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言,温家宝在中共高层秘密会议上提议为“六四”学运平反。然而,笔者认为,平反“六四”乃中共不可能完成之任务!

首先必须承认,“平反”从来都是臣民社会最令人刺激的话题,平反“六四”就更是如此。因为“六四”参与者众,也因为“六四”于中国异议运动而言,地位崇高。此外,你必须同时承认,中共是个非常喜欢排演“平反”戏码的执政者,为“三反”、“五反”的受害者平反,为“反右”受害者平反,为“文革”受害者平反,为1976年那次的天安门镇压受害者平反……所以,为什么不会为“六四”平反呢?于是,传言具有充分的文化基础和群众基础,传言也一定能引起舆论的关注。

只是,有三个方面的问题需要大家关注。首先,“平反”从来都不代表司法正义,它不过是政治斗争的工具,也是政治斗争的结果。也正是因此,“平反”有一个从古至今坚持的特点,即它一定是政治斗争中一派势力完全凌驾敌对方势力后的结果;反之,如果是在势均力敌的状态下,“平反”之类的事情就不会发生。类似的例子太多了,不必一一列举,有兴趣的朋友自己去读历史就知道了。而既然如此,我们来看当下中国的政治版图,可有一派独大吗?可有一派完全凌驾于其他各派之上吗?当然没有。有人如此形容毛泽东、邓小平之后的中国,即他已经不再是个人独裁,而是寡头专政,我觉得这一分析非常准确。而既然是寡头专政,大家要做的、能做的,恐怕也就只能是追求力量上的平衡,无法想象一方对另一方的全面压倒。

其次,既然要做工具,被用做“平反”工具者又一定要是政治斗争中某一方所造的冤孽。于是,“平反”既可达到收买人心的效果,也可做到对政治敌对势力的进一步打击。然而,以中共当下在执政舞台上的江、胡两派主要的敌对势力来说,“六四”恐怕说不上是任何一方所造的冤孽。比如恐怕没有人会傻到说那是胡派势力所造的冤孽,但是,那恐怕也不是江派势力所造的冤孽。不错,江泽民正是在“六四”事件中登上总书记的宝座的。不过,即便如此,他也只能算是“六四”事件的受益者,不可以被称为“六四”事件的加害者。他在“六四”事件中的角色,与邓小平、李鹏、王震等人有着明显的区别。所以,如果要“平反六四”,很难为主事者设计一个令其动心的理由。

不过,最后一点最重要,即当下的中共执政者无法满足“六四”受害者最基本的要求。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当你要平反一个冤案,毫无疑问必须要满足受害者最基本的要求;否则,平反就没有意义,也一定得不到所想要的社会效果。比如拿“反右”、“文革”受害者来说,他们的最基本要求一般就是恢复工作、恢复职务。这样的要求,中共都给予了满足。然而,“六四”受害者的要求恐怕就不是上面那些了。因为“六四”受害者与“反右”、“文革”的受害者有一个根本的不同:“反右”、“文革”的受害者,始终没能脱离中共的掌控,他们没有与中共当权者讨价还价的资格,其要求必然也只能立足于一个非常低的标准。但是,“六四”受害者、尤其那些比较知名的受害者,他们的情况不同。他们大多早就脱离了中共的掌控,一般都生活在西方国家,完全具备与中共当权者讨价还价的资格。所以,他们的最基本要求,恐怕也会立足于一个较高的标准!比如,我相信他们中很少会有人要求恢复工作、恢复职务。但是,他们恐怕会要求对体制进行清算,比如要求言论自由、多党政治等,而中共怎么可能满足他们这样的要求啊!

但是,中共当局在“六四”问题上的态度是否可以有一些改变呢?我认为这才是最有可能的,这也是所谓“平反”传言的真谛。比如有媒体报道,温家宝提出,“六四以后一批学生流落海外已经二十多年了,我们一直不让他们回国,甚至在他们的父母弥留之际,也不让他们回国,见上最后一面;父母去世, 也不允许他们回国奔丧,这是很不近人情的,也是很不人道的”。这当然不近人情,这当然也不人道,所以,完全应该做出改变!而在这样的层面上做出改变,本质上并不涉及对“六四”的公开“平反”,完全没有触动中共的底线,但却一定可以在相当程度上缓解执政者在六四议题上所遭遇到的批评。

2012年5月16日
作者简介:郭庆海,中国流亡作家,现困居泰国曼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