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新冠病毒会像流感一样长期存在,中国又绝对不可能以与世隔绝的方式避开新冠病毒。那么,中国的防疫要持续多少年?3年?5年?还是10年?中国现在必须有一个选择了!经济民生压力很大,十分紧迫,我们不能不深入思考这个问题了。

即便是中国今年陆续放开防疫,中国的防疫也要用3年,而世界其他国家仅用了两年,中国人的痛苦时间也比其他国家多了50%,且痛苦的指数更高。如果中国再多坚持两年动态清零,最后也不得不放开防疫,那么中国的防疫要坚守5年。5年啊,多少企业和商户已经破产,多少人会崩溃?


 2022年3月,中国新冠病毒疫情再次爆发。所感染的基本都是新冠的奥密克戎变种,传染率极高,不过死亡率很低,且80%以上为无症状感染者。但是,中国却开启了更加严厉的防疫政策,比如上海、深圳。

最近,一些朋友向我诉苦当地疫情防控给他们带来的灾难,有的说生活很难再坚持,有的说快要被折腾死了,有的说一家老小怎么养活?听到这些话,我非常悲痛。还有那些因防疫政策而导致死亡的及自杀的,我更是十分心痛。

近期,我所在的地方已经封锁了半个月,也已经进行了15轮全员核酸检测。刚开始时是人挨着人的密集排队做核酸检测,等于是加速病毒传播。后来是锁死小区大门,早上6点就开始进行核酸检测,每天都很早的折腾人。

一、“戴上口罩,正常工作生活。”

从2020年初,新冠病毒刚开始在中国爆发时,我就批评过当时的防疫政策。2020年1月31日,我发表文章说:“戴上口罩,正常工作生活。”接着,我继续发表文章反对过度封锁和停工。结果,我遭到很多人的抨击,认为我是破坏疫情防控,还有人说我是“要钱不要命”。更多的人说,忍两周或再忍两周就过去了。实际上,忍了两年多,新冠病毒消失了吗?新冠病毒不仅没有消失,而且传染力又大幅增强。

当时,从2003年的SARS经验来看,我觉得新冠病毒疫情至少要半年以上(实际上我是远远低估了)。所以,封城和停工,无论是两周还是四周,都无法解决问题。难道封城和停工要坚持半年吗?封城和停工所造成的交通阻断、生产经营停止,代价是极其昂贵的,根本是得不偿失。尤其是当时封城和停工所导致的防疫物资供应严重受阻,更是破坏疫情防控。

2020年3月之后,新冠病毒在全球大爆发,一些欧美国家的防疫看上去很失败,于是就提出“群体免疫”,要与新冠病毒共存。当时,很多中国人嘲笑国外疫情防控的失败,认为他们应该学习中国。当时,我发表文章说,笑到最后的将是欧美国家。因为,他们率先获得群体免疫,最先结束疫情。当很多国家疫情结束后,中国无法与世界隔绝,此时中国便处于非常尴尬的地位。

新冠病毒在全球爆发之后,为了应对疫情防控对经济民生的冲击,很多国家对全民发钱。当时,我提出中国应该改变货币发行方式,也给全民发钱。并且如果措施得当,基本不会造成通货膨胀。

在2020年的新冠病毒疫情期间,我写了一些文章,提出了一些后来看应该是真正有效的建议。但是,不仅是文章被封,甚至连账号也被封。由于“正直没好报”,所以我就基本暂停了写作。

这次,我觉得有必要再站出来说话。因为,新冠病毒已经变成流感,或许几十年也不会结束,难道中国要防疫几十年?就像1918年爆发的西班牙大流感,后来就变成普通流感,然后长期存在。全世界都陆续放弃对新冠病毒的防控,中国还要防疫多少年?这对中国人民来说,甚至对中华民族未来来说,都是影响巨大的。因此,我不得不再写篇文章讨论新冠病毒。

二、新冠病毒的直接全球损失和“防疫”的代价比较

对于一项政策,是正确还是错误,基本的判断标准是成本与收益的对比,确切的说是机会成本与收益的对比。如果总成本大于总收益,就不能实施。比如,两个100万人口的城市之间修建一条高铁,由于人口太少,运营收益低于贷款利息,导致越来越多的巨大负债,那就不能修建。如果是两个1000万人口的大城市,能够维持高铁运营,就可以修建。

如果不考虑防疫措施,新冠病毒所导致的直接损失就是死亡和治疗成本。防疫所导致的损失包括防疫管理、核酸检测、新冠疫苗等,更大的成本损失是封城、停工、限制生产生活、限制国际交流等。

美国CDC于2020年8月19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新冠死亡人口的年龄中位数为78岁,与美国人均预期寿命相当。其中,65岁以上占新冠死亡人口的80%,94%的新冠死亡者平均有3种疾病或其他并发症。美国2020年死亡人口比2019年略有增加,但2021年又恢复正常水平。这说明,新冠病毒所造成的死亡,基本都是有疾病的老年人口。新冠病毒在前期导致带病老年人口的提前死亡,但奥密克戎到来后就接近恢复正常。在2020年,意大利就有近10万老人死于新冠。2020年意大利因新冠死亡的人口中,65岁及以上的人占96.3%。

对全球而言,新冠病毒的死亡人口和治疗成本主要发生在2020年和2021年,且主要都是有疾病的老年人口。进入2022年,新冠奥密克戎成为绝对主体,死亡率接近流感或低于流感,新冠所造成的直接损失大幅降低。

医疗成本的最大组成部分就是有疾病的老人,而新冠死亡人口恰恰主要就是这部分人口。也就是说,新冠死亡人口和治疗费用主要还是原来这些人。即便没有新冠病毒,有基础病的老人将来生病住院的成本是免不了的。新冠病毒所导致的损失,应该减去它所降低的费用。

从机会成本考虑,新冠病毒所带来的直接损失很低。但是,防疫所带来的损失却是巨大的,尤其是停工停产、封城封区、限制生产生活、限制国内外交流。我个人估计,防疫带来的损失至少占90%以上。尤其是奥密克戎到来后,新冠死亡率接近或低于流感,几乎所有损失都来自防疫!

当然人的生命不能简单用钱来衡量,提前死亡的生命是无法估量其价值的。如果说早期造成武汉、纽约等地医疗资源崩溃的新冠肺炎爆发确实值得用严厉的阻隔方法来控制疫情的话,到最新变种弱于流感还用这种方式就显然得不偿失了。

三、中国过度防疫的损失估计

2020年美国经济学家估计,防疫造成美国GDP损失0.8%。我觉得这严重低估,真正的防疫损失应该是正常年份的GDP增长率加上GDP的降低率。由2020年GDP增长率-3.5%来估计,防疫给美国2020年造成的损失应该是GDP的5%以上,即超过1万亿美元。

2020年中国GDP为14.72万亿美元。由于中国防疫措施严厉程度远远高于美国,中国的防疫损失所占GDP比例应该比美国更大,即超过GDP的5%。由此可以推算,2020年的中国防疫损失至少是8000亿美元。

而且,更重要的是,过度防疫不仅造成巨大经济损失,而且造成对中华民族未来的严重损伤。由于疫情防控及其造成的经济损失,比如企业和商户收入降低或破产,个人收入降低、失业或濒临破产,导致年轻人更不愿结婚和生孩子。2020年的人口普查显示,中国总和生育率已经降低到1.3,实际上,2020年中国总和生育率可能最多也就1.1左右,根据人口专家易富贤的估计,早在2015年中国的总体生育率已经降至1.05。即便按照1.3的生育率,中国五代以后的出生人口也会减少92%!

虽然生命本身不能折算成金钱,但是不同情况下的生命和健康损失还是可以比较的。

由于中国严厉的防疫政策,很多重大疾病、急性病和慢性病得不到及时治疗,甚至孕妇也被迫流产,这又创造多少痛苦和死亡?网友和媒体所曝光的,仅仅是冰山的一角。很多受害者,根本不知道怎么发出声音,或者是微小的声音被淹没。因为防疫所造成的生命损失和生命痛苦,已经远远大于新冠病毒所造成的生命损失的痛苦。请问,这是保护生命还是在折腾生命?

在2020年新冠病毒全球爆发时,很多专家预计非洲落后国家的灾难最大。但两年过去了,非洲落后国家并没有爆发新冠疫情灾难。原因是:1、非洲的经济发展水平低,城市化低,国内外交流频率低;2、非洲生育率高,人口寿命短,而新冠死亡人口主要是老年人,新冠对非洲影响不大;3、新冠奥密克戎首先爆发在南非,提前为非洲准备了“天然疫苗”。

从全球来看,实际结果是,新冠防疫损失最小的反而是非洲国家。虽然欧美和亚洲国家不同于非洲,不能照搬非洲的“无为而治”,但是非洲的损失这么小足以引起我们思考,现在我国政府仍然把像流感一样的病毒当作严防的大敌,还有比这更失败的防疫吗?

四、防疫利益集团绑架中国,中国防疫多久?

无论是近期英国数据,还是其他国家的数据,包括中国最近的数据,都已经证明新冠病毒奥密克戎的死亡率已经低于流感,或者跟流感差不多。季节性流感死亡率约0.1%左右,也就是每1000人左右感染者有1人死亡。

据英国《每日邮报》3月10日报道,由于奥密克戎的温和性和极高的免疫率,新冠病毒在英国的致死率已低于流感。政府数据显示,在这种高传染性的毒株爆发之前,新冠病毒的死亡率约为0.2%。但此后,这一数字下降了7倍,降至0.03%,这意味着每3,300名感染者中仅有1人死亡。

2021年全年,中国新冠死亡病例仅2例,死亡率0.013%!最近,中国防疫专家张文宏说,他们统计的上海近六个月收治的2266例病例中,重症的只有0.1%,危重症(需要插管)和死亡的一例也没有。这说明新冠病毒的重症率与死亡率真的低于流感了。

中国每年流感死亡人口为8.8万人,但从来没有流感防疫。你见过世界上哪个国家对普通流感进行封城和停工?对于一个死亡率低于流感的病毒进行封城和停工,不是让全世界笑话中国吗?

中国防疫的既得利益,一是把新冠病毒清零当作政绩,二是防疫所形成的经济利益集团,比如核酸检测与新冠疫苗。防疫是为了人民幸福,清零措施却是人民的极大痛苦。把清零当作政绩,就是制造人民痛苦。因此,清零不是政绩,而是对人民的折腾。那些核酸检测和新冠疫苗企业及投资人,更是不希望防疫结束。

一位网友给我留言说:“我真的希望中国政府能放宽疫情管控。我生活的地方是云南瑞丽,去年一年我们经历了多次隔离,不准营业。我们本来也是小康家庭,由于疫情,我们闲了一年,没有经济收入,铺面租金、房租、家庭开支,我们的生活真的好难。今年我们又隔离了二十多天,虽然解封了,仍然是每天聚集一起做核酸,感染人数有增无减,天天把人聚一起做核酸,政府也不知道这样更容易传播病毒吗?我们真的很无助,沒有经济收入,我们的前途更是一片渺茫,不知道政府什么时候能让我们复工复产。我们不是懒惰,强制防疫下真的无法生活了。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需要养育的孩子,由于家庭经济压力,我经常失眠,不知道这样的日子我们还能坚持多久?”

过去两年多来,纯粹新冠病毒所导致的净损失并没有多少,而防疫却让中国人民承受了巨大代价。过去两年多来,由于防疫,绝大多数企业和商户收入降低,大量企业和商户经营困难或破产,很多人收入降低或失业,就连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大型互联网公司也在大规模裁员。但是,企业的办公租金或工厂租金、商户的店铺租金、人员开支、水电费用,个人的房贷或房租、贷款或信用卡欠款、生活费用、医疗费用、养老费用、养孩子费用等,这些都很难减少。两年下来,企业、商户和人民越来越艰难,这些人为灾难要持续多久?,

就在3月最近几天,我在微信里看到好几个因为封城而导致的自杀。一个原因是封城导致的抑郁,更重要的原因是封城所导致的个人生活看不到希望。2021年7月的郑州特大暴雨之后,特大暴雨没有让商户自杀,但接下来的防疫却让那位商户彻底绝望,最终烧炭自杀。我举例的这些人间灾难,其实是实际发生的极小一部分。

如果说青春是10年,疫情防控已经让中国年轻人浪费了两年多,让很多中国人失去两年。现在,全世界陆续取消新冠疫情防控,中国却走向更严格的病毒清零政策。但是,新冠病毒会像流感一样长期存在,中国又绝对不可能以与世隔绝的方式避开新冠病毒。那么,中国的防疫要持续多少年?3年?5年?还是10年?中国现在必须有一个选择了!经济民生压力很大,十分紧迫,我们不能不深入思考这个问题了。

即便是中国今年陆续放开防疫,中国的防疫也要用3年,而世界其他国家仅用了两年,中国人的痛苦时间也比其他国家多了50%,且痛苦的指数更高。如果中国再多坚持两年动态清零,最后也不得不放开防疫,那么中国的防疫要坚守5年。5年啊,多少企业和商户已经破产,多少人会崩溃?

新冠已经变成流感,死亡率已经低于流感。在全世界,在人类任何时候,谁见过对流感病毒进行动态清零?这是疯狂还是愚蠢?人民已经痛苦的被折腾两年,企业和商户已经拼死挣扎了两年,距离死亡或许仅仅差一根稻草,还能经历折腾多久呢? 很多中国人已经负债累累或钱包空空,很多中国人已经艰难的煎熬两年,他们很多人不是已经事实上破产,就是正在走向破产。中国经济实体和中国人民已经不能再折腾,请不要用防疫再折腾中国经济实体和中国人民了。

这些天来,俄罗斯侵略乌克兰,杀死大量无辜平民,让我很痛苦。中国东航飞机MU5735坠机,132人全部遇难,看到痛苦的家人,我也很痛苦。因为防疫,这些天我看到多起自杀及耽误其他疾病的痛苦,还有更多人的艰辛、痛苦和无奈,包括直接向我诉苦、求援,我实在无法忍受自己无动于衷的冷漠与懦弱了!

我本不想再写中国的事情,因为我早已经心凉了,但今天我破例再写一次,让中国人民的防疫痛苦尽快结束吧!对于数千万或数亿因防疫而承受痛苦的人,我没法直接帮助他们,对于他们的苦难,我只能说声对不起。我能做到的,仅以此文替他们发声。

2022年3月27日星期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720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