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10月8日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一直成为人们谈论的话题。狱中刘晓波无法亲自领奖,而他的妻子也在当局的严密监控之下。刘晓波也不是唯一被自己的国家禁止出国领奖的人,1936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德国非战主义记者卡尔*冯*奥西埃茨基。但是纳粹当局不允许奥西埃茨基本人去奥斯陆领奖。震怒的希特勒颁布一项法令,禁止德国人领取诺贝尔和平奖,因为他认为和平奖颁发给奥西埃茨基是对他的侮辱。

11月11日星期四,挪威诺贝尔委员会秘书伦德斯塔德接受媒体采访认为,这一届把和平奖颁予中国被囚禁的异见人士刘晓波,可能成为历史上最重要的和平奖之一。他认为,由于北京立场强硬,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不但可能本人无法到奥斯陆领奖,也可能无法请代表代领,恐怕又将创下诺贝尔奖上百年历史的唯一例子。伦德斯塔德对《法新社》表示,”就许多方面而言,这个奖项是个’经典’选择,符合我们颁奖给异议人士的传统。诺贝尔委员会以往正视纳粹德国、苏联、南非、缅甸和伊朗的情况,对中国不能例外。”

中国政府仍在”左祸”主导下,以红卫兵造反的敌对意识来判断来自国内外正义的、善意的信息。”左祸”正是我国制度制造麻烦的根源之一,对于人权和法制的改善起了破坏性的作用。刘晓波获得诺奖,不论你持什么思想意识形态,应把它看成是中国人的荣耀,不论你对获奖者是什么态度,做为中国人理应欢迎它的到来,它只有对中国和中国人产生积极意义,把它看成是激励和帮助了中国,如果从这一角度来认识的话,那么抛掉”左祸”的敌对意识,使我们的国家进入正常状态,使中国人的生活进入正常状态。让法治进入我们的社会和生活,恢复人们在法律下的自由。如果人们仍然生活在恐惧的”战争”状态中,谁能说生活在红里透黑的”中国模式”下的中国人过的幸福呢?

就诺奖颁奖一事,中国政府应从国内外大局考量,从中国的发展未来思考诺奖。左倾机会主义处处树敌,左倾机会主义在中国的开放道路上增添了不少麻烦和障碍,在国际上也不受欢迎。中国政府应改变对诺奖的态度,重新检讨国内外敌对思维的方式,尝试用新的思维方式融入国际社会大家庭中,尝试用联合国政治及经济国际公约走中国未来发展的道路。正如美国前总统卡特所言:”诺贝尔奖本身能鼓励人们思考和平与人权。”从而改变刘晓波获诺奖的任何敌视,改变是不容易的,改革就是为了改变,改变是为了更好地改革。中国政府为此应主动派代表参加诺奖颁奖,让国内外刮目相看,在国际上树立良好的形象。希望中国政府能对诺奖做出新的思考,对和平做出新的思考。

2010-11-24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