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近来,中共和港府联手在香港实施全面管治权,自由的香港已面目全非、风声鹤唳。前众志核心成员黄之锋、周庭和林朗彦被判刑入狱;支持反送中的报界大亨黎智英被拘捕且拒绝保释;民主派议员许智峰被迫逃亡英国,其银行账户被冻结。更早些时候,前香港学联主席、众志创始人的罗冠聪被迫逃亡,12名害怕北京秋后算账的年轻人逃亡台湾途中海上遭截,被押送中国审判。12月7日,香港警方又逮捕了香港大学三名学生,罪名是他们上个月在校园里曾经打出港独的旗子。

面对香港的沦陷,西方国家纷纷伸出援手,为港民提供庇护。与此同时,也对中国和香港官员进行制裁。8至11月份期间,美国连续制裁了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和中国派驻香港最高官员骆惠宁等。12月7日,美国国务院对充当“橡皮图章”举手表决通过“港版国安法”的十四位中国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实施制裁,冻结他们在美资产,禁止他们及其家人入境美国,所有与美国银行有关联的金融系统的交易统统阻断。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解释制裁14位中国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理由是,他们“一致通过北京当局用以打压任何批评者以及逮捕敢于反对北京镇压政策的港版国安法”,他们一致支持剥夺香港四名泛民议员的资格。美国制裁中共高官同日,欧盟最高外交事务代表博雷利表示,“欧盟严重地意识到,香港处境日益败坏,言论自由和多元化遭到严重威胁。”英国国会要求动用英国版《马格尼茨基法》制裁香港和中国官员。

面对国际社会的制裁和谴责,中共在扬言报复的同时继续加大对香港民主人士的打压。12月8日,香港警方又拘捕了8名民主派人士,包括3名前立法会议员胡志伟、朱凯迪及梁国雄,新任民阵召集人陈皓桓以及多名区议员。

目前,美国政府正处于新旧交接之时,但中美对抗并没有和缓的迹象,相反战火还在继续蔓延。

法新社评论说,美国加码制裁北京,恰恰发生在川普团队与未来拜登政府差不多一致认为“中国是全球民主最大的威胁”的时刻。上星期五,华盛顿废除了中国出资的所谓“文化交流活动”,美国认为这些名义上的文化交流实质上已成为北京的“宣传工具”。一周前,美国决定大幅度限制中共党员及其直系亲属赴美签证,有效期从原来的10年缩短为1个月。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明确指认中国是美国的头号战略对手。美国国家情报总监拉特克里夫明确表示,中国是对全球民主自由的最大威胁。法新社认为,美国政界越来越对北京充满敌意,北京欲与拜登政府和解的希望恐怕要破灭。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不管是华盛顿精英,还是最广泛的民调,“所有的都对北京不信任”。拜登已经表示,他将维持川普政府对北京的贸易关税,面对北京,拜登似乎只有强硬一条路。拜登所不同于川普的是,他将联合民主国家同盟,共同制约北京。

香港已经成为中国与西方解不开的结,其原因在于香港的反抗运动挑战了中南海的权威和激怒了当权者。中共对香港失去了耐心,不顾“一国两制”的政治承诺,霸王硬上弓对香港实施二次回归和全面管制。习近平是带着红色帝国梦上台的,他要兵不血刃统一台湾成为中国的统一之父,要成为世界领袖与美国分庭抗礼。但香港人打碎了他的梦想。用一国两制为诱饵实现台湾统一已经不可能,唯一有效的道路就是强权,用武力统一。香港人使“一国两制”的蒙汗药失效,中共不得不扯下这块遮羞布。香港的巨变使沉睡在绥靖政策迷梦中的西方世界惊醒,他们突然发现一个满血复活的新法西斯帝国正站在它们面前。

余茂春指出,香港不单纯是美中两国的角力点,香港问题反应的是中国和整个世界之间的对立,是中共背弃了对全世界的承诺。香港是中国政府政策的牺牲品。在香港问题上,美国没有党派纷争。涉及香港的种种法案,在美国国会是一致通过的,美国总统只是顺应民意签署了法案,所以美国行政当局与立法部门在香港问题上看法是相同的。不管拜登入主白宫或川普继续留任,他们对香港政策不会有任何实质改变。

中国与西方解不开的第二个结就是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政策。

如果说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爆发出乎中南海的意料,使其进退失据,征服新疆维吾尔人则并非习近平头脑发热,而且多年处心积虑。他认为,新疆少数民族问题是中国内政,外国人管不着。对待维吾尔人只能你强我比你更强,你狠我比你更狠。刀锋所向,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中共2014年就开始建立新疆再教育营,这些被中共称为“去极端化培训班”或是“教育转化培训中心”。有统计数字显示,尽管新疆人口仅占中国人口总数的1.5%,但每五个被逮捕的中国公民中就有一个来自新疆。有十分之一的维吾尔人失去了自由。在一些敏感地区,被关押人数比例甚至占到了区域人口的四成。根据国际非政府组织从卫星图观察的结果,2014年当年,中国新建成的类似监狱和集中营的建筑物面积,从之前的每年二三十万平方米增加到六十万平方米,2018年更增至近一百四十万平方米。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称有“可靠情报”,证明中共在新疆的集中营秘密囚禁百余万维吾尔族人。“再教育集中营”内的酷刑虐待行为普遍,而这些人并没有被起诉任何罪行,亦无法通过任何法律途径维权。

中共限制维吾尔中小学学生、大学生、公务员、干部进寺礼拜,信仰宗教;限制维吾尔家长在自己家庭向自己儿女传授伊斯兰信仰,并鼓励儿女举报父母宗教行为;收缴维吾尔人家庭私人收藏《古兰经》及其他伊斯兰教读物以及维吾尔家庭礼拜毯等。

中共限制新疆一切中小学使用维吾尔语教学;企事业单位公务员、职工也都必须讲汉语,不得在工作场所使用维吾尔语。农历新年期间,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穆斯林被要求过春节。各类维吾尔文版宗教、历史、政治、文学书籍正在被收缴、下架。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将维族女人穿戴罩袍、男人蓄须等行为,与极端主义相提并论,并加以禁止。

中共以打击‘双面人’为借口,以各种名义指控抓捕、判刑著名维吾尔知识分子、作家、文学艺术家、诗人和歌唱家等。维吾尔人权发布一份报告,表示中国当局在新疆大规模关押维吾尔知识份子,目前已知有338名大学教授、记者、编辑与歌手被关在再教育营中。

对不服从、表达不满、反抗的维吾尔人,无论男女老少,无论是以何种形式表达反抗,一律抓捕;轻则重刑,重则当场以恐怖分子之名枪杀,或者强迫失踪。中共通过这种滥杀无辜企图威慑其他维吾尔人、杀鸡儆猴;告诉维吾尔人:出路只有一条,或者接受同化、奴役,做顺民,反抗、表达不满将被抓捕、消灭。

但习近平不明白的是当今已经是21世纪,人权高于主权已是文明世界的常识。二次世界大战中的犹太人集中营和种族灭绝一直是西方世界难以愈合的伤口和耻辱。可以说,新疆维吾尔人被迫害的惨痛事实也是触发香港反抗运动的重要原因。港人不愿意维吾尔人的今天变成香港的明天。

余茂春说,新疆维吾尔人有较强的国际社会的联系,中共要找借口来镇压,只能说是恐怖主义,但这个说法站不住脚。中国政府以前把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也说成是恐怖主义分子,但达赖喇嘛作为宗教领袖,是绝对反对暴力和恐怖。即使有少数人采取了法律外的恐怖行为也不代表所有维吾尔人应该被中共残酷镇压。中共对维吾尔人的镇压首先是打击精英人士,例如教授、医生、记者、编辑和学者之类的人。所以,中共最怕的根本不是极为少数的恐怖主义行为,而是维吾尔人的民族意识和宗教信仰。中共对所有有组织的宗教团体都抱有深深的敌意,包括伊斯兰教、基督教和法轮功都是如此。种族灭绝有国际标准,有严格的法律界定。凡是以种族、宗教或不同社会团体而来对整个团体进行镇压,都可以列在种族灭绝的范围之下,因为他采取的政策是一刀切,是全方位的,不论大人小孩或信仰层级差异,都当成镇压对象。这是界定种族灭绝的重要标准。

综上可见,香港和新疆维吾尔族是中国与西方国家两个解不开的死结,他们纠缠在一起。中共对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使香港人惊恐不安,因为香港在中共的眼里与维吾尔族并无区别。2018年中国国防大学教授徐焰曾形容香港是中国最坏的地方,比台湾更坏。他们都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们都与西方有着紧密的联系。这两个死结决定中国和西方的关系难以缓和,冲突会不断加深。因为这两个死结的背后是极权与自由民主的尖锐对立。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