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發動五十週年征文文选】


恰同学少年,数我不纯洁

陈大超


       老家的同学组织76届同学聚会,有人把他们写的聚会主持词传我看,里面至少用了十个纯洁!中心思想,就是大家在尝尽了社会上的酸甜苦辣之后,都特别怀念那种无比纯洁的同学之情。看完这个主持词,我的脸上已是堆满苦笑:也许在我们那一届文革生(1965年秋入小学1976年夏高中毕业)中,所有的同学都纯洁,就我一个不纯洁。


       那时候我在湖北省安陆县城关第一中学读书。说起来,我可是我们那届同学中最大的。我敢说,我们那届同学中最不纯洁的事,就是我做下的。我有权做。在这个世界上,很多不纯洁的事,都与权有关,都是有权的人干下的。哪怕那时候,我只是一个学生官。

       说点具体的吧。记得有一次,有个女同学,不知怎么冒犯了我,我当时就决定:晚上举行军事拉练!读高中时,我不仅是班上的班长兼团支书,而且还是学校的民兵连副连长(连长由学校领导担任)兼机械民兵排排长,同时还是红卫兵大队长,学校团总支副书记(书记由学校领导担任),权力大着呢。

       晚上七点钟,大家准时在学校操场集合,我宣布,在城南某地发现美蒋空降特务,遵照上级指示,我们必须将其全部捉拿。那几个特务,是我安排几个同学装扮的。那是1975年秋,那时候有两句特别著名的口号:政治挂帅,全民皆兵。捉拿美蒋特务,当然是政治;参加过军事训练(实弹射击,投真手榴弹)的高中生,当然也是兵。

       大家两人一列,排着长长的队伍,悄无声息神情严肃地在我的率领下向城南某地进发。很快就进入到种菜种粮的郊区。我专拣那些黑咕隆咚的小路走,只要发现了那里有牛粪,有积水,就大喊一声:卧倒!为了吓唬胆小的女同学,在通过一片开阔地的时候,我故意命令大家一个一个地匍匐前进,大家的间隔必须在5米以上。

       这天晚上,我把大家整得个个头发凌乱,浑身泥土——有的身上还有牛屎,可让我深感意外的是,大家竟然是玩得异常的刺激和开心。一路路人马,拥着自己抓的特务,大呼小叫,兴致高得仿佛一蓬蓬移动着的火焰。他们围着我,一致建议:最好每个星期都举办一次这样的活动。我心想:哼,让你们如此开心的事,还是算了吧。

       大家开心,手中有权的人就不开心,事情往往就是这样。 

       只要想到那天晚上大家一个个兴奋得仿佛天真烂漫的幼儿园小朋友,只我一人,是那么的老谋深算用心阴毒,我就应该被那个主持词里面的所有纯洁一脚踹开!

       那时候我整人,更多的是采取政治手腕。谁不听话,谁敢不服,就不让谁加入红卫兵,共青团。那是政治挂帅年代,政治生命是人的第一生命,不能加入红卫兵和共青团,就意味着一个人没有政治生命。当大家在我手里创造条件加入红卫兵和共青团的时候,我则在创造条件加入中国共产党——谋求更高的政治生命。有了更高的政治生命才能拥有更高级别的权力。


       在我之前,我们那所学校还没有高中生入党的先例,我想创造奇迹。我正是怀着这样一种政治野心跟同学们打交道的。当然,表面上我说的都是要做革命事业优秀接班人要为共产主义而奋斗之类的漂亮话。 

       在我的意识中,同学们的表现,就是我的脸面,就是我的入党条件。记得进入高一的第一个学期,学校举办田径运动会,望着我们班的同学在绝大多数比赛项目中纷纷败北,我的脸色也越变越沉重,越变越严峻。我当时就想:运动会结束之后,我要让每一个同学都参加早锻炼!长得矮的让他练长跑,长得高的让他练短跑,长得瘦的让他练跳高,块头大的让他练投掷——我要根据每一个同学的不同身体件让他有针对性地参加到某一个小组中去,日复一日地去锻炼!我坚信,如此锻炼的结果,是一定能在以后的运动会把其他班的同学都打败!

       我的计划得到了班主任的支持。我的脸面也是他的脸面。手中有力的人,脸面都是相通的。 

       运动会结束后的第三天,我就开始实行这个计划。对于那些按时到校参加早锻炼的,我用红色粉笔将其名字写在左边的黑板上,迟到的,则用白粉笔写在右边的黑板上。敢于三次不来的,永久取消加入红卫兵的资格;敢于五次不来的,永久取消加入共青团的资格;对于那些入了团入了红卫兵的,则以将其评为落后团员落后红卫兵相威胁。 

       从此后,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学校的篮球场上,足球场上,单、双杠上以及跳高跳远的沙坑前,都活跃着我们班同学身姿矫健热气腾腾的运动身影。一天如此,两天如此,十天如此,天天如此,这种景象令学校领导深感惊讶大为感叹。

 
  感叹我有着非凡的组织能力和政治觉悟。

       我们的早锻炼,大多都是在公路上跑了数公里之后,跑到学校来的。到了学校之后再各自分组锻炼。为了让跑短跑的同学跑得快,对反反复复来来回回的跑不厌倦,我有时会让他们一男一女分成若干组,让男生背着女生比赛着跑。结果一个个跑下来,兴奋得面红耳赤,眼珠放光。我知道这样让他们锻炼,比让他们学习毛主席语录更能激发他们的热情,但我在开会总结的时候,却大讲学习毛主席语录是如何的提高了大家的政治觉悟、早锻炼积极性。 

       手中有权的人,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往往是南辕北辙恰好相反。

       随着大家运动成绩的提高,我们班的同学,一批又一批地入了团,入了红卫兵,在接下来学校举办的运动会上,我们班在绝大多数项目上都能取得绝对领先优势。在全县举办的男子万米长跑女子五千米长跑中,我们班获得名次的居然达到数十名之多!一个据说小时候得过肺结核的男生,经过长期早锻炼,一再获得全校万米长跑冠军,全县万米长跑亚军!当然,我自己也在四百米的赛跑中拿了冠军,并破了该项学校纪录。

       我一米七六的个子,不仅能跑,还能吹(吹笛子),不仅能写(写诗,写独幕话剧),还能画,这样的男生,如果说没有女生喜欢,那不可能。个别女生,她们暗暗地向我表达出的喜欢,在给我带来莫名愉悦的同时,也带给我莫大恐惧——我害怕她们的大胆行为会毁灭了我的政治前途。我告诉自己:不能让任何人将对我的喜欢变成大胆的行为,只要发现苗头,就必须毫无留情地将她们的喜欢消灭在萌芽状态之中!

       那时候的学校,是把学生中的恋爱视为资产阶级的腐朽生活方式来防范来批判的,我自己更是口口声声要防微杜渐决不让资产阶级思想对自己进行腐蚀和毒害,一定要用共产主义的道德规范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我还定期向学校党支部递交思想汇报——表示要自觉接受党的考验与检验。 

       这就害惨了那些喜欢我的女同学。她们的那种从心底里自然而然地萌生、流淌出来的情愫,应该说是非常的天然而本色——或者说,是非常的纯洁!只是她们万万没有想到,她们面对的这个道貌岸然且多才多艺的男同学,内心世界早已被太过强大的政治诱惑给践踏得污浊不堪尘土飞扬,在这样的内心世界支配下,他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做得出来。

       故意找碴子对其刁难、批评、训斥,如果没有明显效果,就将其评为落后团员,有职务的还把职务撤掉,一直到对方对我产生恨意,咬牙切齿地远远离开我,对我不构成任何威胁为止。这是不是一种伤天害理?这等于是对别人进行精神摧残啊!


       可就是这样,有人给我写的纸条,还是落到了党支部的手里。是有个女同学无意中将她写的纸条夹在作业本中,被数学老师发现了。那时候,群众的眼睛真的是雪亮的,是真的害怕有一个不纯洁的人混入党内。只是,我越是不纯洁——是怀着肮脏的个人目的对喜欢我的女同学进行打击、迫害(性质上,是可以用这种词的),在暗中考察我的人,就越是认为我纯洁。 

       他们是真的在暗中考察我。高中毕业前夕,学校党支部召开全体党员大会,专门讨论我的入党问题,我的介绍人在发言时说,数学老师将那个纸条交到党支部后,他们即开始对我进行密切观察和认真考察,最后他们终于得出结论:陈大超的共产义主道德品质良好”——等于说我很纯洁!当时就听得我头冒冷汗!好险,幸亏我心狠手辣,不然学校党支部怎么能批准我的入党申请!

       最后举手表决时,我看见齐刷刷的,大家都举起了手。只等报请城关镇党委批准,我的政治生命就会升格为中共党员谁能想到,接着就是毛泽东逝世,就是粉碎四人帮,就是——各级党组织根本无暇做新党员发展工作。那份包藏着我的见不得人的政治野心的《入党志愿书》,它是早已化作了尘土?还是仍然被封存在某个灰暗的角落?我愿它化作纸浆再生。那么洁白的纸,怎么能用那么不纯洁的思想或者说灵魂去玷污它。

       让我感到奇怪的是,同学聚会的主持词居然把过去的一切都说成是纯洁的,或者说,时至今日,他们也没有意识到我的不纯洁——并且还极力邀请我回去参加他们的回味纯洁享受纯洁的聚会,把我当作了他们中的纯洁的一员!

       呵呵,我的这些同学们,你们可真是太天真太纯洁了啊! 

       我觉得应该有人指责我才对,应该有人恍然大悟地说:呵,那个时候,我们同学中最不纯洁的就是陈大超!他应该向我们道歉,至少,他应该心生愧意!


       是的,我应该道歉,我应该心生愧意。如果有人那样指责我,我会虚心接受,甚至会真挚地拥抱他。因为那是一种极其宝贵的觉醒,那是对过去那种生活的极其宝贵的反思。

       好在我自己反思了——不,好在走上社会不久,我就被踩在了权力的脚板之下,被反反复复地践踏和侮辱,不得不在种种屈辱、痛楚中学会反思。 

       那种权力的脚板,既踩碎了我虚荣的外壳,也踩出了我心灵中的毒汁。我这才意识到,人与人相处最可贵的是平等——权力只能用来维护平等,而不能用来破坏平等。呵呵,我也最终意识到,这世上最大的不纯洁,就是对权力的疯狂迷恋和滥用权力的胡作非为——不论他们嘴上说的是多么堂而皇之!

        这些年我不知道是否有同学了解——我一直在苦苦地从权力的脚板下往外挣脱,我也一直在不断地从灵魂中剔除权力对我的毒害。或者说,我一直在从做人上的不纯洁走向做人上的纯洁。 

        这世上的人,有的是从纯洁走向不纯洁,有的是从不纯洁走向纯洁。纯洁,既可以与年龄有关,也可以与年龄无关。也就是说,一个有着不纯洁之过去的人,也可以为自己创造出纯洁的未来。有言道病树前头万木春沉舟侧畔千帆过,但愿我这个因为自己的不纯洁而伤害过他人肮脏过自己的人,能够干净彻底地洗清病树之影响挣脱沉舟之阴影,做一个精神、情感上越来越纯洁的人。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5972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