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第二十二回“橫海郡柴进留宾,景阳冈武松打虎”,成功地在许多人心中塑造了一个威风凛凛的“打虎英雄”武松形象。记忆尤深的便是上学时,老师课堂上给学生“灌输”这一观念的情形。然而逐渐成年后,重新翻开《水浒传》读到这一回时,却怎么也看不出武松和“打虎英雄”的关系,最多只是“打虎”的关系。

  要判断武松是不是“打虎英雄”,先要搞清楚他为什么“打虎”。根据原文描述,武松“前后共吃了十五碗”号称“出门倒”——也叫“透瓶香”的酒,要过景阳冈,酒家好心劝阻,武松却恶意揣度酒家动机道:“你留我在家里歇,莫不半夜三更,要谋我财,害我性命,却把鸟大虫唬吓我”。后来于山神庙前看到印信榜文才相信酒家的劝阻是好意的,然而想返回却碍于面子——“我回去时,须吃他耻笑,不是好汉,难以转去”,不得不继续前行。于是遇到“又饥又渴”的老虎,不得不反击进行自我防卫,结果饿虎不敌武艺高强的武松,最终命丧景阳冈。

  尽管武松打虎的动机并非“为民除害”,而是出于“自我防卫”,但这“自我防卫”的结果客观上起到了“为民除害”的效果,所以阳谷县百姓“迎喝将来,尽皆出来看,哄动了那个县治”,成了很多人心中的“打虎英雄”。从“动机”的角度看,武松绝对不是什么“打虎英雄”,但如果说“动机”这个玩意儿不好判断,只要其行为结果客观上是“为民除害”的,那么我们同样认同武松是“英雄”。那么我们不妨假设一下,如果打虎的不是武松,而是县衙,要知道武松只是一介平民,没有“打虎”的职责和义务,但是作为县衙,现在有老虎伤人事件不断发生,“打虎”可以说是它的职责与和义务,那么县衙履行自己的职责和义务去打虎,他们算“打虎英雄”吗?

  如果某些“心地善良”的朋友依然认为县衙打虎也算“英雄”,那么我们不妨再假设:被打死的老虎其实都是县衙豢养的。请问县衙去打死老虎还是“打虎英雄”吗?当然不是,这就跟“自己拉屎,自己擦屁股”一个道理,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跟英雄与否没一毛钱关系。然而如果现在有一大群人,为县衙打死县衙老爷们先前豢养的老虎而欢呼,并认为县衙老爷们是“英雄”,请问:这不是一件很可笑、很荒唐、很愚蠢的事情吗?然而就是如此可笑、如此荒唐、如此愚蠢的事,在我们这个时代层出不穷。

  远的不说,就说2月12号网路上有篇《中纪委打虎路线图:退休“老老虎”也被追责》的文章,被众多媒体转载。文中称“过去10年全国31个省份每年落马的厅官人数多在200人以下,但《南风窗》记者统计中纪委网站上公布的2013年15个省份纪委“反腐成绩单”便发现,仅这15个省落马的厅级干部已远超200人”。简而言之,就是这次反腐力度空前。于是我们在看看网民们的反应,随便摘录几个如下:

  1、 习主席万岁!

  2、 全国人民大力支持中纪委

  3、 党的政策暖人心

  4、 支持武松!!

  5、 好,英明!

  6、 支持王岐山为国清理垃圾,国人感动。

  因为该条新闻是百度“好123”网址导航,当日头条新闻之一,浏览量众多,评论也很多,但基本都是类似上面摘录的观点。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些网民评论,一方面我深切感受到中国民众对于“腐败”的厌恶,另一方面,仿佛看到了清装影视剧中,一群留着长辫的奴才,对着皇帝老儿三拜九叩,并高呼着“吾皇万岁,万万岁”的场景。

  前面我说过,从动机看,武松打虎算不得英雄,而且武松和老虎也只是一种“巧遇”的关系。但是中纪委和“老虎”的关系是这样吗?当然不是!那是他们的职责、义务,而且在职责、义务之外,还有一种“豢养”关系,或者至少可以说有“豢养”关系嫌疑。为什么这样说呢?证据呢?证据就在《中纪委打虎路线图:退休“老老虎”也被追责》这篇文章中。我随便摘录一段,如下:

  据接近中纪委的人士向《南风窗》记者透露,中纪委在查办案件上确立了“快查快结”的新思路。在上述被查的18名省部级高官中,有多人在短期内迅速结案,被移交司法机关。如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在落马后3个多月就被移送至司法机关,而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童名谦更是在落马半个月内便被移交检方。在李春城之后落马的倪发科、刘铁男、李达球、王素毅等人也早已移送司法机关。

  从这段文字我们首先可以得到一个信息,就是有18个省部级高官违纪被查处。百度百科告诉我们,我国当前31个省长(主席、市长)平均年龄为55.8岁,年龄最小的也是48岁的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胡春华。这个年龄、这个级别的官员,官场上少说也混了几十年了吧。官场混迹几十年的省部级高官难道是在2013年才突然违法乱纪,而又恰好被“刚正不阿”的中纪委及时“端掉”了吗?

  相信正常的脑袋瓜,都不会这么认为。我们随便看一下那段文字中被查处官员,例如倪发科。根据人民网2013年7月3号的文章《到底是谁拼命想保住倪发科》称“9年前就开始有人对倪发科进行举报,但是,持续举报4年之后的2008年,倪发科仍然安安稳稳地坐到了安徽省副省长的位子上。如今,事实证明倪发科的问题主要出在9年前主政六安市的期间,这说明,举报者的举报不虚。可是,为什么对于这些事实,拥有丰富反腐经验的有关部门,对此却视而不见呢?”就算做不到“明察秋毫”,就算勉强说得过去,对于长期“作案惯犯”也察觉不到吗?何况“作案者”被多次举报,却依然毫发无损又怎么解释呢?这不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放任、纵容吗?这不就是“豢养”老虎吗?

  其他落马官员情况也类似,除非落马官员“作案”时间全部都是2013年,否则我们是不是该问一下,过去那么多年中纪委及其下属机构都在干吗?为什么新一届的中纪委可以一下打掉这么多豢养的老虎,之前的中纪委呢?政府名义上不是有监督机制吗,那么这些老虎到底是谁豢养的?如何被豢养?现在还有多少老虎被其主子掩护着?老虎的主子能被打掉吗?如何才能杜绝老虎及其主子对百姓的伤害?

  这些问题是我读了《中纪委打虎路线图:退休“老老虎”也被追责》一文的疑问,我觉得中纪委以及中南海诸翁应该好好考虑这个问题,并给民众一个满意的答案。然而对于很多民众,我希望大家务必要搞清楚武松打老虎与中纪委打虎的性质区别及关系差异。也许互联网让“民主、自由、平等”成为了很多民众口中的“时髦”词汇,然而我希望其精神内涵能够深度到这社会民众的血液与骨髓,这样,我们距离自由、平等的社会才能更近一步!

  附:
    《中纪委打虎路线图:退休“老老虎”也被追责》,网易地址:http://news.163.com/14/0212/15/9KT3CU570001124J.html
    《到底是谁拼命想保住倪发科》,人民网地址:http://opinion.people.com.cn/n/2013/0703/c1003-22061729.html

2014年2月13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