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克里斯托弗·沃克(Christopher Walker )yibaochina.com首发

译者:仁者乐山yibaochina.com首发

中国挑战”

 随着中国执政的共产党准备在10月16日召开其五年一次的代表大会——以及习近平即将完成他无可争议的最高领导人的提升——现在是一个合适的时刻,来考虑中国的全球影响力在习近平统治下如何演变。这也是反思世界民主国家如何应对“中国挑战”的关键方面的好时机。yibaochina.com首发

作为更广泛的全球威权主义动员的一部分,中国和其他主要的专制大国,在这一时期通过操纵民主国家的关键机构,包括大学、出版社、智库、政策研究机构、媒体和娱乐公司,瞄准外国公众的思想,并试图改变他们的行为。例如,知识领域的机构目前在与威权国家的关系中,面临着令人不安的不对称性,这使它们容易受到锐实力的影响,从而违背诚信正直的原则。yibaochina.com首发

格伦·蒂弗特(Glenn Tiffert)描述了在习近平统治下,中国共产党(CCP)如何“在国内加强意识形态管制的运动……[并且]不仅限制了中国国内狭窄的言论空间,而且还限制言论自由在国外的行使。”yibaochina.com首发

娜德吉·罗兰(Nadege Rolland)指出,中共加强了对 “话语权 “的使用,以使他人遵从中共的意志,这些努力旨在“提出受他人尊重和认可的思想、概念、观点和主张,并在此过程中,在不使用暴力或胁迫的情况下,改变他人的思维和行为方式”。yibaochina.com首发

中国的锐实力

总的来说,这并不是人们通常理解的“软实力”的产生。相反,对中国政府各种影响力举措的分析表明,中国共产党正在寻求预先阻止、化解或尽量减少对中国政权自我形象的挑战,这种影响力的施加更应被理解为锐实力。大多数开放社会仍未做好充分准备,以应对中国和其他志趣相投国家所采用的多维度锐实力战略。yibaochina.com首发

这种挑战的一个关键方面是对威胁缺乏了解。威权主义施加影响的一个关键因素,是俘获精英,并导致民主国家反应迟钝。马丁-哈拉(Martin Hala)将中共在高层“交朋友”的做法描述为拉拢外国精英,这不仅是为了推进中国的利益,也是为了操纵和控制外国机构。哈拉写道:“不知情的外国人并不是在与他们本人见到的中国同行建立一种自发的关系”,“而是与一个隐蔽但强大的自上而下的官僚机构建立关系,这是开放社会中的大多数人无法理解的,因为他们没有遇到过任何可以作为参考的类似情况。”换句话说,与中共及其代理人打交道的人和组织,往往是盲目的。yibaochina.com首发

锐实力的挑战

但在面对考验时,少数国家已经做出了巧妙的反应。澳大利亚可以说是第一个认真动员起来应对中国挑战的国家。捷克共和国、台湾以及立陶宛,都面临过对其民主体制完整性的威胁,并提供了一些宝贵的经验。yibaochina.com首发

这些国家拥有抵制锐实力所需要的关键特征。他们的反应,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借助于顽强的公民社会和新闻媒体,来毫无畏惧或偏袒地提出关键问题。重要的是,这些国家——尤其是澳大利亚、捷克共和国和台湾——拥有独立的中国问题专家,能够以清晰的洞察向广大公众提示威权的影响。但事实是,除了一小部分国家,很少有国家能够系统地应对中国或俄罗斯的锐实力——特别是在拉丁美洲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区,在那里,中国和俄罗斯及其代理人正在积极地布局。这些活动往往与民主问责、透明和人权的原则背道而驰。yibaochina.com首发

威权国家的全方位影响手段和策略,对许多国家来说可能是压倒性的。缺乏强大的公民社会、有力量的新闻媒体和独立的中国专业知识的系统,更容易受到锐实力的影响。为了应对这一日益严峻的挑战,民主社会应该采取一些基本措施:yibaochina.com首发

回击保密性和不透明

首先,开放社会需要直接和创造性地对抗威权主义者的不透明和保密性。民主国家现在才开始接受这样一个现实:即广泛的经济相互依存为全局性腐败提供了肥沃的土壤——这是威权主义外交政策的特征,而不是缺陷。yibaochina.com首发

在与外国伙伴交往时,独裁者更喜欢直接(而且往往是专门)与行政部门的精英合作。这种以国家为导向的方式,使保密和腐败的文化得以存在。中国、俄罗斯和其他专制国家的领导人,他们在国外的操作,就和在国内一样,不欢迎非政府组织在双边关系或国际组织的决策过程中发出声音。民主国家不应该放弃这个立场。开放社会需要重新承诺并加强努力,将非政府组织的声音纳入关键的论坛、讨论和决策过程。yibaochina.com首发

在与锐实力的斗争中,非政府组织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目标国家,非政府资源应该因地制宜,适应当地情况和中共策略的复杂性,以应对威权主义的影响。在威权国家成功俘获官方精英的情况下,尤其需要这些资源,因为此时就需要民间社会来应对锐实力的挑战。yibaochina.com首发

拒绝精英俘获

一个国家的精英阶层被俘获得越多,维护制度正义的道路就越危险。但是,独裁者对地方精英的收买,不会受制于一般的透明和问责制举措。展望未来,新的、有针对性的举措必须解决已经蔓延的精英俘获问题,并防止其扩散到新的地方。yibaochina.com首发

捍卫言论自由

改写言论自由的规则,是威权国家的一个核心目标。开放社会中的机构——包括大学、出版社、智库、科技公司、媒体和娱乐公司——必须发展新的方式,来抵制威权国家及其代理人限制言论或结社自由的企图。鉴于强大的机构都在威权国家的胁迫下进行自我审查,因此就更有必要重建被侵蚀的言论自由规则。yibaochina.com首发

解决知识不对称的问题

锐实力针对的目标,往往缺乏必要的知识来进行抵抗。学者、记者和公众,都需要更深入地了解中国的影响力如何在当地环境中体现。应该在各个国家建立新的跨学科网络,作为加速学习和适应的“知识中心”。通过与公民社会、媒体和监督组织的合作,这些知识中心应该弥补公众的认知差距,在小范围的分析家群体之外分享知识。这些地方性的努力,必须辅之以知识中心和独立分析家之间的国际合作。yibaochina.com首发

鼓励发展透明和负责任的技术

威权国家正在努力重塑全球技术环境,以适应其主要优先事项:在其境内外进行控制和监视。为此,民主国家必须加快和深化他们的努力,采用包含透明度和问责制的共同技术标准。yibaochina.com首发

由于新兴技术给专制者提供了在曾经难以想象的规模上获得更大影响力的前景,对锐实力进行主动民主应对的风险正在上升。而中国对其技术机遇的把握,可能只是浮在表面上。除非民主社会通过利用其固有的竞争优势——创造力、自由表达、开放性和问责制,来迎接挑战,否则锐实力的挑战将继续上升。yibaochina.com首发

这篇文章摘自一篇较长的论文,《迎接锐实力的挑战》(Rising to the Sharp Power Challenge ),该论文发表在 2022 年10 月的《民主杂志》(Journal of Democracy )上。yibaochina.com首发

克里斯托弗·沃克(Christopher Walker),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 负责研究和分析的副总裁。他与 Larry Diamond 和 Marc F. Plattner 合编了《威权主义走向全球:对民主的挑战》(Authoritarianism Goes Global: The Challenge to Democracy )(2016 年),并且是《锐实力:崛起的威权主义影响力》(Sharp Power: Rising Authoritarian Influence)(2017 年)的报告合编者yibaochina.com首发

yibaochina.com首发

【议报首发,转载时请务必在正文之前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8072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