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在中国大陆你是不能提,不敢说的,胆子大点贴子或微博里那怕涉及到一点点,立刻被删,说不定网警记了你一笔,可能不到秋后就算账。看来,官方决心将“六四”从历史上抹去,从那个时代过来的还活着的万千人脑袋里洗掉,当然不会出现在学生们的历史教课上,即使不得不提及,只能扭曲其本来面貌。现在,年轻人在非公开非正式场合偶然听到人们私下议论“六四”,他们大都难以理解,甚至不相信其真实性。

  这是因为“六四”不是小事一桩,而是一个大事件,在中外历史上几乎不曾有过,一个号称代表人民的党和政府,居然对手无寸铁示威群众动用枪炮坦克装甲,使数以百计千计的年轻学生倒在血泊之中,或死或伤残,更多更多的被迫逃亡异国他乡或打入另册,被整治,从动乱、反革命暴乱到政治风波,自欺欺人的“宣扬”,不会不知道理亏和罪业的严重,所以干脆封住人们的嘴巴算了。但这是很难做到的。胡耀邦逝世,大学生们要求给他一个正确评价,给大家讲清其被撤总书记的真正原因,并要求派代表参加追悼会,显然是无可非议的。和之前的几乎所有党的总书记或党的主席不同,胡耀邦最讲民主、不整人,真正相信群众,尤其对青年人更抱有大希望。他主张用疏导和对话解决1986年12月和1987年初由科技大学引起的学潮,不认为少数大学生(可能百名左右)中南海门前向中央政府提出他们的要求是什么闹事。他主张认真听取这些大孩子们的意见,如果正确,能解决的就解决,一时还不能解决的给他们说清楚,如果是错的,就给他们解释。应该说这是最明智的态度和做法,但是不为邓小平、彭真等老一辈所谓无产阶级革命家容忍,说这是纵容资产阶级自由化,而不按党章规定,居然在党内生活会上非法撤职了总书记职务。

  这显然不为广大党员群众和非党群众所理解,所接受。在这种情况下,胡耀邦的逝世,似乎给了最为敏感的青年大学生们为其打抱不平的一个偶然时机。他们游行示威,如果说其直接动机是追悼胡耀邦,改变对其不公正的处置决定,更深层的原因就是对现实专制政治和官倒腐败不满,虽然有些做法欠缺法律程序,但应该说是爱国的,拥护改革开放的,我国宪法和法律所允许的。我最近看了当年学生领袖、天安门静坐示威总指挥柴玲的回忆录一书,这位聪明的北大研究生,陈述她和天安门数千绝食者就是出于深深爱国心,情愿以生命为代价乞求和逼迫政府改变4月26日人民日报给学生们的示威请求是动乱的定性,承认他们要民主自由和反腐败是合理合法的,并且要求和政府平等对话,既是可信的,又是令人感动的。数千绝食者和数十数百万大中学生都是和平示威,都是非暴力的。

  但是,谁也没想到的是,和胡耀邦的主张和做法相反,也不理睬总书记赵紫阳正确意见,邓小平、李鹏等竟然决定戒严动武,枪炮坦克装甲屠杀学生。即使学生们完全错误,只要他们没有手持武器攻打中南海,发动叛乱,武力镇压就是错误和荒唐的。说他们是有组织、有目的和有纲领的反革命暴乱,直到现在也没证据。事实很清楚,对学生动乱和反革命暴乱的定性、镇压和屠杀,既违背宪法,又是反人类的罪行。这固然首先由邓小平、李鹏等必须承担责任,同时事实上也是国家和共产党的大罪。

  所以,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六四”必须平反。但事实是二十多年过去了,就是做不到。究竟为什么,我们先假定如果给“六四”平反,那做的首先是还全体受害人群追求民主自由平等和反腐败,而非动乱、反革命暴乱的本来面目,授予死难者伤残者光荣称号,安抚他们的家属,并给与物质赔偿。同时,追究镇压的决策和执行者们的法律责任。一是要将全部真相公之于众,首先是死难和受伤致残人数,当年直接介入的部门、领导人员和学生领袖应该是清楚的,只不前者极力缩小或掩盖。一个中央高级领导人公开说,天安门广场上没打死过一个人,即使只身阻挡坦克车的那个小伙子,解放军坦克战士不仅没有伤害他,反而主动避开。但一般传言,有几百人到几千人死于军方的枪弹碾压之下。我们上面提及的学生领袖,天安门广场总指挥柴玲说,有三千冤鬼亡魂之多。由于官方的极端保密,我们无法知道特别是死亡人数字,只有“六四”平反,才能真正搞清楚,公布于众。

  二是把大大小小罪犯示之于众,和反腐败中苍蝇老虎一起打一样,对“六四”镇压和屠杀的大小罪犯都应该毫不客气,从开枪杀死打伤致残人的士兵,到决策的即使领袖级的大人物邓小平、江泽民、李鹏等都要起诉公判,予以法律制裁,死了的虽无法追究刑事责任,但必须揭露他们的罪恶。不管这些人过去和后来有多大功劳,该判刑就判刑,该坐牢就坐牢,该揭露批判的就揭露批判。尽管有些受害人已经不在人世了,但绝大多数还在,大家心目中的罪犯,特别是大罪犯,都是清楚的。我国著名剧作家已逝世的吴祖光早在1999年冬,在一次半官方的环保会议上大喊,“我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将毛贼的尸体从纪念堂中扔出去,将毛贼的头像从天安门城楼上取下来。”“邓小平的双手也沾满了鲜血,‘六四’害死的学生比国民党还多,我就亲眼看到了学生们堆积起来的尸体”。这里我们暂且不论毛泽东,就吴祖光亲眼所见,拍板决定“六四”大屠杀的邓小平,即使他立有改革开放的功劳,其罪恶也不能不问,不追究。当然,在“六四”血流成河的大屠杀中,还有许多大傢伙李鹏、江泽民、王震、陈希同等也必须揭露批判,活着的必须绳之于法。

  这样,现实的中共理论、制度和道路,所谓“三自信”,就必须翻大个,重洗牌,例如你那个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等就不能挂在嘴上了,所谓第二代、第三代领导人的提法也应该见鬼了,因为正直的人绝不会给残害人民的人所谓领导人如此光荣称号,荣誉地位。事实上大家都是鄙视的。

  现实共产党领导是不愿意看到这一天的。所以,只要共产党即使名义上还占取领导地位,任何一届领导人同其领导集体,即使没有直接介入“六四”的镇压和屠杀,也不会为“六四”平反。只有中共内部出现戈尔巴乔夫、雅科夫列夫(原苏共政治局委员、宣传部长和历史学家,戈改革的幕后推手)式的男儿人物,才能将这个问题摆到议事日程上。这总会到来。

2013年9月21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