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与美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政治博弈愈演愈烈,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中有政治新五论。对此,谈谈我的看法。

一,人权论。中国官方权威说法是:“坚持以生存权、发展权为首要的基本人权。生存是享有一切人权的基础,人民幸福生活是最大的人权”。此话似无毛病,但放在国内外一片指责中国公民无政治人权的背景下,问题来了。政治人权指公民受宪法保护的选举和被选举权,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宗教信仰自由权,对任何国家工作人员的批评权,中国公民有上述政治人权的真实感受吗?没有政治人权,其他人权有也是别人恩赐的,有限而无保障的。没有政治人权的生存是奴隶的生存,没有人的尊严、自由、平等的生活,还是幸福生活吗?因没有结社权,98组党,几十人被判刑,我也因此有9年的生存权是在监狱中体验的。

二,全过程人民民主论。某人某次“重要讲话”攻击西方国家选民“只有拉票时受宠,选举后就被冷落”,然后自豪地宣示“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深化对民主政治发展规律的认识,提出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重大理念。我国全过程人民民主不仅有完整的制度程序,而且有完整的参与实践”。在选举、立法、司法、监督的民主全过程中,选举是决定性的第一步。第一步踏空,何来“全过程”?选票若受宠,想下届再参选的党,敢在选举后冷落选民吗?连拉票都没有的内定选举,花瓶式一致通过的立法,忠诚“核心”的行政治理(军警都只能听一个人指挥),没有独立司法、权力制衡、弹劾和新闻自由的监督,呵呵,这也敢自称“全过程人民民主”而叫板全球?

三,“三结合”制度论。面对“党大还是法大?”“人民当家作主,还是党当家作主”的历史新问,执政党宣称找到了跳出治乱兴衰历史周期率的新路,,即“把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有机结合起来”。但在这个“三结合”中,党领导是制度的“最本质的特征”,党在意识形态化、领袖集权化、党政合一化。所有选民要接受少数人推出的党中央的神圣、垄断、全能、永不改变的领导,要感党恩、跟党走。党领导立法、执法、司法,法成了党领导的工具。党说要为人民服务,但其出现重大错误时(别讲党不会出现重大错误)怎么办?人民能及时而有力的纠正吗?党说要倾听国民呼声,但这与国民有权选择执政党是一回事吗?

四,具体国情论。中外人权对话,中国元首强调,“各国国情不同,历史文化、社会制度、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存在差异……全盘照搬别国制度模式,不仅会水土不服,而且会带来灾难性后果。”国情有不同,但自由、平等的人性价值与多党竞选、权力制衡、保障人权的民主标准却是普世的,是民主制度的共同底色。普遍性贯穿特殊性之中,决定特殊事物的性质。若讲国情,台湾能做到的,大陆为何不可?以国情论抵制普世价值与民主制标准也是老戏新唱了。

五,干涉主权论。近日,对俄发动战争干涉乌主权(当今全球最大干涉主权案)拒不谴责的中国外交部,却发长文斥美“打着所谓‘民主’旗号拉帮结派,肆意干涉别国内政”,说“这不是民主之义,而是民主之灾”。所谓干涉中国内政,一是指批评中国人权现状及制度不民主。批评之举不正是民主之义吗?何况,中国也年年出“美国人权报告”,官媒天天揭美国之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为什么还要有样学样呢?二是指制裁。不志同道合,人家不跟你玩了。同理,上月“金砖峰会”,中方发言也是找自己的玩伴,“让志同道合的伙伴们早日加入金砖大家庭”。想一块玩,那就找找自身原因,将外部压力变成内部转型动力不好吗?人权高于主权的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2022年7月1日北京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104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