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们:

由于身体和家庭原因我不能出席公民力量在联合国广场举办的“六四”二十二周年纪念大会,但是我在精神里和朋友一起度过这重要的一天。

我支持杨建利主持的给联合国公开信提出的两个重要概念: 一.1989 年 6 月 4 日,此后的所有人权侵犯都是天安门屠杀的延续。在过去的 22 年中,中国政府无情地镇压一切起而捍卫 权利 的个人、民族、信仰或公民组织。 二. 依据类似联合国安理会 1970 和 1973 号决议案的标准来审视中国的人权侵犯者——是基于人类良知与道德的基本要求,联合国不应对成员国采取区别对待的方式,中国的人权侵犯者绝不可以因为中国在联合国的地位而逃避道德及法律惩罚。联合国应该对世界清楚地表达这一立场。

“六四”是当代中国和世界大事。“六四大屠杀”受到了全世界的谴责和声讨,使正在发生大变化的东欧共产党领导人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对本国抗议民众进行镇压,就是这样,波兰、匈牙利共产党倒台了。就是敢于顽抗的齐奥塞斯库,被罗马尼亚人民处决了。罗马尼亚共产党也倒台了。不久,苏联共产党解体,苏联本身也告解体。可以说,“六四”加速了全世界共产主义的灭亡。

卡扎菲不吸取齐奥塞斯库的教训,在一开始时就对和平抗议的利比亚民众用武力镇压,还声言这是学习“六四”的做法,现在卡扎菲已到穷途末路。

“六四”一声枪响,把马克思主义送出了中国。“六四”後的中国,共产党发生了根本性的变质,成了维护“权贵资本”的党。为了使“权贵”掠夺“财富”这种“模式”的政治能维持下去,中国共产党从“六四”中总结出的“血的教训”:一是,共产党要与“权贵资本”紧密结合;二是,把一切动摇这种“权贵资本主义”体系稳定的因素,毫不留情地镇压下去。在今日中国大陆,共产党的“一党专政”、维护“权贵资本主义” 与“淡化六四”是相辅相成的,已成为“三位一体”了。

中国五千年的历史,是一部朝代兴衰反复循环的历史。现在看来,一百年前的辛亥革命,不过是动摇“王朝体制”的一场革命,大清王朝灭亡了,虽然中国有过短暂的“民主尝试”,但接替“大清王朝”的是“国民党王朝”和“共产党王朝”。不同的是,唐宋元明清是“家天下”的“权贵封建主义”王朝,而国共王朝是“党天下”的“权贵资本主义” 王朝。

“每一个王朝都有“兴盛”时期,中国人对“汉唐盛世”和“万国朝贡”的记忆,使得许多中国官方历史学家都淡化宫廷黑暗、杀戮民众的史实。中国只有《资治通鉴》,而没有《罗马帝国衰亡史》。一个民族,只有把全民族最沉痛的历史教训记录下来,把它用宪法条文总结出来,并传播到子孙后代,历史灾难才不会重演。“文化大革命”过去近五十年了,巴金倡导的“文革博物馆”就是建立不起来。“六四大屠杀”的历史,同“文革”一样,都不能淡化遗忘,否则,历史灾难,必定在新时期以新的形式重演。

对防止反复出现的一国“国内政治灾难”,人类已经有简单明确的方法可以解决,这就是把“历史教训”总结为人人必须遵守的“宪法条文”。欧洲许多国家也经历过封建王朝的专制政治和践踏人权的灾难,这些国家在确立宪法权威的同时,把“分权制衡”和“保障人权”一一写进宪法。现在的问题是,世界上有不少国家,不把“宪法”看作“根本法”,而把“宪法”当作装饰自己和欺骗人民的“幌子”。最近发生革命的突尼斯、埃及、利比亚和一些亚非拉国家,包括今日中国,都有这个问题。

“六四”不能淡化、遗忘,“六四”要成为中华民族的永恒记忆,“六四”的灾难要用“宪法条文”加以总结。这样的宪法条文,至少有两条,一是,军委主席不能单独设置,二是,要有分权制衡。中国更应确立起“宪法”的权威,进行和平的宪政改革,清除今日中国政治中的封建专制因素和“文革”余毒。

只有这样,中国才能走出几千年“王朝更迭”和“王朝兴衰”的循环。中国应当是“共和国”,应当是民主、自由、富强、人民权利得到宪法至高无上权威保障的名副其实的“共和国”。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