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世超为多倫多支持中國民運會創會主席

今年是“六四”廿周年。除了中国大陆之外,全世界许多地方都会举办活动纪念”六四”。为什么我们要纪念“六四”呢?

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曰在北京天安门附近发生的六四事件,或更正确讲,六四屠杀,牺牲的学生和市民肯定有几百人以上。最近,当时的学生领袖之一封从德先生,经过调查访问很多当事人,估计六四牺牲的人数有三千人以上。我相信,不管是几百还是几千,绝大多数人都会同意,“六四”是一场历史悲剧。我们每年举办“不想回忆、未敢忘记”的“六四”纪念活动,就是因为我们相信,如果我们不从历史中吸取教训,历史悲剧就会重演。

虽然毛泽东做了很多错事,但是我是相信他下面的两句话的,即“人民眼晴是雪亮的!”和“镇压学生运动的,绝无好下场!”

我更相信中国当时的及现今的领导人也是相信这两句话的。所以,他们非常害怕六四真相被公布出来。所以他们千方百计污蔑静坐绝食的学生为暴徒,并继续掩盖、甚至删改这段历史。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共现政权,要在六四黑夜里才敢屠城,在六四屠杀二十年后的今天仍不敢让天安门母亲们公开悼念她们被屠杀的儿女,至今还不敢让大陆的人民在互联网上讨论六四,至今不敢正式公布到底有多少学生、市民、甚至解放军被杀。

如果如中共所说镇压有理,为什么他们这样害怕人民讨论六四呢?如果他们真的相信自己屠杀学生是对的,为什么不在天安门广场正中央建立一个巨型纪念碑,来纪念“六四”死去的解放军、以歌颂他们救了共和国的“丰功伟绩”?

如果中共政权肯在廿年前听取学生们反贪污、重教育的呼吁,实行真正的政治改革,容许反对的声音。让人民有真正监督、制衡政府的权利,让人民有宪法规定的言论自由、新闻自由。四川地震由于贪官贪商建的豆腐渣学校倒塌,而造成成千上万的年青学生无辜丧生的悲剧,就有可能不发生。去年因贪官贪商的毒奶粉事件,造成上千上万的受毒害儿童的悲剧,也有可能得到避免。

我们不希望六四悲剧、豆腐渣学校的悲剧、毒奶粉及其他黑心食品的悲剧,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演。这就是我们要纪念“六四”的原因。在中国国内还不能公开纪念“六四”的今天,我们在这里有公开纪念“六四”的自由,难道我们不是有责任继续公开举办或参加纪念六四的活动吗?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2172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