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0日,郑州暴雨不仅使整个城市一片汪洋,而且造成了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据中国官媒披露的数据,20日的洪水灾难酿成25人死亡、7人失联。当然民间估算的损失数据远远大于官媒。河南省防汛应急新闻发布会还透露,此轮强降雨造成全省89个县(市、区)560个乡镇1240737人受灾。

据水利部门的报道,从7月17日晚至7月20日晚郑州市3天的降雨量达到617.1毫米,几乎平了该市平均年降雨量的640.8毫米。换句话说,郑州这3天降了平常一年的雨量。郑州当地气象专家声称,郑州经历的是“千年一遇”的大暴雨。但河南省水利厅认为应该是5000年一遇。有网友质疑道:这5000年一遇是跟哪个数据比较的?中国有记录历史才3000年啊。但这数字背后是有算计的,你想5000年一遇,政府使出洪荒之力也防不住啊,都是老天爷作虐,还追个什么责呢?

郑州市民以为这千年一遇的大暴雨,并且造成了如此惨烈的后果,应该会引起《人民日报》的关注,但《人民日报》姓党,一直奉行“人民生命事小,党的形象事大”的金科玉律,头条压根没提郑州暴雨的事,只在第7版,才有“河南遭遇强降水,多地多部门采取应对措施”的报道。暴雨酿成多少死伤、目前多少人被困,文中一概不涉及。我们现在应该明白什么是人民领袖心中的“国之大者”了吧?到底水淹郑州的原因是什么呢?结合网友披露的信息,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常庄水库泄洪

郑州为什么会突然被洪水淹没呢?有民众实拍20日中午市中心的情况,在短短約半小时内,整条马路突然间被洪水淹没。可见,郑州大水并非多日暴雨造成,而是另有突如其来的洪水侵袭。

有网友披露,7月20日,郑州常庄水库出现管涌险情,从上午10点30分开始向下游全力泄洪。因泄洪没有事先通知下游民众,导致郑州市全城被淹。20日晚上10点多,微信群里又疯传车友群的聊天截屏,有群友说“郑州常庄水库主闸决堤,分闸爆破”。但河南公安厅的官微“平安中原”于23点06分发布微博辟谣,称“郑州常庄水库爆破决堤是谣言”。

常庄水库爆破决堤真的是谣言吗? 20日22:53:43《每日经济》报道:据央视新闻,持续强降雨,上游来水凶猛,河南郑州常庄水库水位已达到127.87米,超出警戒水位38公分。7月20日15时记者从郑州中原区防汛指挥部常庄水库现场防汛人员处获悉,接到省、市防汛指挥部指令,常庄水库开始泄洪,泄洪流量每秒3立方米。21日零点48分,新京报发布报道《武警河南总队750多名官兵紧急投入抗洪抢险》,称:“16时许,郑州市中原区常庄水库开闸泄洪,为防范泄洪过程可能出现的险情,18时50分,应郑州市政府请求,武警河南总队郑州支队出动150余名官兵,紧急乘车由副政委祁文超、机动大队大队长沈榜伟带队,携带救援装备紧急参与抢险救援任务。”

综上可见,“郑州常庄水库爆破决堤”可能是谣言,但“郑州常庄水库开闸泄洪”是事实。据公开信息显示,常庄水库距郑州城区西环路仅2公里。

常庄水库开闸泄洪是郑州洪水的主要原因吗?我不能确定,只能比较一下两者之间的时间线。7月20日15时/16时常庄水库开始泄洪,7月20日18时左右郑州地铁包括五号线在内的多条地铁线路隧道被大水淹没。郑州市政府需要解释常庄水库泄洪与郑州洪水之间的关联。如果两者存在因果关系,那么郑州政府为什么在常庄水库泄洪前没有对郑州市民发出预警和停运地铁服务。为什么常庄水库泄洪没有事先通知下游民众,尤其是农村地区?那里是平原,洪水泄下,无处可逃。郑州荥阳市汜水镇全部被淹,很多民众逃上了屋顶,周边全是水,目前只能在绝望中等待救援。但有多少人已经在洪水中丧失了生命呢?

第二,郑州地铁五号线设计施工问题

众所周知,地铁设计施工的一个重要问题就是防水患,如洪水和渗水等。

有网友透露,郑州后期的地铁项目很仓促,有的地勘资料都不全,甚至有的引用的地勘报告都是错的。这就导致有的线段浇筑混凝土管后出现错缝(就是官方常说的垂直性沉降),设计方案也是边做边修改。

地铁项目的耗电量很大,线路车辆运行部分是不允许为了省电节能而做任何修改的,能变动的也就站点的照明、空调/通风、排水这些辅助系统了。由于当时有些站点已经开始施工了,空调排水泵的机位已经固定,变不了,但在能耗分析期间发现空调、应急照明、排水泵等很多设备选型不合理,例如河大站的排水泵选型过小,排水能力不足,一旦出现漫灌造成设备间积水,后果只有彻底淹死——这一次得到了证明。还比如,梧桐街站变配电间防水不足(会漏电,水淹时有安全风险),高低压没有分离,配电系统采用放射型,易引发配电系统事故……

以上网友披露的信息是否属实,郑州市政府应该给市民一个说法。

第三,海绵城市神话破灭

郑州曾投入巨资建设“海绵城市”,旨将这座城市打造成具有吸水、蓄水等功能的海绵体,提高城市防洪排涝的能力。但一场暴雨破灭了这个神话。

2018年1月16日,河南大河网刊曾发文章《告别看海!郑州将投入534亿元打造城市”海绵”》。文章称《郑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0年)》正式开始对外公示,到2020年,郑州将投入534.8亿元建设海绵城市项目。

海绵城市的中心要旨是将现有的自然水体(河流、湖泊等)与人工建设的设施连接起来,组成一个容器,下雨的时候把雨水收集到这些容器中,要么让雨水慢慢渗入地下,补充地下水;要么就把收集的雨水留到平时,慢慢使用。截污、清淤、疏浚河道、修建连通沟渠是海绵城市的应有之意。但这次郑州洪水证明郑州的河流、湖泊和水库都是死的,没有连通。

在海绵工程这个概念里,要容纳或下渗雨水,道路的路面就要用间隙比较大的专用沥青混凝土,可以让落在路面的雨水直接在原地渗透到地下,人行道也得用专用的透水砖来铺设。

透水沥青混凝土和透水砖的价格比普通的混凝土、步道砖的价格要昂贵多了。有网友质疑,郑州施工部门是否存在“申报工程投资的时候按透水材料来,实际用普通材料修”,而中饱私囊呢?

有网友称,郑州大概在六七年前为了申报京杭大运河遗址工程,批了很多钱去实施,其中有个子项目就是疏浚、整理索须河等北郊河道,号称是打通了北城水网,实际效果在今天的大雨面前显了原形。同样形同虚设的还包括环保评估、质量检测等等很多方面。一切为了金钱和利益,人民的安危就只能顺其自然了。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郑州洪水对市民而言是灾难和痛苦,但造成灾难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常庄水库泄洪还是千年一遇的暴雨?郑州高大上的地铁是否存在设计和施工问题?海绵城市为什么失去了吸水、蓄水功能?那些项目的资金都用到了哪里?郑州政府需要给市民一个明确的回答,否则不仅不能告慰那些洪水中丧生的市民,而且也无法避免灾难的重演。

郑州政府显然对追责兴趣不大,因为他们发布的文告称:这场历史罕见的大雨过后,城市会更干净,草木会更加翠绿旺盛!但经过劫难的城市,这样的干净和翠绿是否代价过于沉重?有网友写道:人类的灾难本身都是很相似的,都是人的不幸,生命的不幸。但是在处理这种灾难的问题上,每个地方的政治显现的不一样。在一个开放性的社会,…以人为主。那么在不开放的社会里,是以政绩为主,以执行者、官员的面子为主,以人的生命为次,因为稳定是最重要的。学者黎学文说:每次灾难发生时,你会发现国家系统都是隐形的。人民在挣扎求生,而系统却依然在躺平。没有基本的预警机制,没有及时专业的救援,野蛮生长的发展叙事脆弱得禁不起一场暴雨,买单的却永远是韭菜。在灾难的镰刀侥幸没割到自己的时候,我们该问问自己了:愤怒的狂欢之后究竟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