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2日,中国商务部网站发布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本文简称“中国(上海)自贸区)消息。商务部表示,为推进试验区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探索外商投资负面清单管理,创新对外开放模式,国务院已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并决定在试验区调整部分法律规定的行政审批和事项,“中国(上海)自区总体方案将在完成相关法律程序后公布”。

  此前的8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拟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关于授权国务院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等国务院决定的试验区域内”暂停实施外资、中外合资、中外合作企业设立及变更审批等有关法律规定的决定草案。按既定议程,上述国务院提请审议事项,已被列入8月26日至30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的议程,若形成全国人大决议授权“中国(上海)自贸区”将可能于9月初具备所有中国法律程序完成,现在“中国(上海)自贸区”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一)、

  人们注意到、并值得特别一说的是,8月22日,发布国务院正式批准设立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消息者,是非国务院及其国务院新闻办而是国务院辖下的国家商务部,这说明“中国(上海)自贸区)依然有一些至关重要的秩序没有理清,因为象国家商务部这种国务院部委办,有40家左右,与上海市政府同等级别。“中国(上海)自贸区”范围涵盖上海市外高桥保税区、外高桥保税物流园区、洋山保税港区和上海浦东机场综合保税区等4个海关特殊监管区域,总面积为28.78平方公里,一如整个澳门全岛(29.2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但“中国(上海)自贸区”却要辐射、引领中国960万平方公里中国、要与全球198个国家(联合国成员国2012年末数字)中的绝大部分经济体相融合、不冲突、共谋经贸发展大趋势。

  8月22日中国商务部表示,“中国(上海)自区”《总体方案》草案的主要内容包括:进一步深化改革、加快政府职能转变、积极探索投资管理模式等。而此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探索负面清单管理”,引起业界广泛关注。分析认为,所谓“负面清单管理”是指针对与外商投资相关的管理措施,均以清单方式列明。简言之,现行的“正面清单管理”是规定企业“只能做什么”,而“负面清单管理”是仅限定企业“不能做什么”,并以“清单”方式进行列示,体现了全面企业“放权”的改革思路。从现实情况看,对企业管制过多,大大限制了其经营活力,与国际企业运行差异较大。中国不能再靠优惠政策来改善营商环境,而是通过高效透明的行政服务来吸引投资,有学者如是论道。有国际学者认为,在自由贸易试验区内,以政府放权为标志的改革将进一步深化。原先受到较多管制的创新类金融服务、商务服务、文化娱乐教育和医药医疗护理业等,将获得很大的发展机会。

  中国商务部发布“中国(上海)自贸区”还强调:4个海关特殊监管区,28.78平方公里。从面积上看,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并不大,但它的辐射作用却将超出很多人的想像——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所包含的外高桥保税区、洋山保税港区,分别是全国第一个保税区和第一个保税港区。在长期发展中,已形成了“立足上海、服务全国、吸引全球”的大模式。有学者分析,中国是全球最大的金属消费国,随着大宗商品供应过剩,很多资源会选择运往试验区内的LME仓库。当国内供应不足时,可以就近进货,降低国内企业的交易成本。而比此辐射更重要的,是复制推广——国务院明确要求,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有学者解读:为什么叫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是因为试验区要着眼于全国发展和新一轮改革开放,使整个中国与世界的距离更近、更多的兼容、更多的中国制造走向全球,更有可能使中国走向世界。


(二)、

  本世纪初,中国是以加入WTO为标志,中国制造业对外开放。在与强大对手的过招中,中国制造业实现了竞争力的全球性迅速提升。如果说WTO重在货物贸易,自由贸易试验区重在服务贸易,服务业将同时迎来机遇和挑战,是中国制造走向更高价值链、高质量、高品位的服务业高水平。在服务业的开放中,中国金融业首当其冲。有中国金融货币学者分析称,在国内的各类服务业中,金融业国有资产比重太过最大,受保护的力度也是举世罕见、最强的,一些金融机构依靠简单的利息差,“躺”在那里赚钱,致中国企业、绝大多数公民不能分享金融货币的红利,这种情况既是不合理的,也是不可持续的。今年以来,中国的金融改革处于提速过程中,在取消贷款利率下限后,利率市场化已是大势所趋。如果放行国际金融资本进入国内市场,自由贸易试验区将再次加快金融改革与国际接轨的步伐。

  据7月25日下午,在上海市十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五次会议扩大会议上,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雄说,“中国(上海)自贸区是自浦东开发开放以来,中央交给上海的又一‘重大使命’”,要把试验区建设作为当前最重要的改革任务;按照先行先试、风险可控、分步推进、逐步完善的要求,尽快形成与国际投资贸易通行规则相衔接的基本制度框架。杨雄指出,当务之急是要把试验区正式启动时必须具备的一整套法律法规、管理体制、运行机制准备好。“这是试验区正式启动的前提,准备时间非常紧”。据中国上海网8月7日披露,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后,上海市政府有关部门已制定《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实施工作计划》,明确了推进试验区建设的98项试点任务。

  国际管理模式遵循“法无禁止即自由”的原则,而在中国则采取行政许可、审批制度。权威专家称,探索外商投资负面清单管理即整理出法律禁止事项,这意味着未来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范围内的外商企业管理将逐步和国际接轨,审批制也将转为备案制。据媒体报道,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内将率先改革投资项目管理、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管理、工商登记三个环节,企业采用全开放模式。

  中国经过了35年的改革开放,其国家与公民环境的红利已经用完、遗尽,反而与大多数国家、特别是发达国家(如与全球第一、第二、第四大经济体欧盟、美国、日本等却更加尖端矛盾冲突)社会却更加困难重重,那么中国需要做出更加积极向上的策略调整,至下而上(比如公民选举就是至下而上——“正金字塔”结构)。“中国(上海)自贸区”就承载了中国这样的历史重托——引领全中国前行,还能够兼容大中国——台湾、香港、澳门,以及兼容全球主要高质量的发达国家。

  追溯21世纪以来,中共中央陆续批准了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贸易中心、国际航运中心和国际物流中心”四个中心建设步伐。之前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自贸区要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服务业开放(目前,中国服务业在“新兴国家”中是发展最快、约占国家GDP总额的近30%,而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的服务业则占其总产值超过80%以上)。上海作为中国大陆的经济、金融、贸易和物流航运中心,其服务业在全国处于绝对领先地位,同时其产业结构、人才素质等方面在全中国之最、在全球各国也都具有相当的优势和影响力、以及全球主流国家认可的高知名度和高质量度。从这些国际的大趋势来看,中国自贸试验区花落上海绝非偶然。而近几年来全球自贸区凸起迅猛、加快上海是国家中心城市、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建设的必然选择、非此莫属。


(三)、

  如果真要讲中国改革开放、与国际接轨的话,那么经过35年的改革开放,现今中国经济的数据上去了,与全球的主要发达国家间的距离缩小了,但与全球主流国家、发达国家的经济体制、社会体制、人生成本等等至少还有2/3以上的差距等待接近。说穿了,中国未来15年、30年,还靠什么发展全国的经济、提高国家实力?“中国(上海)自贸区”是承前启后的必然选择,那么“中国(上海)自贸区”需解决“两大”根源、以往中国改革开放35年没有解决的重大问题:(凸1)是与主要国际货币、经贸兼容;(凹2)是“中国(上海)自贸区”运行体制——“先党后政”?这也是未来全中国所面临的历史不容回避的问题,更是全球经贸新秩序——TTP、TTIP运行之后中国所面临的全球性兼容“零关税”国家经济成本、企业发展成本、人的生活成本更低、社会更高质量运行的人类本质问题。

  未来中国与他国的“自由贸易区”、中日韩自贸区、TTP、TTIP等等所有的自由贸易区都有一样的货币、企业等“游戏规则”,中国依然回避?再过20年、50年中国还是依然回避?一个国家的主要法律也与大自然的主山脉、主河流一样,若是朝改夕变,那么这些国家以及大自然就会遭遇灾难不断、灾难深重。

  有资深研究称,“中国(上海)自贸区”最大、有别与中国前35年“特区”不同焦点在于:第一是国际化、与主要国家经贸体制、国际货币的兼容性问题;第二就是中国在全球98%以上国家没有、中国自“辛亥革命”百年以来的“党国”(指“中华民国”的前60多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至今的64年,都是“党国”利益之大成)——“先党后国”的尖端、一个国家无法绕过的历史问题。

  (1)有研究国际贸易超过30多年资深学者认为,与国际货币兼容、接轨,就是诸国际货币(是指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更认可批准的13种流通的国际货币)自由流通、兑付、使用和储蓄。目前(到2012年末),中国人民币在全球货币流通总量只有近1%,而美元在全球流通总量超过了64%,欧元为26%左右,更重要的是美元每一天在全球流通总量为4万亿美元,若是没有国际社会这一揽子国际货币的兼容,就等于是中国国内的一个市场而已,这对于中国的国际化之路来讲就等于是“隔山买牛”,中国与国际经济兼容、接轨是大势所趋,中国当前的石油气、铁矿石、煤、食用油已经不可缺国际市场;中国制造已经根源无法或缺国际市场。

  (2)将“中国(上海)自贸区”也实施“先党后国”延续到国际社会几乎没有可能,但“中国(上海)自贸区”与国际社会接轨,有可能在上海自贸区最高决策层做出“过渡性“安排,而自贸区内所有组织中不设立“先党后国”的任何迹象,否则与国际社会、法治国家接轨就只能是画饼充饥,更何况“先党后政”的运行加速了一个国家、一个企业、其整体经贸环境源头的生存成本、发展成本、财富成本、竞争力成本的居高不下,全球所有的“法治国家”都没有这种运行方式、以及党的成本的开支。这是“中国(上海)自贸区”现在和历史都无法回避、成与败的现实根源体制问题。

  “中国(上海)自贸区”释放给中国企业、公民的红利是未来中国10年、20年、30年?这取决于此自贸区的国家质量、国际化程度、国家品位。中国是一个由“计划经济”转轨而成的“市场经济地位”大国,“胡温十年”中国也反复向欧美要求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国”待遇,如是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国”一直都不达标,长期、一直都不能消除与全球主要“市场经济地位国”差别依然,那么中国就要付出更巨大长期、一直不停的改革下去,囿此“中国(上海)自贸区”就显得更加迫切、紧要、更加了中国历史使命。


〖附录〗: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推出时间表

  2005年之后,上海、深圳、天津等地都向国务院及各部委提交了保税区向自由贸易(园)区转型的建议,之后国家发改委、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也对这些地区进行过调研;
  2011年11月,在“第11届世界自由贸易园区大会”期间,上海正式向外界明确表明要建立自由贸易园区;
  2013年3月末,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上海调研期间考察了外高桥保税区,并表示鼓励上海在现有综合保税区基础上,研究建立一个自由贸易试验区;
  2013年5月14日,上海自由贸易区项目获得国家层面立项;
  2013年6月,上海方面将总体方案修改完善后,交给各部委会签;
  2013年7月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原则通过了《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
  2013年8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表示,拟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关于授权国务院在试验区内暂停实施有关法律规定的决定草案;
  2013年8月22日中国商务部公布了国务院《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

(作者系《国情内参》首席研究员 中国金融智库研究员)
(巩胜利特别声明:作者对本文所著内容与事实,负有不可推卸、当然的法律责任。本文谢绝除此发稿之外,一切其它任何媒体的转载、摘编、BBS和上网链接或刊载。若有任何疑问及版权问题请通过[email protected]与作者本人联系。)

2013年9月22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