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多月前发生的张陶书记,仗势暴打两位院士,其中有一位还是86岁高龄的老奶奶,至今还住在医院里。而大权在握的国企大老板,又是董事长,又是书记的狠人张滔天,没事人一样,还在主持工作,包括纪念建党100周年大庆。

怎么啦,你那个什么投资公司,是你家后院吗?两位院士是你家奴仆吗?生杀予夺可以由你任性而为吗?今日何日,为何还能容忍这样的地痞暴徒,如此胡作非为!

毕竟现在挂着的是人民共和国的牌子,什么阿哥、格格、衙内,早已扫进历史垃圾堆!当下又进入了互联网时代,张陶打人事件一经披露,立即舆情汹涌,沸反盈天,一致谴责这位无法无天的书记,直到有报道,张已被刑事拘留,似乎长长地出了一口怨气。

当然,事情没完,不仅我们还未看到正义的判决,谁知道这种所谓手眼通天的狠角色,又会出什么妖蛾子,玩法律于股掌之间;或是用手中的权钱,迫使受害者撤诉;或是动用这样那样的关系,做出什么我们想不到的肮脏交易,帮张滔天成功脫罪。后果如何,且拭目以待。

但是,我更关注张陶打人事件的社会背景,历史渊源。因为它不是普通的个案,而是屡见不鲜仗势欺人的群发事件!这些狠主仗的什么势?当下社会常听到说某人后台硬、来头大、惹不起、躲远点、上面有人、是某某人的某某等等等等,一句话他不是-般人,遇到他们你就得躱远点,躲不掉也只能受着。

比如这位张陶,网上舆论很重要一部分,是在猜测这个张是哪个张,这个陶是哪个陶。而且常常以案件大小为害程度,来评估这个姓在上头到哪一级。似乎案情越大,犯案者的后台愈硬。你别说,这种猜测并非空穴来风,常有蛛丝马迹。还说张陶吧,身居如此高位,又是博士,又是正髙,又要当院士的角色。百度里查到的只有高中学历,居然连本科的学校也是空白,那他的博士、正高是哪来的?是有多大来头的人,才能帮他如此蒙天过海?

这正是本文讨论的重点。张陶一案,正是政治网络血亲化,或曰血亲网络政治化,和源远流长宗法制度的余毒,还在祸害当下社会的活标本之一。对它做一点深度的解读,或有助于正本清源,还社会一点公平正义。

说来话长。还得从源远流长的宗法制度说起,在下曾做过一点研究,现摘录如下,或许对解读张陶一案有些帮助。

人们要问,何谓宗法体制?说来话长,可以追溯到6000多年前,旧石器时代,由母系社会转至男性社会时期。或者说是由对女性的生殖崇拜,转向对男性的生殖崇拜时期。关于生殖崇拜与宗法体制的关系,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先贤周予同、闻一多、郭沫若等,都做过-些研究。周予同老先生1927年在《孝与生殖崇拜》一文中说到:“儒家哲学就是生殖崇拜哲学,儒家的根本思想生发于生殖崇拜,其深层是对男根的崇拜。” 这几句话现在能理解和接受的人不多了,很多人对所谓生殖崇拜哲学会更陌生,但它恰是中华民族的根。

人类在丛林时代,有过漫长的母系社会,种群的生存与延续,很大程度依赖雌性物种的大量繁衍,如老子所言“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 这是母性生殖崇拜时期。大约到了距今六千多年前,即半坡仰韶文化期间,经出土文物证明,中国先人们已经从母系社会开始走向父系社会,即由女性生殖崇拜,开始转向男性生殖崇拜。

这是人类历史上大变革的时期,由于男性的被解放,生产力大大的发展了,但男尊女卑的积弊,也由此滥觞了。到了夏、商、周王朝时期,完整的封建宗法制度形成了。其核心是“嫡长继承制”,以保证男性主宰的“家天下”可以延续下去,家族的利益可以延续。再到了孔子年代,儒家学说主宰了社会,其核心价值是三纲五常,即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君权至上,上尊下卑,男尊女卑,是当时社会关系的基本准则。汉代董仲舒又把五常的仁、义、礼、智、信,与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相配。儒家学说就有了宗教神学色彩。 “三纲五常”就成了天意,天意不可违,“三纲五常”就成了维持封建统治几千年的基石。

说到几千年来的宗法制度,对现当代的影响,我们大致可以寻找出如下的轨迹:由生殖崇拜——图腾崇拜——祖先崇拜——宣扬孝道——崇尚血亲,而至迷信血统,组成血亲纲络,直至形成顽固的权贵利益集团。以上就是宗法制度形成的历史根源,也是当今所谓“太子党”、“红二代”、“官n代”聚集的根脉。他们只能代表家族利益、血亲网络利益、权贵集团利益。

近代以来,权贵利益集团对社会财富的掠夺与侵占,有愈演愈烈之势!典型的表现就是‘血亲网络政治化’和‘政治网络血亲化’,天下权力与财富大都入政治血亲网络彀中!网络外的草民们再也难得获取上升空间,连分一杯羹也难。

对此积弊有人称之为‘阶级固化’,其实是延绵数千年的宗法制度,在新时期的恶性发展!具有比帝制时代更大的侵略性垄断性和暴力性!是历史的大倒退!

为何这样说?帝制时代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皇权至高无上,皇帝老儿和他的皇亲国戚们,侵占了国家很多的权力与财富,高高在上,欺压百姓。皇宫内糜烂腐朽透顶,后宫佳丽数千人,骄奢淫逸,黎民百姓,苦不堪言。所以辛亥革命烈士谭嗣同先生,称数千年帝王都是贼!都是窃国大盗!

但是,所谓皇室成员,包括那些什么藩王郡王及其子子孙孙,乃至皇亲国戚们,毕竟有一个成文或不成文的所谓框,说是标准也行,不是谁想当就能当上的。那就意味着沾上‘皇’字的人,其数量还在一个可控的范围,人数不会是无穷大的。起码所谓皇室成员,不可能伸延至每-个穷乡僻壤山诹海隅。这也是数千年皇权不下县的原因之一百姓们尤其是广袤的乡村,人们还可以有不受皇权力约束相对的自由空间。

然而在血亲网络政治化’和‘政治网络血亲化的当下,这个血亲网络,则有着可以无限延伸的空间,所谓的权贵则接近于无穷大!此非危言耸听,君不见从最高层来说,某大领导曾公言,政权还是交给自己的人放心(言下之意是说儿孙们不会挖自己老子的祖坟)。这句话当然不是白说,他接着说这些大臣们的儿孙中,每家要有一个人出任副部级官员,如果能力强的,还能往上升(起码副部可以保底)。

上行下效,上有好者,下必甚焉!于是乎层层级级任人唯亲子孙接班,网络血亲掌权搂钱的大戏,在神州大舞台一代代演绎下去了!真是好不热闹。其实早在政社合一的人民公社时期,就有人说了,一个大队书记就是大队国的国王,一个公社书记就是公社国国王。当然这么说有些激而言之,但也确是切中肯綮。如果有人对此持怀疑态度,不妨深入基层,做一番实地调查,再来验证是非。

这里有一份公开发表的调查报告,不妨摘录一些重要数据,供读者参考。

2011年9月,《南方周末》发表了冯军旗的文章“中县‘政治家族’现象调查”,引起广泛关注。冯军旗是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博士生,从2008年初开始,在中部某县挂职两年,分别担任副乡长和县长助理各一年。挂职期间,他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出发,细致地从内部深入记录了一个县级政权的人员组成、结构、晋升方式和相互关系;写成研究论文《中县干部》。“政治家族”即为其中一部分。所谓“中县”是地处中原的河南某县。

在这一部分中,作者完整记录了这个县级政权系统内部,当地家族成员的任职关系。所谓“家族”,是指血缘和姻缘的集合体。作者根据一个家族出“干部”的多少,把政治家族分为“大家族”和“小家族”,一个家族产生5个以上副科级干部为“大家族”,5个以下、2人以上的为“小家族”。根据作者的调查统计,在中县之内,竟然有21个政治“大家族”,140个政治“小家族”,共161个“政治家族”。他们占据了中县各部门的重要职位。

由此我也记得网上曾有报道,某人也只是对一位县处级领导的孙子辈某人,提出过可能是激烈一些的意见,就被扣上炮打红色政权的帽子。以此类比,如果对厅一级省-级或更高层的统治者乃至亲属提意见,后果又会怎样呢?说明血亲网络政治化和政治网络血亲化,会造成怎样的后果。对网络外尤其是普罗大众,具有怎样的侵略性压迫性和垄断性!

冯先生的文章发表至今已十年了,官二代现象有所收敛吗?只能遗憾地说一句,不仅没有,倒愈演愈烈了。甚至给了人们习以为常,司空见惯的感觉。在一些既得利益者,或是说身为权贵的人看来,似乎理应如此。甚至会说,老子打下的江山,儿孙们去坐,有什么不可以。不服气吗?

话真的可以这样说吗,那还有-点公平正义可言吗?还像一个正常的现代化国家吗?那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有那么多志士仁人,前仆后继,甘抛头颅洒热血,才换来亚洲第一个民主共和国,还有必要吗?那维护帝制的人,也可以说,我的皇帝位子是老皇帝和更老皇帝一代代传下来的,有什么不合理,干嘛要被你们推翻!

然而,历史的潮流总的来说,还是会滚滚向前的,所谓“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说到底不问什么血亲网络政治化,政治网络血亲化,一时能呼风唤雨,君临天下,气势汹汹。它本质上毕竟是 封建的、落后的、僵化的,乃至是反动的,是阻碍历史前进的腐朽势力,终将被民主宪政的大潮淹没。

试看张陶仗势打人事件如何收场!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