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10月28日,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FBI)举办联合新闻会,指控8人密谋代表中国在美参加“威胁、骚扰、监视和恐吓中国公民返回中国的行动。同日,纽约布鲁克林联邦法院宣布一项申诉和逮捕令,指控上述8人在美非法充当中共的外国代理人,其中6名被告还面临跨州和国际跟踪的犯罪指控。根据美国司法部的资料显示,8名疑犯被控一项企图为中国担任代理罪,假如罪名成立将面临最高5年监禁;其中6人亦被加控一项涉嫌跨国骚扰罪,其最高刑罚为5年监禁。

被指控的八人中,其中五人分别于周三在新泽西州,纽约和加利福尼亚州被捕,其余三人已逃亡中国。美国司法部称,8名被告受中共政府官员的指示,并在其控制下对被害人进行监视、骚扰、跟踪和胁迫活动,逼迫被害人回国,而这些行动被中共称为“猎狐行动”和“天网行动”。刑事指控称,该组织针对一名自2010年以来一直居住在新泽西州的前中国政府雇员及其妻子和女儿。该家庭遭受的骚扰包括收到一份威胁性警告,内容为:“如果您愿意回到大陆并在监狱中服刑10年,您的妻子和子女将会没事。事情到此为止!”这个家庭还受到社交媒体的威胁,以及包含信件和录像带威胁的包裹。

该中国政府雇员是谁?何为中国的猎狐行动和天网行动?为什么美国要出手打击该行动?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被逼迫回国服刑的中国官员是谁?

据纽约民运人士陈闯创披露,他是原武汉发改委主任徐进。武汉当局很猛,先派警察和医生带着徐重病的老父亲到美国劝徐进回国,后来雇佣有绿卡或公民的华人和白人侦探骚扰他,上门贴条要徐回中国坐牢10年。现在,我们简要介绍一下徐进。

徐进,现年55岁,湖北黄梅人,拥有经济学硕士学位,2009年被任命为武汉市发改委主任。他曾在一冶建设公司、团市委、武昌区、洪山区、市直机关工委等单位工作,并从黄陂区区长转任市发改委主任。2010年辞职下海,创造了当时“武汉最高级别官员下海经商”的新纪录。2011年5月,徐进携妻逃往美国,他涉嫌受贿、滥用职权罪。2012年7月,国际刑警组织对徐进发出红色通缉令。徐进的妻子刘芳原是中国人保湖北分公司一名副处长,涉嫌受贿罪。2015年,国际刑警组织中国国家中心局曾集中公布了针对100名涉嫌犯罪的外逃国家工作人员、重要腐败案件涉案人红色通缉令,徐进、刘芳二人名列其中。

我在武汉时与徐进不熟,但知道他下海,也知道他和妻子通过投资移民来到了美国。至于他被红色通缉的消息则是我来美国之后得知的。他的政府朋友与我谈起过他,对他评价不错,对他辞职下海的勇气还很欣赏。

第二,中国猎狐行动和天网行动

猎狐行动与天网行动有什么区别呢?猎户行动是由公安部牵头,而”天网”行动由多个专项行动组成,分别由中央组织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人民银行等单位牵头开展,重点缉捕外逃职务犯罪嫌疑人和腐败案件重要涉案人。

根据中国媒体统计,中国外逃贪官数量介于4000到18000人之间。2004年,中国商务部研究院的研究报告《离岸金融中心成为中国资本外逃“中转站”》中指出,“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外逃贪官数量约为4000人,卷走资金约500亿美元,人均卷走1亿元人民币”。2008年6月,中国人民银行(央行)刊发《我国腐败分子向境外转移资产的途径及监测方法研究》课题报告,援引中国社科院的资料:“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外逃党政干部,公安、司法干部和国家事业单位、国有企业高层管理人员,以及驻外中资机构外逃、失踪人员数目高达1.6万至1.8万人,携带款项达8000亿元人民币。”至于当前的逃亡官员人数和贪腐数据应该更加惊人。仅前华融资产公司董事长赖小民贪污受贿就高达人民币17.88亿元。办案人员在他的几处房产里,搜出共计2.7亿元人民币的现金。

2014年7月22日,中国公安部正式启动“猎狐”专项行动。到2014年12月8日,共抓获外逃经济犯罪嫌疑人428名,是2013年总数的2.8倍。其中,涉案金额千万元以上的141名;逃往境外超过10年以上的32名。根据中共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的数据,截至2018年4月底,中国通过“天网行动”先后从9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4141人,其中国家工作人员825人,“百名红通”人员52人,追回赃款近百亿元人民币。

就官员级别和贪腐数额而言,徐进夫妇应该层级比较低,按理说中国政府犯不着如此兴师动众惹出这么大的动静。我认为,其原因在于,中国“百名红通人员”名单中,涉及湖北的有6人。其他四人均已回国归案,仅剩徐进和刘芳两人。或许就像实现小康目标一样,中国需要在武汉市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但就是这个句号,将徐进夫妇推上了风口浪尖。

第三,中国海外猎狐非法,侵犯人权。

中国打击海外贪腐官员是件好事,联合国还有《反腐败公约》,为什么美国和其他国家要反对呢?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说:在美国领土上,中国政府监视,威胁和骚扰我们自己的公民和合法永久居民,是中国在世界范围内进行的各种盗窃和恶性活动的一部分。联邦调查局将使用其所有工具调查和击败中国政府的这些残酷行径,这是对美国自由,人权和法治理想的冒犯。中共在美进行猎狐行动不是个例,它们的举动令人发指。克里斯托弗·雷举了一个例子说,中国派遣了一个“间谍”去探视一个美国家庭,那个间谍留下话说,“猎狐”对象只有两条路可走:回国或者自杀。纽约东区代理美国检察官塞思·杜查姆指出:这是美国打击中国猎狐行动的第一个案例。被告协助中国官员制定了一项计划,强迫目标个人违背自己的意愿返回中国。美国将不容忍中国在美国领土上采取未经国家授权的行动。我们也不会容忍美国居民为进一步实现中国目标而进行的非法骚扰和跟踪。美国与中国没有引渡条约。

中国的猎狐行动打击贪腐官员,但却不走合法国际渠道,走的是典型的习近平式阴招损招。主要方法是派警察以旅游或商务考察的身份来到美国威胁、恐吓这些官员回国受审,甚至采取威胁其家人的方式。纽约职业律师高光俊表示,他在美国有多名客户涉嫌经济犯罪被中共政府通缉。中共当局多次威胁他们在国内的家属,企图通过这种“非常手段”迫使他们回国“自首”。我在一家律所就遇到了相似的案例。一个已经取到美国绿卡的妇女,中国地方政府将她列为猎狐名单。她的女儿和女婿都受到逼迫,如她不回国受审,他们将被开除公职。甚至当地检察院还欺骗她的女儿,发来一份认罪不追究刑事责任的声明。我当时劝她不要相信中国政府,但后来得知她还是回国,后被判处重刑。当美国政府干预后,中国不再敢直接派警察到美国,而是采取将案件当成生意,交给美国华人和私人侦探公司去骚扰和恐吓官员,如同上述逼迫徐进夫妇一样。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美国政府抓捕和起诉协助中国在美国开展猎狐行动和天网行动的八名犯罪嫌疑人表明,中国式海外执法此路不通。首先,它违反了美国法律,境外执法损害了美国的司法权;其次,它采取的手段是威逼利诱,甚至恐吓,侵犯人权。阴招损招可以在人治的中国畅通无阻,但美国是法治国家,必须遵循正当法律程序执法;再次,中国政府逼迫的海外官员既有腐败官员,也有政治异议人士,中共以反腐败之名,行政治迫害之实,自然会遭到国际社会的反对。美国对中国猎狐行动和天网行动的打击表明中国不守国际规则,以自我为中心的霸道是行不通的。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