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电力仅用350亿就占有三峡全部投资

作者:王维洛

1992年邹家华代表国务院向全国人大代表解释,三峡工程需要筹款的数目是投资额的一半,发电收入可以覆盖投资额的另外一半。筹资有多种渠道如发行债券、银行贷款、利用外资等。

国家审计署于2013年6月7日发布《长江三峡工程竣工财务决算草案审计结果》,表明三峡工程的财务审查尘埃落地,只发现了一些小问题。三峡集团两位老总调离算是问题处理完毕。对不起,笔者也轻信了国家审计署的审查。

对任志强的判刑说明,原来审计结果也可以翻盘的。必须对三峡工程进行再审计。不审不知道,一审吓一跳!虽然都是枯燥的数字,但是起码能回答一个问题:老百姓缴纳的1615.87亿元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到哪里去了?!

一、对不起,轻信了国家审计署

笔者曾答应黄万里先生,帮他看住三峡工程,所以也一直关注三峡工程的筹资、投资的数据。由于三峡工程是黑箱操作,所以透露出来的数据十分不完整,又有意不断地更改数据的定义。所以要找出全部的真相目前看来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根据2013年6年8日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国家审计署历时17年、投入了1400多人、翻阅了3.4万份资料、审计了2078.73亿元,编写了一份近万字的审计报告。3.4万份资料可以堆满两个房间。在此之前,审计署根据国务院要求,已经组织对长江三峡枢纽工程建设情况进行了5次审计、对输变电工程建设情况进行了1次审计、对移民资金使用情况进行了13次审计,共发现34.45亿元违规金额,移送有关部门处理76起违法违纪和经济犯罪案件,涉案的113人分别被追究刑事责任或受到党纪政纪处分。[1]由此看来,国务院对三峡工程的监管十分严厉,审计署长期、连续、多方位、全面的审计一直在进行之中。对一项工程如此的监管和审计绝对是空前的,可能也是绝后的。

2013年6月国家审计署公布了审计报告的结果(这是第20次审计结果),指出三峡工程在资金使用五个方面的问题:多结算工程造价3.57亿元;多分摊工程建设成本3.98亿元;少计应摊未摊的工程建设成本1.58亿元;三峡工程中因为建设管理不到位,导致增加投资8.08亿元;移民资金被挤占挪用等涉及金额2.79亿元。[2]2014年3月下旬三峡集团的两位老总被免职,[3]其中当时部长级的三峡集团董事长曹广晶是最年轻的中共中央候补委员,4月中旬被任命为湖北省非常委的副省长[4]。在中共十九大上,失去中共中央候补委员的资格,连党代会代表也没有被“选上”。

虽然笔者认为对三峡工程腐败案中的处置是避重就轻,比如曹广晶和李鹏女儿李小琳之间数目巨大的钱财关系没有交代清楚,但是还是轻信了国家审计署对三峡工程决算。也许是德国生活得太久。在德国通常一个工程经过了审计,就会认为没有问题了,即使之后浮现出一些资料证明可能有问题,也不能再对工程提出再审计的要求。

二、原来审计结果也可以翻盘的

2020年9月22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任志强作出宣判:北京市华远集团有限公司原董事长任志强于2003年至2017年间,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公款4974万余元;收受贿赂125万余元;挪用公款6120万元;滥用职权致使国有控股企业遭受特别重大损失1.167亿余元,其中国有股东华远集团财产损失5378万余元,任志强个人获利1941万余元。任志强的行为分别构成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数罪并罚,被判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百二十万元。[5]

长期以来笔者关心任志强的言行,不但是因为他的言行独树一帜,而且还因为任志强是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笔者也是上山下乡的知青。记得2011年任志强辞去华远集团总裁的时候,中共北京市西城区委就曾对任志强进行过离职审计,宣告任志强无任何经济违纪违法问题。[6]按照德国的惯例,任志强的“犯罪行为”应该是在2012年至2017年间发生的,而在2011年辞职之前已经被证明是清白的。

任志强的被判说明一个问题:在中国原来经过审计也不说明任何问题。这让笔者想到了国家审计署对三峡工程的审计,最后只查出需要整改的几亿元资金,问题不大。三峡集团的两位老总调离岗位,算是腐败问题处理过了。本以为经过国家审计署的审查的三峡工程应该问题不大。现在的问题是国家审计署对三峡工程的审计可信吗?

所以笔者以为,必须对三峡工程进行再审计。

三、三峡工程再审计的基础

对三峡工程再审计的基础是1992年3月21日邹家华在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做的《关于提请审议兴建长江三峡工程议案的说明》,报告对三峡工程的投资额以及筹款方法做了说明,中心内容是三峡工程国力能够承担,这是国务院对全国民众的承诺。

3.1三峡工程的投资额

邹家华说:三峡工程建设所需静态投资为570亿元(1990年价格)。其中,枢纽工程投资298亿元,水库移民投资185亿元,输变电工程投资87亿元。[7]这是官方以最为正式的方式公布的三峡工程投资额数字。

1988年/1989年三峡工程论证结束时,三峡工程造价有三个数:157亿元,361亿元和1908.68亿元。157亿元是动态投资额,361亿元是静态投资额,1908.68亿元是早建三峡工程的投资额。参加综合经济评价组、后来成为工程院院士的李京文于2014年12月6日在科技日报上撰文说:“当时(笔者注:应该是指1988年/1989年)我们预算整个工程建设需要资金1900亿元,后来结算时花了1850亿元,说明预算还是基本准确的。”[8]当时还有一个结论是,三峡工程建比不建好,早建比晚建好的结论。早建方案投资1908.68亿元,晚建方案投资1981.38亿元,不建节投资2018.78亿元。当年综合经济评价组得到的结论是:早建(方案)比晚建节省46.4%,早建比不建节省70.2%。[9]为了让象耿大娘这样的人大代表能听得懂的话,就改成:没有建比不建节省大半个三峡工程,早建比晚建节省小半个三峡工程。

3.2三峡工程资金的筹集

那么这些钱从哪里来?

邹家华说,三峡工程投资基数较大,但资金投入流程长,发电前资金需要量约为总量的一半左右。发电后的建设资金相当部分可以靠发电收入自筹,据测算,在建设期间可以发电4300多亿千瓦时,创利税近400亿元(当时上网电费按1千瓦时0.09元计算)。在工程开始发电以后靠自身和葛洲坝电站的发电收入基本上能满足建设资金的需要。因此,三峡工程建设资金筹措的关键,是解决发电前近300亿元(1990年价格)的建设资金问题,平均每年投入25亿元至30亿元,约占1992年全国基本建设总规模5700亿元的5‰左右云云。[10]

通过邹家华的解释,解决三峡工程570亿元的投资问题就变成了解决发电前近300亿元的资金问题,每年需要25亿元至30亿元的投资。

邹家华提出发挥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采用多渠道筹集来解决所需资金问题,具体有下面一些办法:

——适当提高葛洲坝电站发电电价;

——征收水电建设基金;

——债券;

——股票;

——贷款;

——利用外资等。[11]

邹家华说,三峡工程需要筹款的数目是投资额的一半,发电收入可以覆盖投资额的另外一半。而且是水涨船高,如果三峡工程造价涨了,相应的电费也会涨,发电收入也会涨。这也是刘国光等诸多专家所计算和建议的,刘国光认为只需筹集44%的投资额,其余可以通过三峡工程在建设期间的发电收入解决。[12]邹家华代表国务院的这个投资和筹款计划就构成对三峡工程审计的基础。

请读者记住邹家华的话:
第一:三峡工程需要筹款的数目是投资额的一半,投资额的另外一半来自三峡工程的发电收入;

第二:三峡工程投资额的一半可以通过征收水电建设基金、债券、股票、贷款和

利用外资等途径来筹集。

四、三峡工程审计的时间

三峡工程全部工期17年,可分三个建设阶段:

第一阶段是1993年至1997年实现大江截流;

第二阶段是1998年至2003年实现水库初步蓄水:

第三阶段是2004年至2009年实现全部机组发电。

根据三峡工程的三个建设阶段,审计的时间也分三个时间点:

第一时间点:2002年底,相对于2003年中开始发电。

第二时间点:2009年底,第一,三峡工程初步设计规划的26台70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至2009年底全部安装完毕;第二,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征收至2009年底;第三,自2010年1月1日起征收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用于南水北调工程和三峡后续工程。三峡集团拒不承认三峡后续工程和三峡工程有关。把审计的时间点定为2009年底,可以截然区分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和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

第三时间点:2011年12月底,国家审计署的截止时间是2011年12月底。

五、第一审计时间点(2002年底)

根据《中国三峡建设年鉴》2003,截至2002年底,三峡工程完成投资896.311255亿元。[13]

三峡工程1993年至2002年共筹资910亿元,其中
——国家投入资本388亿元(42.64%);
——国家开发银行贷款269亿元(29.56%);
——企业债卷(余额)140亿元(15.38%);
——国外出口信贷及国际商业贷款37亿元(4.07%);
——国内商业银行中短期贷款76亿元(8.35%)。

国家投入资本388亿元,应该是征收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

国家开发银行从1994年至2003年每年为三峡工程提供贷款30亿元,总额300亿元,贷款期限15年,利息高低并未公布。

企业债卷:从1998年到2002年底共发行5期三峡债卷,发行总额160亿元。至2002年底余额140亿元。三峡工程发行5期企业债卷,发行规模越来越大,期限越来越长,投资者由个人投资者为主向机构投资者为主转变。最初发行10亿元,后来发行单笔50亿元;最初发行期限为3至5年,2002年推出20年超长期限债卷,到期时间是2022年。

国内商业银行中短期贷款:1998年与中国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交通银行签订贷款总额为110亿元人民币的授信协议,为二期工程提供可靠保证。贷款期限三年,滚动使用,借新还旧。这个数额到2002年底并未全部使用,数额为76亿元。

国外出口信贷及国际商业贷款:指1997年9月2日三峡工程左岸电站14台水轮发电机组招标,引进协议金额达11.2亿美元的长期信贷,包括7个国家提供的出口信贷7.2亿美元和两个商业银团贷款4亿美元。

结论:截至2002年底,三峡工程筹资910亿元,完成投资896亿元,筹集资金总数略高于投资额,说明三峡工程未出现资金短缺问题,这主要得益于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在筹资910亿元中,388亿元来自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占42.64%(388亿元占完成投资额896亿元的43.29%)。筹资的途径与邹家华所说基本相同,唯一缺少的是通过发行股票筹资。当时三峡工程还没有一台水轮机组投入发电,发电收入为零。至2002年底,三峡工程完成工程投资额的约一半,与邹家华的估计基本符合。

六、第二时间点2009年底

根据《中国三峡建设年鉴》2010[14]的三峡工程固定资产投资完成情况,截至2009年底三峡工程总投资15921618.07万元(即1592.161807亿元)。

根据《中国三峡建设年鉴》2010,自开工至2009年底累计到位资金如下:

项目

数额(单位:万元)

换算为亿元

比例%

资金到位

21113491.52

2111.349152

100.00%

其中

——三峡专项基金

11156612.52

1115.661252

52.84%

——银行贷款

3128989.00

312.898900

14.92%

——利用外资

841009.00

84.100900

3.98%

——三峡企业债卷

3450000.00

345.000000

16.34%

——其他资金

2536881.00

253.688100

12.02%

与2002年底到位资金的详细程度相比,截至2009年底的数据不如前者明了。

三峡专项基金1115.661252亿元,应该是征收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占52.84%,所占比例增高;

银行贷款312.898900亿元是国家开发银行和其他商业银行的贷款,占14.92%,所占比例降低;

利用外资84.100900亿元是进口水轮发电机组和其他设备的国外出口信贷及国际商业贷款,占3.98%,数额增加,所占比例基本保持不变;

三峡企业债卷345.000000亿元是发行的企业债卷,数额增加,所占比例基本略有增加;

其他资金253.688100亿元,占12.02%,来源不明。笔者推测,应该是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购买已经投产的水轮发电机组。

截至2009年底三峡工程累计到位资金2111.349152亿元,三峡工程的总投资1592.161807亿元,到位资金高于总投资519.187345亿元。这519亿元用到什么地方去了?

三峡工程建设基金1115.661252亿元占到位资金的52.84%,成为主要支柱。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占总投资1592.161807亿元的70.07%,承担了七成的投资额。邹家华说过,三峡工程筹资部分约为三峡工程总投资的一半,而且可以通过多种渠道来筹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占总投资的七成,这就超过了国务院的承诺。

如果读者还记得邹家华的报告,那么还有两项资金尚未计算在三峡工程到位的资金之内,这就是葛洲坝电站的发电收入和三峡工程的发电收入。这是当初国务院认为是支撑国力可以承担三峡工程资金需求的主要支柱。

从2003年三峡工程发电以来,截至2009年底三峡工程共发电3683.72亿千瓦小时。[15]按每千瓦小时0.25元计算,共计发电收入920亿元。三峡工程的发电收入全部计入三峡工程的资金内,因为三峡工程发电的运营费用、包括管理人员的工资等等,在三峡工程建设期间,全部计算在三峡工程的造价之中。

目前不能确定的是,葛洲坝电站的发电收入是否已经纳入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根据邹家华报告的内容,应该没有计算在三峡工程建设基金之内。葛洲坝电站设计装机容量为273.5万千瓦,多年平均年发电量157亿千瓦时。[16]从1993年到2009年底共计17年,总计发电量2669亿千瓦小时,共计发电收入667亿元。对于葛洲坝电站的发电收入则需要扣除运营费用,只计算发电收入利润。按运营费用60%、利润40%计算,葛洲坝电站的发电利润为267亿元。

截至2009年底,三峡工程发电收入与葛洲坝电站的发电利润共为1187亿元。加上已经到位的资金2111亿元,三峡工程共有可使用资金3298.93亿元,约3300亿元。

如果其他资金253.688100亿元,是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购买已经投产的水轮发电机组,那么这253.688100亿元应该从三峡工程共有可使用资金约3300亿元中扣除,三峡工程的可使用资金约3046亿元。

结论:截至2009年底,三峡工程可使用资金约3046亿元,三峡工程的总投资仅为1592.161807亿元,三峡工程可使用资金高于总投资约1454亿元。这1454亿元资金到底流入谁的口袋之中?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占总投资1592.161807亿元的70.07%,承担了七成的投资额。

回到邹家华的报告,三峡工程在建设期间的发电收入可以解决总投资的一半。三峡工程建设资金筹措的关键,是解决发电前的另外一半。三峡工程的总投资为1592.161807亿元,总投资的一半约为800亿元。从累计到位资金表中可以看到,通过国家开发银行和商业银行的银行贷款312.898900亿元,利用外资84.100900亿元,三峡企业债卷345.000000亿元,基本可以总投资的一半的需求,即便有缺口,也是很小的、短期的缺口。在三峡工程的投资和筹资平衡中,原先应该承担一半投资的三峡工程在建设期间的发电收入,并没有投入三峡工程建设,这是违背国务院对全国人大的承诺,这是政府欺骗全国人民的行为。

七、第三时间点2011年12月底

2010年10月三峡集团董事长曹广晶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三峡工程总投资预算2039亿元,实际总投资1800亿元。[17]

2013年12月20日三峡集团公司环境保护委员会顾问王儒述在“三峡工程与生态环境研讨会”上说:1992年国家批准的三峡工程建设的静态投资概算为900.9亿元,当时并未考虑资金消耗中有物价指数的变化和银行利息消耗等,后追加900亿元,最终三峡工程动态投资达到1800亿元。[18]

根据国家审计署2013年6月7日公告的《长江三峡工程竣工财务决算草案审计结果》,截至2011年12月底,三峡工程建设资金投入2072.76亿元,包括枢纽工程871.95亿元、移民资金856.53亿元和输变电工程344.28亿元。[19]减去输变电工程344.28亿元还剩1728.48亿元。

如果粗略计算,枢纽工程约900亿元,移民资金约900亿元,合计1800亿元。与曹广晶、王儒述所说的1800亿元基本相符。

国家审计署又说:截至2011年12月底,三峡工程建设资金投入2078.73亿元。其中:三峡工程建设基金1615.87亿元,占投资总额的78%;向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出售发电机组收入350.31亿元,占投资总额的17%;电网收益再投入110.69亿元,占投资总额的5%;基建基金等专项拨款1.86亿元。在建设过程中,通过国家开发银行贷款和发行企业债券等筹措的资金,目前已全部偿还。此外,在移民搬迁安置中,国家还通过相关政策给予了资金支持。

在这里三峡工程建设资金投入2078.73亿元,与前面所说的三峡工程建设资金投入2072.76亿元,有5.97亿元的差额。这是国家审计署在审计过程中的调增和调减结果:[20]

调整后的三峡工程竣工财务决算如下表(单位:亿元):

项   目

决算草案

金额

调减

调增

调整后金额

合   计

2078.73

7.55

1.58

2072.76

其中:枢纽工程

873.61

3.24

1.58

871.95

     输变电工程

348.59

4.31

0

344.28

   移民资金

856.53

0

0

856.53

    注:按照任务和资金“双包干”原则,本调整不涉及移民资金。

国家审计署在报告中说,在建设过程中,通过国家开发银行贷款和发行企业债券等筹措的资金,目前已全部偿还。这是撒谎!彻头彻尾的撒谎!前面已经提到,国家开发银行给三峡工程的每年贷款30亿元是长期贷款,贷款期限15年,不可能已经全部归还。三峡工程发行企业债券,部分也是长期债卷,期限20年,也不可能已经全部归还。还有国外出口信贷及国际商业贷款,根本不可能已经全部归还。

下面是中国三峡建设年鉴2009年提供的筹资组成和审计署提供的2011年底的筹资构成的对比:

 

2009年底

筹资(亿元)

 

2011年底

投入(亿元)

资金到位

2111.349152

 

资金投入

2078.73

——三峡专项基金

1115.661252

 

——三峡工程建设基金

1615.87

——银行贷款

312.898900

 

——银行贷款

已经还清

——利用外资

84.100900

 

——利用外资

已经还清

——三峡企业债卷

345.000000

 

——三峡企业债卷

已经还清

——其他资金

253.688100

 

——出售发电机组收入

350.31

 

 

 

——电网收益再投入

110.69

 

 

 

——基建基金等拨款

1.86

——发电收入

???

 

——发电收入

???

——葛洲坝收益

???

 

——葛洲坝收益

???

这个对比说明一个问题,国家收取了巨大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为了保持三峡工程的收支平衡,就把已经筹集到的来自国家开发银行和其他商业银行的贷款、三峡集团发的企业债卷和国外出口信贷及国际商业贷款掩盖起来。这样,征收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1615.87亿元,构成了三峡工程建设资金1728.48亿元(包括枢纽工程871.95亿元、移民资金856.53亿元)的93.49%!!!

在国家审计署在报告中,对三峡工程的发电收入以及葛洲坝电站的发电收入只字未提,而这应该是承担三峡工程的主要资金来源。

截至2011年底三峡工程共发电5310.35亿千瓦小时。按每千瓦小时0.25元计算,共计发电收入1327.59亿元。三峡工程的发电收入全部计入三峡工程的资金内,因为三峡工程发电的运营费用、包括管理人员的工资等等,在三峡工程建设期间,全部计算在三峡工程的造价之中。

葛洲坝电站多年平均年发电量157亿千瓦时。从1993年到2011年底共计19年,总计发电量2983亿千瓦小时,共计发电收入745.75亿元。对于葛洲坝电站的发电收入则需要扣除运营费用,只计算发电收入利润。按运营费用60%、利润40%计算,葛洲坝电站的发电利润为298.3亿元。

截至2011年底,三峡工程发电收入与葛洲坝电站的发电利润共为1625.89亿元。国家审计署并没有这笔收入计算在内。为什么国家审计署不把这笔资金计算在内?可能是因为向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出售发电机组获得了350.31亿元资金。在2009年底的审计中也有一笔高达253.688100亿元的其他资金。

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于2002年9月,至2011年底一共花350.31亿元人民币购买了三峡工程的26台70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葛洲坝电站的水轮发电机组也归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所有。

结论:截至2011年底中国百姓缴纳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共达1615.87亿元,承担了三峡工程造价1728.48亿元的93.49%。截至2011年底,三峡工程发电收入与葛洲坝电站的发电利润共为1625.89亿元。按照邹家华代表国务院所做的报告,解决三峡工程发电后的建设资金相当部分可以靠发电收入自筹。所以应该用发电收入1625.89亿元来归还征收的三峡工程建设基金1615.87亿元。

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通过用350.31亿元的低价“购买”三峡工程的水轮发电机组,将1615.87亿元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占为己有。国家审计署在审计报告中掩盖了这个非法占有。

八、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用350.31亿元占有了三峡工程的全部投资

为了作实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非法占有,把这个审计工作再深入一步。

根据国家审计署的报告,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用350.31亿元人民币购买了三峡工程的26台70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葛洲坝电站的水轮发电机组也归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所有。

那么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投资了350.31亿元人民币的资金形成的国定资产又是多少呢?

《正确认识长江电力的折旧》一文指出,水电行业的投资巨大,水电资产最后的价值是摊入前期费用、建设管理费用,移民费用,设计费以及建设期间利息费用等全部费用的。水电行业的固定资产形成基本可以到建设投资的95%甚至更多。一般建设期利息和移民费用要占到投资的30%甚至以上。三峡工程固定资产主要包括大坝、水轮机、辅助建筑以及设备等等。其中的两个大块是大坝和水轮机。[21]

可见,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投资了350.31亿元,获得的不仅仅是26台70万千瓦的水轮发电机组,而是整个枢纽,包括大坝、水轮机、辅助建筑以及设备等等。

根据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年度报告,公司资产总额约1584亿元(158,385,026,444.24元)。[22]用350.31亿元的投资获得1584亿元的总资产!这样的好事到哪里去找?!

一般认为,水电行业的固定资产形成基本可以到建设投资的95%。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1584亿元的总资产,是1615.87亿元三峡工程建设基金的98%。从老百姓那里征收的1615.87亿元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全部成为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资产。

同样从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每年的折旧计算中也可以看出其中的猫腻。还是根据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年度报告,2011年公司营业总收入207亿元(20,700,377,511.27元),其中净利润77亿,费用130亿。在130亿元费用中包括了折旧60亿元!

《MBA智库百科》是这样定义的:折旧是指资产价值的下降,指在固定资产使用寿命内,按照确定的方法对应计折旧额进行系统分摊。[23]

比如一辆卡车资产价值200万元,经济使用寿命10年。按照平均年限法,10年折完,这样每年的折旧为10%。

2011年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资产为1584亿元,折旧60亿元,折旧率为3.79%,相应的平均经济使用寿命仅为26.4年。有文章指出,三峡大坝的经济使用寿命为45年,水轮机组的经济使用寿命为18年,还有的设施经济使用寿命更短。[24]

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用350.31亿元的投资,创造了一份资产,它的每年折旧高达60亿元。只用差不多六年的时间就可以全部获得投资的全部。三峡工程的高额折旧费,又给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带来许多税务上的好处,可以少缴很多税,同样也给公司带来巨大的现金流。这是曹广晶与李小琳肮脏交易的关键。

江泽民、李鹏等说,三峡工程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意指三峡工程的经济使用寿命在一千年以上。中国许多的专家们告诉老百姓,三峡工程的经济使用寿命起码在500年以上。如果真是这样,三峡工程每年的折旧又能是多少?

三峡工程是一个充满谎言和罪恶的工程。就是国家审计署也无法将三峡工程洗白!

【注释】

[1]记者张棉棉马喆:审计署发布三峡完整审计公告审计发现五方面问题,2013年6年8日,中广网,中国之声《新闻纵横》,http://china.cnr.cn/yaowen/201306/t20130608_512775825.shtml

[2]国家审计署:长江三峡工程竣工财务决算草案审计结果,2013年6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http://www.gov.cn/gzdt/2013-06/07/content_2421795.htm

[3]记者冯庆艳:三峡集团一二把手敏感期被免职曾对举报不作为,华夏时报,2014年3月27日,http://hb.sina.com.cn/news/n/2014-03-27/1548155436.html

[4]南方网:港媒:三峡集团两位被免职高层将履新职,2014年4月8日,刊登在搜狐网,http://news.sohu.com/20140408/n397913237.shtml

[5]《任志强涉嫌贪污、受贿等,一审被判18年》,观察者网,2020年9月22日https://www.sohu.com/a/420029999_115479

[6]安德:烈任志强涉四大罪少了最关键的一罪?rfi,2020年9月11日,https://www.rfi.fr/cn/%E4%B8%AD%E5%9B%BD/20200911-%E4%BB%BB%E5%BF%97%E5%BC%BA%E6%B6%89%E5%9B%9B%E5%A4%A7%E7%BD%AA-%E5%B0%91%E4%BA%86%E6%9C%80%E5%85%B3%E9%94%AE%E7%9A%84%E4%B8%80%E7%BD%AA

[7]邹家华:关于提请审议兴建长江三峡工程议案的说明,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1992年3月21日,收在《中国水利年鉴》1993年,水利电力出版社,北京,1993年

[8]李京文:我参加过的最民主科学的论证,科技日报,2014年12月5日,刊登在中国工程院网,http://www.cae.cn/cae/html/main/col35/2014-12/26/20141226171253145459717_1.html

[9]潘家铮:三峡工程论证情况,收在三峡工程论证领导小组办公室:三峡工程专题论证报告汇编,1988年12月,内部文件

[10]邹家华:关于提请审议兴建长江三峡工程议案的说明,第七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1992年3月21日,收在《中国水利年鉴》1993年,水利电力出版社,北京,1993年

[11]同上

[12]刘国光:兴建三峡工程是我国国力能够承担的,人民日报,三峡工程论坛,1992年2月20日,收在《中国水利年鉴》1993年,水利电力出版社,北京,1993年

[13]中国三峡建设年鉴社:中国三峡建设年鉴2003,2003年,宜昌

[14]中国三峡建设年鉴社:中国三峡建设年鉴2010,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主管,中国三峡集团公司主办,中国三峡集团公司宣传中心出品,2010年,宜昌

[15]三峡工程的历年发电量如下:

2003年:86.07亿千瓦时;

2004年:391.59亿千瓦时;

2005年:490.90亿千瓦时;

2006年:492.49亿千瓦时;

2007年:616.03亿千瓦时;

2008年:808.11亿千瓦时;

2009年:798.53亿千瓦时;

2010年:843.70亿千瓦时;

2011年:782.93亿千瓦时;

2012年:981.07亿千瓦时;

2013年:828.27亿千瓦时;

2014年:988.10亿千瓦时;

2015年:870.07亿千瓦时;

2016年:935.33亿千瓦时;

2017年:976.05亿千瓦时;

2018年:1016亿千瓦时;

2019年:968.8亿千瓦时。

三峡工程历年发电量的数据来源:2003年至2016年,参见:孙天任:今天如何评价黄万里对三峡工程的担忧?https://club.6parkbbs.com/finance/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022280

2017年:王自宸:三峡电站2017年发电超过976亿千瓦时,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政府网,2018年1月9日,http://www.gov.cn/xinwen/2018-01/09/content_5254762.htm

2018年:李帅:三峡工程晒出2018年运行成绩单,北极星电力网,2019年1月9日,http://news.bjx.com.cn/html/20190109/955168.shtml

2019年:三峡工程2019年总结:全年发电量达968.8亿千瓦时,中国新闻网,刊登在能源新闻网,2020年1月8日,http://www.energynews.com.cn/show-55-18975-1.html

[16]参见:长江电力对葛洲坝电站的介绍,https://www.cypc.com.cn/cypcweb/cypc/20161221000018.html

[17]男式老榆头:三峡水电站,2012年8月26日,http://blog.sina.com.cn/s/blog_7c33262001014sca.html

[18]观察者网综合中新网、新华网消息:三峡工程已收回投资成本,观察者网,2013年12月21日,https://www.guancha.cn/economy/2013_12_21_194190.shtml?web

[19]国家审计署:长江三峡工程竣工财务决算草案审计结果,2013年6月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http://www.gov.cn/gzdt/2013-06/07/content_2421795.htm

[20]同上

[21]浪漫小短线:正确认识长江电力的折旧,发表于2009年12月14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bbeb830101nhn3.html;同样内容参见:正确认识长江电力折旧的特殊性,https://xueqiu.com/3167081651/22175348rfi

[22]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2011年年度报告,2012年4月25日,http://file.finance.sina.com.cn/211.154.219.97:9494/MRGG/CNSESH_STOCK/2012/2012-4/2012-04-27/905032.PDF

 

[23]《MBA智库百科》,折旧,https://wiki.mbalib.com/wiki/%E6%8A%98%E6%97%A7

 

[24]浪漫小短线:正确认识长江电力的折旧,发表于2009年12月14日,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bbeb830101nhn3.html;同样内容参见:正确认识长江电力折旧的特殊性,https://xueqiu.com/3167081651/22175348rfi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