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那些生活在美元泡沫中的人嘲笑比特币,但有三个新兴市场用户的故事展示了比特币为何如此重要。

来源:Bitcoin Magazine
作者: Alex Gladstein  09/21/2021
译者:Jeanetteyibaochina.com

yibaochina.com

在大多数西方精英、投资者、记者和学者眼中,比特币经常被评价为烦恼甚至灾难。yibaochina.com

就在几天前,美国亿万富翁查理·芒格将比特币描述为“恶心且违背文明化利益的东西”。曾经是世界首富的沃伦·巴菲特明显表示同意,他曾说比特币是“一种错觉”和“投机者的陷阱”,并对其崛起感到遗憾,“因为人们寄希望于像它这样的东西会改变他们的生活。”也曾是世界首富的比尔·盖茨表示,比特币是一种“更大的傻瓜理论”投资,如果可以的话,他会做空它。yibaochina.com

HBO主持人比尔·马赫在他的节目中对比特币进行了延伸报道,称这种新货币的推动者是“贪婪的机会主义者”。几周前,《纽约时报》刊登了一篇文章称比特币将“毁掉这个星球”。《金融时报》专栏作家马丁·沃尔夫长期以来一直形容比特币对于犯罪分子、恐怖分子和洗钱者来说是“理想的”。yibaochina.com

著名的常春藤联盟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表示,比特币提供了“没有任何社会价值”,而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兼欧洲央行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称其为“”完全应受谴责的洗钱活动 “的工具。yibaochina.com

在过去的十年里,这些金融专家、记者和政策制定者不断鼓吹比特币是有风险的、危险的,对人类和地球都不利。yibaochina.com

他们错了,他们主要是被自己的金融特权蒙蔽了双眼。yibaochina.com

金融特权如何使蒙蔽了美元用户的双眼,让他们看不到比特币的重要性yibaochina.com

上述批评者都是发达经济体的富裕公民,在那里他们受益于自由民主、财产权、言论自由、有效的法律体系和相对稳定的储备货币(如美元或英镑)。yibaochina.com

实际上,地球上只有13%的人口出生在美元、欧元、日元、英镑、澳大利亚元、加拿大元或瑞士法郎的体系中。另外的87%出生在专制政权或相当不值得信任的货币环境中。43亿人生活在专制统治之下,12亿人生活在两位或三位数的通货膨胀率中。yibaochina.com

美元泡沫的批评者们忽略了更大的全球格局:任何可以上网的人现在都可以参与比特币,这是一种新的货币体系,对所有参与者都有平等的规则,运行在一个没有审查或歧视的网络上,个人使用无需出示护照或身份证,公民持有比特币的方式很难被没收,也不可能被贬值。yibaochina.com

当西方的头条新闻聚焦于 Coinbase 上市、特斯拉购买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比特币以及科技科技公司创始人们暴富的时候,全球正在发生一场静悄悄的革命。迄今为止,政府和企业一直控制着货币规则。这种情况正在改变。yibaochina.com

为了了解更多信息,作者采访了苏丹、尼日利亚和埃塞俄比亚的比特币用户,这三个国家的总人口达3.66亿,远远超过了美国的人口数量。yibaochina.com

这三个国家的人在生活经历上更为接近地球上众多的普通人。盖茨、芒格和巴菲特在日常生活中可能不曾面对冲突和暴力、黑市、持续的通货膨胀、政治压迫以及要和猖獗的腐败打交道,但大多数人都会。yibaochina.com

然而,这些比特币持有者却比上面的悲观者们对未来更充满希望。对他们来说,比特币是一种抗议、一根救命稻草,是一条出路。yibaochina.com

以下是他们的故事。yibaochina.com

尼日利亚的比特币

艾丽·阿德里诺坤是尼日利亚企业家。她是来自拉各斯的前端开发人员和用户界面设计师,是Buycoins的联合创始人、首席运营官和副总裁,Buycoins是一家于2018年通过Y Combinator孵化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现在是西非最受欢迎的购买比特币的地方之一。她是一位多产的作家、演讲者、组织者和活动家,也是女权联盟((Feminist Coalition)的创始成员之一,该组织在尼日利亚社会中倡导妇女平等。yibaochina.com

Aderinokun 说尼日利亚是一个大熔炉,就像非洲的美国。尼日利亚有三大民族,但人口却分成数百个不同的部落。这是一个优势,但也是一个挑战,因为很难将这么多不同的人团结在一起。尼日利亚通过以穆斯林为主的北部和以基督教为主的南部进行治理,国家领导人在这两个选区之间轮换。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的经济体,也是人口最多的国家,拥有 2 亿多公民,但大部分财富都与石油出口有关。yibaochina.com

许多贫民国家一样,尼日利亚也存在严重的腐败和不平等现象:当富豪们坐着飞机周游世界时,每分钟就有六个尼日利亚人陷入贫困。阿德里诺昆说,拥有财富和权力的人不会让财富财富向下渗透。这就造成了这样一种局面:在阿布贾和拉各斯等大城市地区,有无数的律师在餐馆工作,从事着在专业上与他们不相称的职业,因为没有足够的机会。数百万人前往大城市求职,结果却两手空空。yibaochina.com

因此,Aderinokun说,该国面临着失业问题,尤其是年轻人的失业问题。62%的人口年龄在 25 岁以下。不过,这场危机也有好的一面。她认为尼日利亚人具有惊人的创业精神。她说,人们做自己需要做的事情来维持生计,有一份副业对他们来说是自然而然的事情。yibaochina.com

尼日利亚目前的官方通胀率约为 15%,食品通胀率甚至更高。根据她的亲身经历,Aderinokun 目睹了奈拉从 1 美元兑 100 奈拉跌至 1 美元兑 500 奈拉。她说,人们非常清楚,精英们正在通过贬值从公民手中窃取财富。这是意料之中的事。她说,以至于当一个人的家人或朋友获得一份政府工作时,人们会认为他们会养活你和其他一圈人。钱通过裙带关系往下流,上面的人就会发财。这就是康泰隆效应(Cantillon Effect)发挥作用的一个例子,即最靠近财富创造点的人以牺牲其他人的利益为代价而获益。yibaochina.com

在她的成长过程中,她看到人们试图把钱存成美元,或汇到国外,或购买房地产。这是尼日利亚人保护自己时间和成果的方式,但只有少数人有这些选择。现在,比特币正在改变这一游戏规则,让更多人能够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储蓄。现在,任何可以上网的人都可以摆脱不可靠和剥削性的国家货币体系。yibaochina.com

2016 年,Aderinokun 通过 Coinbase 账户开始接触比特币。她和朋友们最初想:我们能用这种新技术向国外汇款吗?结果发现,比特币从尼日利亚向美国汇款比传统方式更加方便快捷。于是,她决定推出 BuyCoins。当时,尼日利亚科技巨头 Paystack 刚刚成立几年,她很庆幸当时有 Paystack 的存在,因为它让 BuyCoins 能够接触到客户,并创造出原本不可能实现的体验。yibaochina.com

起初,比特币的支付功能真正吸引Aderinokun的地方,她认为,从一个地方向另一个地方汇款,跳过国界,可以变得很容易,而不是很难。她认为,比特币可以解决这个问题。yibaochina.com

除了交易所本身外,BuyCoins还发布了一个名为SendCash的应用程序。起初,它帮助尼日利亚以外的人把钱汇回家。也许一个家庭成员搬到了美国,他们想把美元寄回去。。收款人通常需要一个美元账户,但 Aderinokun 说这些账户很难开立。即便如此,从美元兑换成奈拉也很困难。他们想:比特币能否帮助简化这一过程?yibaochina.com

通过SendCash,美国用户向该应用程序发送比特币,几分钟后它就以奈拉的形式存入任何尼日利亚银行账户。如今,该应用还能向美国或加纳发送奈拉,所有这些都使用比特币作为支付工具。yibaochina.com

Aderinokun说,尼日利亚约有45%的人口可以上网。那么,如果大多数尼日利亚人仍然无法使用比特币,她的使命是否值得呢?她说,这是她经常思考的一个难题。尼日利亚全国有无数的 IDP(境内流离失所者)因为没有智能手机而无法接受加密货币。她说,归根结底,这项工作和任务是值得的,因为尽管有很多人没有功能手机或智能手机,但有数百万人拥有,这些人正在与那些没有智能手机的人分享智能应用程序的使用权。yibaochina.com

至于盖茨和巴菲特们: Aderinokun说,比特币的一些批评者可能有合理的观点,比如对环境的影响,但她不同意西方精英说比特币没有任何好处,或者说比特币是一个庞氏骗局,或者说比特币只是为了好玩。yibaochina.com

她说,他们不明白比特币对那些拿不到美元的人来说有多重要。对于数十亿人来说,他们被困在了一种有缺陷的货币中,而这种货币并没有实现货币应有的功能。对于尼日利亚和其他国家的许多人来说,比特币提供了另一种选择,解决了实际问题。yibaochina.com

它只是在帮助富人吗?Aderinokun 笑着说:完全不是这样。比特币提供了就业机会,帮助人们将他们的奈拉兑换成其他货币,在以前无法实现的地方实现了商业。通过女权联盟,它帮助人们克服了金融压迫和活动家银行账户被冻结的问题。她说,这不仅仅是人们坐看价格的问题。yibaochina.com

展望未来,Aderinokun 认为更多的教育是必不可少的。尼日利亚人对比特币的了解还很不够。她说,他们知道比特币的主要原因是比特币的价格一直在上涨,而很多人并没有看清这一点。诈骗是一个巨大的障碍。不过,她说,人们终于开始明白了。他们知道比特币是不稳定的,但他们看到,随着时间的推移,比特币会向上和向右移动,而不是像奈拉那样向下和向右移动。yibaochina.com

她还希望重点在奈拉和加密货币之间搭建桥梁和坡道。BuyCoins 与奈拉稳定币 NGNT 合作,她说这对没有传统银行账户的人也有帮助。yibaochina.com

由于尼日利亚政府已将 BuyCoins 和其他交易所列为重点打击对象,因此建立上下行通道就显得尤为重要。最近,尼日利亚政府宣布比特币不是法定货币,并表示银行不应持有比特币或将其视为法定货币。他们后来澄清说,个人仍然可以交易比特币,但已向受监管的金融机构施压,要求它们远离比特币。BuyCoins 一直在努力持有奈拉,因为银行不愿意与之合作。但现在,Aderinokun 说,它已转向点对点解决方案。当用户需要进出奈拉时,储户和取款人会在市场上进行匹配。yibaochina.com

Aderinokun实际上并不认为可以有效地禁止比特币。政府能做的,也许就是它已经做的事–迫使机构远离比特币。但在尼日利亚这样的地方,政府无法阻止个人使用硬件钱包或进行点对点活动。她说,没有人能阻止我。她说,这就像说它可以禁止 Facebook 一样。政府可以关闭互联网,但这会给整个国家带来灾难性后果。yibaochina.com

她说,政府应该做的是了解比特币,并与交易所合作,让尼日利亚人与周围的世界联系起来。Aderinokun 认为政府不应该采取敌对态度。事实上,她认为比特币可以帮助政府。如果尼日利亚政府比其他国家更早发现比特币,也许是件好事。但她说,就目前而言,尼日利亚政府还不了解比特币是如何运作的。当被问及政府是否在使用区块链监控或监视个人交易时,她笑了。她说,尼日利亚政府还不具备这种能力或技术。yibaochina.com

对于未来,Aderinokun 充满希望,因为她已经看到了比特币的潜力。她看到了比特币在人权和激进主义背景下大放异彩。去年10月,在全国范围内抗议SARS的活动中,女权主义者联盟开始通过金融科技平台 Flutterwave 接受捐款。一开始一切顺利,但后来政权开始镇压。它的银行账户被关闭了。yibaochina.com

比特币成了唯一的选择。没有其他方式可以接收、存储和使用资金。对于Aderinokun和她的联合创始人来说,这是一个大开眼界的时刻。他们最终建立了一个 BTCPay 服务器,以避免地址重复使用和保护捐赠者隐私的方式处理来自世界各地的礼物。包括杰克-多西(Jack Dorsey)在内的名人分享了链接,他们筹集到了超过 7 BTC 的资金。yibaochina.com

她说,这是一次很好的学习经历,因为许多年轻人在这一时刻了解到比特币是一种激进主义工具。这次经历更新并加强了她对 BuyCoins 产品的信念。人们看到比特币很酷,政府无法阻止它。正因为如此,Aderinokun 认为有一天,人们会像谈论广播、电视和互联网一样谈论比特币。yibaochina.com

当被问及是否担心政府不再能控制货币的世界时,她说不,她充满希望。她说,印更多的钞票有其弊端。取消这一选择不一定是坏事。yibaochina.com

在苏丹的比特币

莫,又名苏丹 HODL,是一名苏丹医生。他目前居住在欧洲,靠行医养家糊口。yibaochina.com

莫以残酷而清晰的目光看待自己的国家。他形容首都喀土穆是一个拥挤、多元化的大都市,到处都是小块的奢侈财富,周围是巨大的贫困带。他说,这是一座充满矛盾的城市,在这里,宫殿式的住宅与赤贫相邻。yibaochina.com

莫曾在达尔富尔工作过,他形容那里缺乏发展的状况简直令人震惊。那里没有教育或卫生基础设施。在那里工作期间,他是治疗数十万人的三四名医生之一。那里完全缺乏初级保健,也没有儿科医院。他为患有瘘管病的妇女提供治疗。他说,国家统治阶级没有在这些地方投资。军阀们最终填补了权力真空,年轻人为了出人头地,选择了暴力而不是学校。yibaochina.com

莫讲述了苏丹的曲折历史。他说,自从从大英帝国那里获得了独立,苏丹很快失去了其脆弱的初始民主。之后,苏丹就一直生活在军事政变和专制统治的恶性循环之中。yibaochina.com

莫说,伊斯兰教不是通过暴力传入苏丹的,而是通过商人和苏菲派传入的。他说,他的穆斯林祖先历来以和平方式诠释自己的宗教。但在 20 世纪 80 年代,沙特阿拉伯石油财富的崛起导致瓦哈比主义的极端主义和好战意识形态输出到世界许多地方,包括苏丹。瓦哈比主义与苏丹的文化格格不入,但却被迫融入了苏丹的政治结构。yibaochina.com

到 1983 年,军政府与穆斯林兄弟会结盟,并强制推行伊斯兰教法,疏远了以基督教和泛灵论为主的南部地区。1985 年的民主革命昙花一现,1989 年,奥马尔-巴希尔领导的伊斯兰主义者再次发动政变,为其三十年的统治铺平了道路。社会被军事化,知识分子遭到清洗。莫说,现在如果有人公开反对这个政权,那就不仅仅是在反对他们,而是在反对伊斯兰教。他们是在反对真主。这让巴希尔有借口对少数民族施暴并发动新的圣战。yibaochina.com

自殖民时代以来,南苏丹和达尔富尔的少数民族一直在反抗遥远的喀土穆强人的权威。20 世纪 50 年代,当这些人口落入后殖民时期阿拉伯人的统治之下时,就埋下了这种紧张局势的种子。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少数民族开始反抗,但最终都被暴力征服。21 世纪初,巴希尔在达尔富尔实施种族灭绝,利用金戈威德民兵杀害了数十万人,使数百万人流离失所。这引发了美国和欧盟加大对苏丹的制裁,使其与外部世界的联系更加紧密。yibaochina.com

莫认为,分享苏丹的经济史非常重要,因为政治故事往往会掩盖苏丹的经济史。除了喀土穆展现出的极端不平等之外,还有一幅更大的图景,即低收入工人努力追赶高通胀,而那些与政权关系密切的人却生活得很好。在巴希尔及其亲信大肆挥霍武器、房地产和外国资产的同时,基础设施却日渐衰败,普通民众深受其害。现代苏丹是康泰隆效应的又一个生动而悲惨的例子。yibaochina.com

情况并非总是如此。莫说,在金本位制下,3 苏丹镑曾经可以买到 1 美元。当时有中产阶级,喀土穆被称为北非的伦敦。但在 1960 年,苏丹中央银行接管了苏丹,并将货币贬值,这是在未来几十年中发生的多次贬值中的第一次。yibaochina.com

1989 年,巴希尔夺取政权,建立了一个经济恐怖主义政权。为了向民众灌输恐惧,他选择了一个名叫马杰迪-马哈吉卜的年轻人作为例子,这个年轻人是一个单身孩子,住在家里照顾年迈的父母。马杰迪是一个商人社区中的基督教少数派,他家中有几千美元,这是家庭多年营商的积蓄。yibaochina.com

巴希尔成立了一个新的特别 “经济 “部门,类似于秘密警察,负责挨家挨户搜查外币或黄金。当这些手持长枪的暴徒来到马杰迪的家时,他们发现了他的存款并逮捕了他。经过一场示众审判后,他被处以绞刑,向民众传达了一个信息:如果有人试图通过我们的银行系统使用除苏丹货币以外的任何货币–如果有人试图拥有自己的钱–他们将被判处死刑。据莫称,即使在今天,许多苏丹人仍然害怕使用美元或把钱存放在家里。yibaochina.com

与此同时,巴希尔还启动了一项贡品制度来资助他的活动。除了传统的征税和货币发行之外,公民还必须支付一部分收入来帮助他们的独裁者战争的烈士。秘密货币警察会监视个人、冻结银行账户、没收资产并向商人征收虚假费用。无需合理怀疑。莫将其称为国家勒索系统。yibaochina.com

就货币本身而言,莫健回忆起他生命中的几次货币制度改革。20 世纪 80 年代末,他的家人在沙特阿拉伯生活,当他们回家探亲时,四分之一苏丹镑可以在街上买到一个三明治或美味小吃。但 1992 年后,巴希尔将哈拉姆和殖民地的英镑换成了伊斯兰第纳尔,这些四分之一英镑变得一文不值。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出现了大规模通货膨胀,第纳尔的 “官方汇率 “从 1 美元兑 400 第纳尔升至 2 000 多第纳尔。多年后的 2007 年,巴希尔决定抛弃伊斯兰教的外衣,改回英镑。公民只有一小段时间可以将第纳尔兑换成新货币,之后第纳尔就不再是法定货币,公民不得不交出自己的积蓄,否则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消失。yibaochina.com

如今,在经历了一系列贬值和持续通胀之后,苏丹镑的官方汇率约为 0.0025 美元。根据莫的说法,通货膨胀率高达 340%。当普通百姓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工资停滞不前、生活成本上升时,巴希尔和他的亲信们却积累了数十亿美元,并将它们存成外币,锁在瑞士银行的账户里。如今,苏丹新政府正在努力夺回过去 30 年里掠夺和失去的一切。yibaochina.com

2019 年春,苏丹人民最终以惊人的人民力量推翻了巴希尔。从那时起,一个脆弱的改革政府开始运作,旧政权的军事领导人与技术官僚文职政府分享权力。莫说,人们起初对变革持乐观态度,但现实并没有达到他们的期望。yibaochina.com

他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达成了一项协议,每月向苏丹家庭发放 5 美元,在一个有些人每天只能挣 1 美元的国家,这似乎意义重大。问题是,支付给这些家庭的不是美元,而是英镑,所以几个月后价值就消失了。现在,对巴希尔政权的制裁已经消失,但大多数金融科技产品和支付应用程序仍不向苏丹人开放,因为企业出于 “风险管理 “的考虑而避而远之。yibaochina.com

显然,在某些地方,光靠政治革命是不够的。推翻像巴希尔这样的暴君是一项历史性的惊人成就。但人们仍在遭受苦难。于是,一些人,比如莫,开始转向比特币。yibaochina.com

2015 年,莫在 YouTube 上第一次听说了这种神秘的互联网货币。他花了无数个小时观看安德烈亚斯-安东诺波卢斯的视频,并阅读了《货币互联网》,这帮助他理解了这种新货币背后的 “原因”。他在国外工作时开始使用比特币,通过PayPal在 LocalBitcoins 上用欧元兑换比特币。他把事情做得很小,主要是为了自己。但在 2017 年,他开始与家人和朋友交谈。他告诉他们:这将是我们未来的一部分。现在,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在用比特币储蓄。yibaochina.com

截至目前,莫估计苏丹的 4300 万人口中有 1300 万人可以上网,他认为几年后,这个数字将超过 2000 万。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上网,即使在达尔富尔和努巴山区这样的偏远地区,现在也有了智能手机。到处都有人在上网。yibaochina.com

他说,已经拥有智能手机的苏丹人有责任帮助其他人享受他们的特权。就他而言,他有一个大家庭需要他的支持。他就是他们的吉姆叔叔。(吉姆叔叔泛指在社会公正斗争中,憎恨种族主义,并为其他种族争取权力的人)yibaochina.com

在过去,苏丹被金融围墙隔断了与世界的联系,而现在比特币架起了桥梁。如今,在欧洲的莫可以很方便地把钱寄给他的朋友和家人。以前需要几天的时间,现在只需几分钟。而且,他不必相信任何第三方,也不必让家人与政府中的盗贼打交道。yibaochina.com

莫开始看到闪电网络对苏丹的巨大作用,因为大多数用户都是小额支付领域的用户,发送的交易金额为 5 美元或 10 美元,他们无法负担越来越高的链上费用。他说,如果国际交易所能够选择为苏丹提供服务,并启用闪电取款和存款功能,这将是金融赋权向前迈出的一大步。yibaochina.com

至于比尔-盖茨和巴菲特等人,莫表示,他们可能了解比特币背后的技术,但他们永远不会为此感到高兴,因为比特币正在全球舞台上夺取他们过去仅有的一席之地。与亿万富翁声称比特币一文不值、没有社会价值的说法截然相反,莫认识许多把比特币当作救命稻草的苏丹人。莫说,也许批评者只是无法看透他们的经济特权。yibaochina.com

对莫个人来说,比特币带来了变革。他用阿拉伯语为苏丹青年开设了一个播客,谈论比特币、金钱、自由和国家的未来。15 年前,他无法想象自己会如此乐观。yibaochina.com

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之一是在 2013 年,一场和平的政治起义被彻底粉碎。莫离开了所有社交媒体。他不忍心看暴力事件中流出的血腥图片和视频。但现在,随着政治和经济的双重转型,他看到了隧道尽头的曙光。当人们说比特币是希望时,他说他同意。yibaochina.com

在埃塞俄比亚

卡尔-卡萨(Kal Kassa)是埃塞俄比亚商人。在这个拥有近 1.2 亿人口的国家,超过 70% 的人没有银行账户。他说,在这个地方,仍有一些社区用盐来换钱。yibaochina.com

在遍布火山、裂谷和沙漠的偏远的东北部阿法尔地区,土著人世世代代都在开采食盐,并跋涉数日到市场上以盐换取所需物品。盐是他们的价值储藏、交换媒介和记账单位。阿姆哈拉语 “amole “是盐的意思,如今在埃塞俄比亚甚至被用作移动银行应用程序的名称。yibaochina.com

据卡萨称,70% 的埃塞俄比亚人仍然生活在农村地区。在拥有 500 万人口的首都亚的斯亚贝巴之外,拥有银行账户或智能手机的人寥寥无几。总的来说,联网的埃塞俄比亚人不超过 2500 万。更糟的是,埃塞俄比亚没有开放的资本市场。个人不能用本国货币比尔自由兑换美元,反之亦然。卡萨说,可悲的是,该国仍然受到激进的马克思主义和经济集权的影响。yibaochina.com

如今,埃塞俄比亚国家银行执行的银行汇率为 1 美元兑 40 比尔,而黑市汇率为 1 美元兑 55 比尔。据官方报告,通货膨胀率约为 20%。卡尔不清楚确切的汇率是多少,但他说,埃塞俄比亚人传统上在复活节购买鸡、羊或羔羊,而这些东西的价格每年都在稳步上涨。2013 年,当他来到埃塞俄比亚开始一份咨询工作时,一只羊羔的价格约为 1,500 比尔。如今,它的价格可以达到 5000 甚至 7000 比尔。yibaochina.com

卡萨说,政府工资确实在增长,但增长速度赶不上通货膨胀率。他估计,在过去十年中,城市地区的工资可能翻了一番,但商品却上涨了三到五倍。由于通货膨胀率如此之高,而且是一种持续现象,上层阶级使用美元作为记账单位。但在城市之外,人们仍然使用比尔作为记账单位,他们的生活水平也随着比尔的下降而下降。在农村地区,人们用牛羊来储值。如果有条件,他们会购买黄金,但黄金很少见,而且仍然被认为非常珍贵。美元在官方看来是非法的。yibaochina.com

政府担心人们会用比尔换美元,从而将比尔的价格推向零。但政府实行双重标准,希望为自己的目的保留尽可能多的美元。举例来说,如果有人经营旅游服务,他们就可以把钱存入美元账户,用来支付进口商品的费用,最长可使用两个月左右。但如果他们在两个月内没有使用这些美元,政府就会按照官方汇率将美元换成比尔。当然,这意味着他们得到的是 1 美元兑换 40 比尔的虚假价格,而不是 55 比尔的真实市场价格。yibaochina.com

卡萨的哥哥就因为口袋里有 20 美元而被捕入狱过一次。在埃塞俄比亚,人们会因为使用更好的货币而入狱。yibaochina.com

从2018年开始,埃塞俄比亚在一位年轻的新领导人领导下进行了一系列改革,这位领导人因努力结束与邻国厄立特里亚的敌对行动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在经历了超过 25 年的警察国家统治后,这些转变似乎打开了政治空间,并使该国走向自由主义。然而,三年后,镇压、种族紧张局势和武装冲突导致民主倒退。这种不确定性造成了大量资本外逃。此外,埃塞俄比亚的进口大于出口:例如,石油、医疗用品和汽车都是从其他国家进口的。yibaochina.com

在这种疲软的环境下,埃塞俄比亚人被迫购买政府债券,正如卡萨干脆利落地指出的那样,政府债券的实际利率为负数。正如他所说,这些债券是国家的捐款。yibaochina.com

卡萨出生在埃塞俄比亚,但年幼时离开了埃塞俄比亚,在加利福尼亚长大。他于 2013 年底搬回埃塞俄比亚,担任 Grant Thornton 公司的资深律师,从事私有化买卖双方的工作。他一直住在埃塞,直到去年夏天政府关闭了互联网。yibaochina.com

卡萨的手机仍然可以发送短信和拨打电话,但没有数据以供上网。政府辩解说这是为了防止叛乱,但尤其是在大流行病封锁期间,这种做法很快就过时了。于是,去年夏天,他只背着一个背包,坐上飞机回到了美国。yibaochina.com

卡萨第一次听说比特币是在 2013 年,当时他的室友正在查普曼大学挖矿。但这个想法并没有打动他。多年来,他一直认为比特币只是一种投机的另类投资。他说,去年夏天在亚的斯亚贝巴机场时,他才真正意识到比特币的价值。在登机的时候,他站在原地想:”如果我把我的财富储存在黄金里,我将会怎样?如果我把财富储存在黄金或牛身上,我怎么才能把它们带过边境呢?yibaochina.com

如今,卡萨创建了 Telegram 群组,用比特币向埃塞俄比亚的自由职业者、平面设计师和翻译支付报酬。他说,在美国,大多数人把比特币当作投资或储蓄账户。但他也把比特币作为一种交换和支付媒介。比特币更方便、更便宜,现在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yibaochina.com

卡萨专注于闪电网络,并用它来支付他在埃塞俄比亚的联系人。他帮助他们建立开源、免费的蓝色钱包,并直接用闪电网络向他们付款。他惊叹于这种支付方式的便捷性,以及它能跨越半个地球即时汇硬通货。yibaochina.com

在另一端,他的联系人使用 Blue Wallet 作为他们的储蓄账户,当他们需要时,可以在点对点市场上将当地货币兑换成比尔。他说,这比西联汇款和比尔计价账户要划算的多。在最近的一次付款中,卡萨不得不支付 13 美元才能汇出 100 美元。当卡萨向同事付款时,他会全额支付,而不是通过政府汇率支付,因为政府会窃取一部分。他的联系人就是他们自己的银行,任何人都无法贬值或远程没收他们的资金。卡萨说,这是一场革命。yibaochina.com

卡萨确实对比特币有担忧和恐惧。例如,埃塞俄比亚政府对卫星互联网非常关注。例如,如果公民携带卫星设备被抓,就会被关进监狱。在这种情况下,他很担心人们运行自己的比特币节点的安全。他还认为,许多人最终可能会使用托管服务,因为到目前为止,许多人甚至分不清比特币和其他币的区别,也远远不了解托管服务和非托管服务的区别。他还对涌入中国的中兴和华为新款廉价智能手机持谨慎态度。他担心人们用这些手机做比特币热钱包,因为他认为这些手机并不安全。此外,由于电话网络不可靠,人们在城市里仍然携带现金,即使他们有智能手机,因为有时服务会中断。yibaochina.com

卡萨说,埃塞俄比亚采用比特币的最大障碍可能是替代加密货币的虚假承诺。他尤其认为卡达诺(Cardano)是一个威胁。在最近的一段视频中,该货币的创造者谈到了与埃塞俄比亚政府合作,将500万学生纳入Cardano区块链,并吹嘘说这样就可以在他们的整个生活和职业生涯中对他们进行元数据追踪。yibaochina.com

“他说:”我们的愿景和目标与埃塞俄比亚政府的目标直接吻合。” 相比之下,卡萨很高兴比特币的目标与管理埃塞俄比亚的盗贼和官僚的目标并不一致。他担心许多人可能会成为 Cardano 这样的阴谋的牺牲品。yibaochina.com

至于盖茨和巴菲特:几年前,卡萨确实有机会参加了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在内布拉斯加州林肯市举办的活动。他说,看到 4 万人作为社区的一部分聚集在一起,感觉非常震撼。但是,这次活动非常内部导向,这就解释了巴菲特和他的朋友们为什么看不到他们周围的世界有多么腐败。他们无法客观看清自己所在的营商环境,对每年通过银行系统洗的数万亿美元的黑钱似乎视而不见。卡萨说,他们无视美元体系对发展中国家造成的伤害,而只关注比特币的缺陷,这是天真和自私的表现。他很高兴这些投资者是恐龙,不是未来。yibaochina.com

相比之下,埃塞俄比亚 75% 的人口年龄在 27 岁以下。一旦他们开始使用比特币,卡萨认为他们会迅速向朋友和家人传播这项技术。采用比特币不需要几十年,而是几年。2013 年,当他搬回埃塞俄比亚时,大约有 500 万人上网。现在,大约有 2500 万人。未来五年,他预计大多数人都将联网,比特币也将随之而来。yibaochina.com

至于优先事项,卡萨认为传播教育是最重要的。他目前正在努力将《比特币入门》翻译成阿姆哈拉语。据他所知,目前还没有其他比特币内容被翻译成埃塞俄比亚的三种主要语言。yibaochina.com

当被问及是否担心政府打击比特币时,他说,这将很难阻挡勤劳的埃塞俄比亚人过上更好的生活。埃塞俄比亚人年轻、敏捷、富有创造力,适应能力强。它不会被阻止。他说,人们已经厌倦了贫穷,厌倦了赚了钱却眼睁睁地看着它贬值。yibaochina.com

如今,埃塞俄比亚人正在相互争斗。”卡萨说:”我们在自相残杀。”如果我们愿意用自相残杀来解决我们的问题,那么我们一定会愿意尝试用比特币作为替代品。他认为,这将是一场和平革命。yibaochina.com

**** yibaochina.com

读了阿德里诺坤、莫 和卡萨的故事,并目睹了比特币对美元泡沫之外的人们有着如此巨大的价值,再对比一下芒格、巴菲特、拉加德、萨克斯等人对比特币的看法, 他们认为比特币是毫无社会价值的东西。他们说它只会让人们产生幻想,而最终人民会为此失望。yibaochina.com

“令人厌恶”yibaochina.com

“老鼠药”yibaochina.com

“我会做空它”yibaochina.com

“完全应受谴责”yibaochina.com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让人失望的是政府。政府应该受到谴责。应该投资于解放性技术,而不是做空它。yibaochina.com

而对于那些安于美元泡沫的人来说呢?是时候审视一下您的金融特权了。yibaochina.com


【议报首发,转载时请务必在正文之前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53046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