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改正右派,从劳教营死尸堆里爬出的幸存者。我25岁至46岁的青春年华,都埋葬于中国式古拉格劳教营。我这老头,就是中共罪恶劳教的铁证。

  我那21年人身自由的被剥夺,3年劳教期满后,又以在劳教营就业的名义,继续剥夺我自由和继续苦役18年,对我比重刑犯还重的酷刑,只说明与证明中共劳教制的任意性与荒诞性。

  因此,在2009年1月,成都市公安局派国保3人来向我兴师问罪,对我签名08宪章施压时,我郑重告诫他们:共产党的牢狱还要囚我吗?你们牢底,我早坐穿了。在你们制造冤狱的帐本上,有我蒙冤21年的老帐,我都没有向你们清算,怎么,你们又来造新的冤孽吗?我说:小凉山劳教营的5千当年饿死右派冤魂,也要我代他们在维护人权废除劳教的那宪章上签名哩!

  现在,由湖南永州唐慧的幼女被强奸又骗去作雏妓,母亲为女申冤,要求惩治罪魁祸首,竟然以扰乱为由判她劳教,千年前河南冤妇秦香莲拦了开封府尹大人包拯的坐轿喊冤,也没说她扰了什么官威,不仅不怪罪,执法的包拯还把皇帝女婿也判了,现代秦香莲唐慧却差点被你们关进劳教牢狱(因网议汹涌而作罢)你们这劳教制之恶,帝王的恶法也不及你们恶之万一了吧?如此劳教恶制,巳激起千万人在网上签名,要求中共废除了,如果,中共还在世界要点脸面,在国内讲点和谐,这恶劣的劳教制不正是制造不安定不和谐之重要因由,应作废吗?

  中共的劳改,已是反人权反法治的恶制,今天,第三代红色官僚们还用警察治国牢狱治国,还加上以劳教维稳,你们能比邓小平这铁腕强人更强么?他也知道用肚皮吃饱维稳,比铁腕维稳更有效,他命令镇压天安门学生市民后,看见接他权力的仍只会强硬,他不是用南巡讲话去扭转局面吗?你们现在又只顾强硬地压服,未必是在效忠你们主子邓小平哟!

  你们以为严刑峻法治国方便吗?草菅人命有效吗?搞这治国路线的祖师爷,一个叫商鞅,一个是李斯,秦国那虎狼之法,都是他俩在秦孝公与秦始皇时建立的。可是,他俩都惨死在自巳的严刑苛律中,商鞅死于他自已造的酷刑车裂(民间称为五马分尸)而李斯在赵高政变时逃亡被捉,也被捉于他自已设的无身份证明。如果你们嫌这些事很古老,那么,你们刘少奇在七大推出毛神,不也在毛神把他逼死时,才想到应有宪法保护自己吗?现代御林军,能保卫你们吗?有宪政的奥巴马、卡梅隆与无宪政的卡扎菲、穆巴垃克比一比,谁安全谁稳定?

  何止以上这些典型,当年毛时代制造政治犯来杀、关、管后,到1957年反右运动,再用惩过去政治犯那一套,巳不合适。当年颁布国务院劳动教养的决定,正是为右派量体裁衣设计的。谁知,不到10年,文化革命来了,那些抓右派劳教的各单位头目,不也戴右倾或资产者类帽子,像右派一样去服苦役与劳动改造吗?只不过把劳动教养改称毛泽东思想学习班或去牛棚关押了。这不是劳动教养的变形延伸,毛译东那“无法无天”的泛滥吗?这劳动教养还值得你们紧抱不舍,当作红色衣钵继承么?请中南海诸公看看俄罗斯,你们的劳教是从那里传承来的,发源地都废除了,你们还有理和脸来坚持吗?。

  劳动教养这恶制必须废除。它的根本荒诞在于混淆罪与非罪,在于不经法律程序就可剥夺人的自由,在于与人权为敌。难道你们还要再演一次刘少奇成刘卫黄的惨剧,才想到宪法与法治建设吗?恐怕巳再无机会了,要建中国为现代法治社会,请从废除“劳动教养条例”始。

2012年8月31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