因为我们习惯了黑暗?
因为黑暗可遮掩我们的羞惭与耻辱?
因为我们是黑暗的始作俑者?
因为我们害怕失去黑暗?

而我们
却盼望和奢想着黎明

我们盼天明
是真心实意,还是出于
调侃和消遣的需要?

人说,黑夜终将过去
黎明总会到来

故乡的黑夜永不消逝
故乡的黎明从不现身

黎明,对于我们
是一种信仰,一种迷信
一剂麻醉

我们有资格享有黎明吗
我们有胆量迎接黎明吗
我们认识和了解黎明吗

黎明何时到来
天幕何时拉开
光明何时撒向故乡的大地?

黎明就在眼前
光明垂手可得
不用期盼,无须等待

促天明,还是守黑暗?
这是一个根本
根本的问题!

2012年12月30日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