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邪恶之徒最好的帮助,是让他改恶从善,改邪归正,成为正人君子;对野蛮之国最好的拯救,是让它化野从文,由黑向明,成为文明之国。

—东海曰

作者手书的对联

这是一条东海律:罪孽与苦难正相关,罪孽越深,苦难越重。罪孽是苦难的内因。任何个体和集体的苦难,包括家庭、家族、种族、民族、国家、社会乃至人类的苦难,都有其内在的原因和相应的罪孽。

为什么不说罪孽与苦难成正比?因为某些苦难与罪孽无关,所谓无妄之灾。或者说,某些苦难并非来自现实和现世的罪孽。兹不详论。

五四至今,百年浩劫,这是有史以来苦难最深重的百年,也是罪恶最深重的百年。

百年来,无数中国人的工作、奋斗和牺牲,不仅无价值,而且负价值负意义,是播邪、作恶和造孽。他们越是努力,社会就越野蛮和黑暗。

因为他们习惯于为虎作伥,为极权主义大厦添砖加瓦。这座极权主义巨型监狱的建设维持,是几代中国人流汗流血共同努力的结果。至少四代中国人为此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无数人献出了良知、青春和生命。

迎神容易送神难。把神改为邪神恶魔,这句老话同样成立,而且迎之更容易,送之更难。把邪神迎进门,让恶魔附上体,特别容易,欲送之,那就千难万难了,非付出惨重代价不可,九死一生脱几层皮不可。

极权主义就是那样的邪神恶魔,认同、赞美、支持、拥护就是欢迎邪神恶魔的人,都是种大恶因,造大恶业者,品尝相应恶果、遭受相应恶报就是理所当然的。

从政治层面看,韭菜是镰刀培养起来的,没有镰刀就没有韭菜;就道德和因果的层面言,镰刀是韭菜感召出来的,没有韭菜就没有镰刀。不少韭菜一辈子最高追求是变成镰刀;不少韭菜骂镰刀,不是反对镰刀,而是恨自己当不成镰刀。

极权社会,作恶者、助恶者、幸灾乐祸者和漠然旁观者,施害者和受害者,特权阶级和弱势群体,各有各的因果,各有各的报应。

可憾可忧的是,时至今日,每天每天,依然无数人从事着遮民之眼、防民之口、奴役人民、抵抗文明的工作和事业,无数人一辈子努力地害人害己,既有害于他人、社会和国家,也有害于自家和子孙后代!

苦到深处,不是毁灭,就是觉醒和抗争。

启蒙良知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文化启蒙,包括自我启蒙和他人启蒙。所有正知正见正确的思想文化意识形态,都有助于良知启蒙,唯儒家文化效果最佳,三正性最高故,对良知的认证最为正确圆满故。启蒙良知即拭去蒙在良知上的尘土,使之觉醒过来,光明起来。

一种是悲剧启蒙,苦难启蒙,包括人祸启蒙和天灾启蒙。如果说文化启蒙是一种唤醒,灾难启蒙则是惊醒和痛醒。极权主义是应劫而来,应社会共业的感召而来,某种意义上说也是奉天承运而来。如果说儒家是以道德光明和政治文明唤醒人类,极权主义就是以邪说恶制和人祸浩劫惊醒和痛醒人类。

当然,躺平未必是良知的觉醒,更不是真正的抗争。但躺平现象的出现,意味着弱势群体的一种局部性、表层性觉醒,不失为一种觉醒的前兆。

面对极权主义,奴隶的表现因人而异,概乎言之有三:抗争者,三帮者,躺平者。抗争之态度有温和抗争与激烈之别,抗争之性质有正义与非正义之别。批判是思想性抗争。三帮者,包括帮凶帮忙帮闲,包括积极主动帮和消极被动帮。三帮者就是前面所说的负价值负意义工作者。

现中国最多的依然是抗争者甚寡,三帮者最多,躺平者渐多。

躺平者,既不三帮,也不反抗,又不完全顺从,这是近年来出现的一种特殊现象。三帮者身心皆奴,抗争者身奴心不奴,躺平者非奴非非奴,比抗争者不足,比三帮者有余。躺平现象可称为非抗争不合作运动,或者废人式不合作运动。虽然也有点不合作的味道,与非暴力不合作运动不可同日而语。

顾则徐厅友说:“躺平,在古典时期就是相忘于山水之间。相忘于山水之间,向来是华夏文化最优秀的元素之一。表面消极懦弱,其实乃是积极之保守刚毅。”这是古典式躺平,高人雅士的躺平,非马邦弱势群体所能及也。

马邦人的躺平是走不动也站不起的躺平,具有十无特点:抗争无力,立足无地、脊梁无骨,现实无奈,前途无望,生活无趣,六神无主,一事无成,无依无靠。没有保障的贫穷,看不到头的苦难,无法反抗的不公,缺乏生趣的生活,深入骨髓的厌倦和绝望。这就是无数弱势群体的生存环境和精神状态,这就是躺平主义泛滥的土壤和气候。

最从容的躺平是孔明式的躺平,没人三顾,就在茅庐里自得其乐高卧不起;最豪迈的躺平是东海式的躺平,一息尚存,就在青山下忧天骂鬼狮吼不息;最潇洒的躺平是古典式的躺平,高枕无忧,诗酒山水中悠然逍遥梦蝶游仙;最绝望的躺平是马邦人的躺平,不敢站不敢动不敢言不敢怒,萎缩在铁屋里悄悄等死!

躺平者当然比三帮分子好得多,但仅仅躺平是远远不够的。正人君子人文化人应该进一步,对极权主义进行理直气壮的抗争和如理如实的批判。苍生绝望争平躺,正是英豪怒挺时!

因为罪孽是苦难的内因,远离灾难痛苦最根本的办法,就是不犯罪不造孽;解救苦难最根本的办法,就是忏悔赎罪,尽量消除罪孽;让人尽量避免犯罪造孽,让人积极主动忏悔赎罪,则是救苦救难的根本大法。

这就是文化道援。道援天下的方法,一是行道,推行和实践王道政治;一是传道,传播和弘扬中道文化。文化道援须双管齐下,一是说真理、赞正行、扬正义,二是辟邪说、距詖行、放淫辞,两者同归于正人心,下则正民心,上则正君心,正官心,正知识分子之心。

论德智,精英群体高于民众,又以知识精英最高。相比政治精英,知识精英没有受到权力的污染。这是正常社会的常态。但在马家社会、尤其是马左社会,情况正好相反,精英的德智低于民众,又以知识精英最低。

换言之,马左知识分子是最坏的,比贪官恶吏更坏。故各国马左知识群体包括毛左,命运和下场是最坏的。马左时代,各国马左知识分子受害深重,死伤狼藉,有的国家知识群体几乎被群体灭绝,实属咎由自取。

不仅知识群体,任何群体坏到深处,邪恶到深处,都很容易招来群体性灭绝的命运,包括家庭、家族、民族和各种宗派学派。灭绝的方式因群而异,因罪而异,或被自己人灭,或被外人灭,包括被外部正义力量和被邪恶力量所灭,或被天灾所灭。群必自绝而后人绝之。人不绝之,天亦绝之。

对邪恶势力最根本的拯救,是促使它们改邪归正、改恶从善。这八个字,也是它们自救的不二法门。小惩大诫,小人之福也;受批而改,恶人之福也,特权阶级之福也。尔等不畏批判则大罚至,无动于批判的武器,就难免受到武器的批判和各种天灾人祸的惩罚。

极权主义,邪恶之大者也。批判极权主义,对于弱势群体和特权阶级,都是一种仁道主义的大爱和拯救。可不可能是一回事,应不应该又是一回事。论应然,人民、国家和中共都是儒家拯救的对象。东海多次强调,批判极权主义之邪说、恶制和罪孽,既是儒家不可推卸的责任,也是对特权阶级最大的仁爱和最好的拯救。

马列主义、社会主义道路,既是彻头彻尾的邪路,也是独具两背五反特色的绝路。两背者,既违背中华文化和文明,也违背民主自由和西方文明。五反者,反人权、反人性、反人格、反人民、反人道也。

无论是归于仁本主义还是自由主义,都必须首先去马,即抛弃马主义社会主义。儒家化固然最佳,民主化也不错。两条道路都是阳关道,于吾民是枯木逢春的新路,于吾国是否极泰来正路,于中共是山穷水尽之后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活路。

姚洋《儒家政治:当代中国政治的理想原型》一文说:“马克思主义无法解释1978年以来中共施行的改革和经济政策,也无法与中国普通民众的世界观相融合。如果承认儒家政治是中国治理的理想原型,中国的政治体系就将拥有坚实的哲学基础,而且也与普通中国人的心理倾向达到一致。”

这段话不错。78年以来的政治经济模式,非儒家非西方,亦非正宗马家所能认同,四不像。但有必要说明,这个模式并未跳出马政马制的框架,属于马家修正主义。儒家化是马帮的最佳选择,自由化次之。只忧其邪径依赖太深,不再具备断尾求生的能力也。

极权社会,六极普遍,弱势群体固然苦不堪言,特权阶级也是苦海无边,没有希望。每个人都要为政治无道埋单。弱势群体和特权阶级埋单的方式不一样,但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特权阶级的代价更加沉重和长久。

它们一时的富贵猖獗,是对祖宗德泽的无度消耗和子孙福祉的恶性透支,其代价是自绝于天理,自绝于人道,自绝了未来并遗祸于家人和子孙。

这是一条东海律:特权阶级和弱势群体,既是道德共同体,也是命运共同体。上面烂货横行,必然愚弄弱势群体;下面蠢货成群,最有利于特权统治。两者相辅相成,同归于恶,各有恶因恶业恶果恶报。故自古以来,凡是民不聊生的时代,很快就会官不聊生。庶民大众苦难越深,统治阶级后患越重!东海严厉批判极权主义,深入揭示其害人害国的恶果和害家害己的苦果,堪称最根本的启蒙和救度。

根据因果律和道德逻辑,空前腐恶的特权阶级和利益集团,必有相应的恶果和苦果。然弱势群体的苦比较外在,易知易解;特权阶级的苦比较内敛,难知难解,唯圣贤君子知之,知道它们普遍思想反常,精神变态,后患深重,下场堪忧,余殃不断。严重者往往抑郁成疾,痛不欲生。

君不见,从延安至今,无数血淋淋的事实昭彰于世,因果历然。近几年来,马官群体自相残杀和自杀行为又有所加剧。东海有诗叹曰:其一、腐恶奸邪世莫儔, 拜权拜物几时休。马邦特色又一最, 衮衮诸公爱跳楼。其二、可悲可恶可忧伤,怪事多多是马邦。 唯有一桩差可乐, 纷纷领导跳楼忙。

注意,差可乐云云,诗语耳,何尝真可乐哉?跳楼的领导们,本来可以成为中华好儿女。它们以害民害国始,以害家害己终,与广大弱势群体一样都是受害者,同样可悲悯!

唯特权阶级的苦,弱者一般不得而知,外人一般不得而知,只有它们自知。或许,它们的自知也有一个不短的过程。君子是先忧后乐,它们则先乐后苦,越来越苦。等到乐尽苦来,往往回头无岸,只能打碎牙齿和血吞、一条邪路走到黑矣!

其实,真想回头,未必无岸,真想自救,未必没有办法。权力尚在时,可以惩善扬恶继续造孽,可以随波逐流苟且偷安,也可以扬善惩恶建立奇勋。若能于民于国建立重大功勋,自可去垢自新,重新做人,更新自家命运,福泽子孙后代。

随着反腐运动不断推进,官场风险度越来越高,贪官恶吏又到了集中赎罪的时候了。有哪些赎罪和立功立德方式?最好的方式是什么?我以为,只要是敬天保民,有利于敬德利用厚生、庶之富之教之的工作和事业,都有大功德。

其中最大的功德,是为复兴儒家文化尽心尽力,为儒家事业的发展壮大献计献策贡献力量。以儒为本,就是道德上以仁为本,政治上以民为本,就能重做中国人。

马帮作为一个整体,或已丧失断腕自救的能力,但不影响特权阶级中某些个人立功立德自救救人,只是机会转瞬即逝也。

2021-5-30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