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議報   記者 

 

201665日 華盛頓

63日,由於開會系統設置連同會議所僱用的技術公司WebEx的網站遭受來自中共黑客的攻擊而癱瘓,原定公民力量、共主義受難者基金會偕同全球支持中國暨亚洲民主化論壇、中國共和黨、獨立中文筆會、中國民主團結聯盟、民主教育基金會、人到中國,民主之家、香港民主促進會等組織,在華盛頓、富蘭克福、巴黎、舊金山、洛杉磯、悉尼、墨爾本、東京和香港設會場舉辦的紀念六四27週年國際電視連線會議被迫改變形式進行,致使除華盛頓主會場外的演講者無法發言,他們包括:在德國法蘭克福會場的原德國國防部副部長 Dr. Klause Rose Gabriele von Sievers-Sattle 的教授Roland Kühne、全球支持中國暨亞洲民主化論壇理事長費良勇、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作家廖亦武、藏人行政中央華人聯絡官洛桑尼瑪、內蒙古人民黨主席席海明、中國共和黨主席王策、維吾爾世界大會執行主席多魯坤.艾沙,法國巴黎會場的人權活動家Marie Holzman、記者Ursula Gauthier(郭玉,又名:高潔),澳大利亞會場的中國民陣副主席梁永燦、中國民聯主席鍾錦江,香港會場的1989黃雀行動總指揮陳達鉦、香港民主促進會會長甄燊港,日本東京會場的民主人權人士王進忠,舊金山會場的八九學運領袖方政、周鋒鎖,洛杉磯會場的維權律師夏鈞,以及紐約會場的維權律師滕彪、鐘錦化和八九民運的學生領袖王天成。其中陳達鉦、夏鈞兩位先生會後提供了講稿,此處先將他們的講稿補後發表。

 

 ~~

 

紀念六四全球視像會議上發言

陳達征

今年是六四”27週年,我們紀念這個日子是有意義的。我認為有三個意義:

第一、六四事件發生後的27年中,中國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無論在政治上、法治上、經濟上、民生上,都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六四事件的慘痛教訓,使政府到民間都在努力避免事件的重演,整個國民共識使悲劇的重演機會變得微乎其微。政府雖然沒有公開對事件進行道歉,但是據我所知,部的檢討和反省早就做過,維持國家穩定,集中經濟建設,改善人權狀態,落實民主施政,打擊貪腐等,已經形成長久持續的政策。國年輕人爭取民主的方式也轉為利用網絡對政府進行施政監督,大規模的街頭政治抗爭已經轉型為分散的,有具體議題的維權活動。推翻政府已經不是民間的普遍訴求,監督政府乃至批評政府成為新的常態。六四事件以後的國情客觀上使中國逐步走上更加符合國際規範的道路,只是在政治制度上和價觀上與西方的差異沒有消除,這就是今天我們仍然紀念六四原因之一;

第二、中國的民主進程是每一個中國人都需要關心和促進的,不能像香港的本土派人士所主張的去中國化,把中國的民主與香港的民主割裂開來,把香港人與中國人對立起來。香港的學生不參加六四紀念活動,甚至惡言咒罵支聯會,完全顛倒了香港人支持中國民主運動的初衷。秉承民運的宗旨,我們應該義無反顧地支持中國民主化,這樣對國家、對個人、對社會都有好處;

第三、海外民運組織和民運人士,這些年發生了很多山頭林立,矛盾對立,相互攻訐,見利忘義的事情,我看了很痛心。為何追求一個崇高事業的人,表現得不那麼崇高呢?是否這些人只是打著光鮮的幌子,穿著華麗的外衣,骨子里僅僅是為了爭權奪利呢?以民運作為敲門磚追逐利益,民主的價對他們而言有多少意義呢?我和香港支聯會當初冒著風險把大批民運人士搶救出來,就是為了給中國的民主運動留下種子,經過27年,這些種子成長得怎麼樣了?得我們反思。我們既然要促進中國的民主,反對專制,那麼我們應該首先把自己打造成一個樣板。我希望海外民運人士要團結,求同存異,形成一股力量,才能達到目的,否則只是別人眼裡的笑話和工具。

 

 

~~

 

夏鈞的講話稿:

 

先生、女士们,朋友们


首先,我感谢杨建利博士给这次宝贵的讲话机会!

 

借此机会,我感谢在27年前参加那场运动,反对贪污腐败,争取民主自由的人们!

 

感谢那些为中国实现民主宪政,一直坚持不懈,努力奋斗的人们!

 

早在3000多年以前,人类就有了比较成型的文化,开启了初始文明时代。300年以来,英、美、法、日等国家,先后实行了民主宪政的制度,开启了民主政治的新文明时代。中国在孙中山先生的领导下,推翻帝制,走向共和。但由于他的早逝,未能建立民主宪政的共和国。 

 

30年以来,世界民主浪潮波澜壮阔。这浪潮推动了苏联大帝国解体,使其初步转型成为民主国家,东欧各国也随之也实现了民主。还有南非、伊拉克、突尼斯、利比亚、埃及等国家也都实现了民主。叙利亚正在转型中。

 

国家转型的方式有和平和暴力两大类型。和平转型的国家有英、日、俄、东欧各国、南非、突尼斯、埃及等。经过暴力转型的国家有美国、法国、伊拉克、利比亚、阿富汗等。叙利亚转型仍处于战争中。美国和法国分别经过独立战争和大革命,才建立新国家和完成国家转型。这在那个时代是不可避免的。特别是法国大革命,给后世留下宝贵的经验,也留下惨痛的教训!

 

现在中国正处于大转型的前夜,已出现民主宪政的曙光。当前的问题已经不是能不能转型?何时转型?而是能不能实现和平转型?因为现在的武器先进,有巨大的破坏力和杀伤力!在国家大转型中,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面临严重的威胁!这是每一个推动社会进步,又爱惜生命和财产的人,都必须首先思考和回答的问题。

 

我们不是害怕死亡,而是要尽量减少死亡。苏联当政者与民主力量都吸取了中国“六四”天安门广场血的教训,对红场要求民主的群众,没有开枪和使用暴力。结果,这震惊世界的大转型和平完成,据说只死了几个人。

 

中国“六四”终结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也推动了俄国的和平转型。俄国人能做到的,中国人也能做到,而且能够做的更好。争取一个人都不死,一滴血都不流!“六四”的血已经流的太多了。

 

27年过去了,“六四”的伤口仍然在流血。这是中国实现民主宪政大转型绕不过去的一道坎。血债不必用血来还,也可以用爱心来化解,依靠正义和智慧可以跨越这道坎。杨建利博士领导的中国公民力量组织,推出了“寻找坦克人”签名活动,就是开启中国和平转型大门的一把钥匙。

 

在这签名活动中,可以让良知回归,为实现官民对话创造条件。只要官方肯认罪悔改,给“六四”伤亡者和家属抚恤赔偿。民方应该饶恕官方的屠杀罪行。有认罪才有悔改,有悔改才有饶恕,有饶恕才有和平,有和平才有幸福!

 

因此,我建议各民主运动党派,联合推动“寻找坦克人”的签名活动,使它成为一项长期广泛的活动。不但动员中国人签名,也动员世界各地的华人签名,还动员一切关心中国民主宪政事业的,关心世界和平的各国人签名。中国人民的灾难,也是世界人民的灾难,中国人民的幸福,也是世界人民的幸福。因为都是小小地球村的人,原本都是弟兄姐妹!

 

夏钧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总浏览量 117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6897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