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焦国标

余东海

 

最近一男一女发声动物凶猛,女叶檀,男焦国标。

 

叶檀说梦碗粥“在替所有人担罪”,焦国标力挺叶檀的言论并且强化之,说“那些拒绝承认梦碗粥没为他担罪的人,都是叛国罪。那些借故辱骂叶檀、宣泄对叶檀仇恨的人,都犯了寻衅滋事罪。这就是我的立场和态度”云。

 

东海闻此非人之言,大为之憾,焦国标这个人在我心目中算是彻底没了。特此追忆前尘往事,以示悼念。

 

认识焦国标,始于2005他那篇著名的炮轰某某部文章。东海于2004年3月亦有《关于撤销某某部的建议》,比《讨伐某某部》早些,可谓英雄所见略同。2005年我作有四手七绝:《当代圣贤颂—献给高xx、焦国标们》其三曰:万雪千霜肆逞凶,吾华犹有丈夫雄。九龙狂客千秋傲,也向诸君鞠一躬。

 

2005年东海《忍看英雄沉黑狱,共将悲愤诉同胞—-关于要求释放政治犯的呼吁书!》中曾引焦国标的话:“一切政治犯都是冤案,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因为在文明政治的逻辑里根本就没有政治犯”云。

 

2006年8月飞雄来函中提及:“藤彪与焦国标今日到了高家,摸清了高妻仍在家中居住,让我一颗石头落了地。两头彪真勇敢。”可见当时焦国标之关心时事、关心志士的勇敢热情和在自由群体中的声望。

 

2006年,我与焦国标共同受邀请参加澳大利亚某会,都未能成行。文思君公开发表的《赴“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前夕致东海一枭先生》记载:

 

“两月前,收到《中国自由文化运动》首届年会邀请函,知先生也在受邀之列。我不胜幸喜,认为这回可以与先生彻夜长谈、开怀畅饮了。不想先生又受阻扰,不能成行。同时受阻的还有著名的思想者孙文广教授、著名学者焦国标先生”云。

 

后来飞雄与国标产生激烈争论,我在《孟子,汉奸的祖师爷!》一文中曾就郭焦之争表明态度,反对郭对焦的严厉指控。郭对焦曰:“已直接践踏了我们社会的基本价值–对国家对民族对主权的认同,对人格对尊严对大节的持守,已将自己降低到了人的底线以下”云云。

 

在2008年的《零八宪章》中,焦国标和我都是首批联署者。

 

对焦国标某些观点也很不认同。2008年9月有《焦国标,你住嘴!》一文指出:“专制主义把人毁成专制愚民,神本主义把人毁成宗教愚民。看了焦国标《三鹿何掺假?只因心中无神》一文(苹果日报2008-9-20),不由得长叹,又一个好好的正常人和值得尊重的自由人被毁了。”

 

2008-10《焦芽败种尚能芽否?——复litiejun1900兼示东海原粉丝们》又严厉批评:“爱不是空洞的,爱也不能借造谣诬蔑来体现。如果焦国标热爱中华民族,就不应该诬蔑中华文化。焦国标将撒谎、造假、欺诈等人类共同的不良习性栽在中国人身上,而且栽成中国文化的基因,这是对中华文化的恶意诬蔑!这样的热爱,中华民族、中国人民消受不起!”

 

一晃十几年,江湖重逢,焦国标成了@焦国标书法Gallery。他说:

 

“有位网友是古典文献学博士生。他写信给我:他的博士论文与《四库全书》有关,文本阉割问题是研究重点。‘其实今之审查制度比乾隆之時,有过之而无不及。’封建时代之经学与今之马克思主义,实为一脉相承。‘兩千年的思維慣性不換,奴性永遠也清除不盡。’什么是专业眼光?这就是!这才是真博士!”

 

东海痛批:无知混扯!经学唯仁,马学唯物;经学民本,马学党本,哲学观政治观价值观都截然不同。说儒家奴性,对儒家的义理、历史和古今儒家君子群体的表现一无所知。焦国标真浑人也!

 

不知何时,双方添加了微信。偶尔见到焦国标错误言论,批判毫不留情。

 

2017年11月,焦国标说:“东海和黎鳴二位必有一假,或全假,必不可同真。”东海曰:未必,也许黎鳴反儒与东海弘儒一样真诚,是真诚地认为儒家就是万恶之源。应该说,东海和黎鳴二位必有一错。谁对谁错孰是孰非,有赖于良知判断和法眼辨别。文化人不能作出正确辨别和公正判断,未免有愧于文化二字。

 

又说:焦国标斥儒家与马家“一脉相承”,将儒家与奴性一钩同挂,是特色自由派的惯技。殊不知古今中外各种文化体系中,儒家最重视道德强调人格,儒家群体最没有奴性最富有浩气。无知不可怕,无知而自以为是信口雌黄,对中华文化、历史和圣贤胡攻乱击,这就可怕了。东海当年与自由派渐行渐远,要因在此。

 

又说:焦国标堪称全盘西化和美国中心主义的标本,政治文化制度宗教,一切都是美国的好,一切都要向美国看齐。此派政治文化立场都与马帮相反,但在诋毁儒家文化、攻击中华圣贤、抹黑中国历史方面,与马帮不谋而合。

 

焦国标微信发言不多,只说要办书院,并热衷于推销他的柳叶体书法。2018年3月为之推荐了一下:

 

焦国标君原来热衷于政治批判,其名文《xxxxx》在海内外风靡一时。曾几何时,焦君疏离思想界,变身书法家。其布局、落款皆别出心裁,其字更是不法古不师今,随心所欲,自成一体,唯略嫌纤巧耳。因飘逸秀细状似柳叶,可称为柳叶体。

 

偶尔谈书艺。吉字从士从口,但上面的士也可写成土,两种写法皆可。吉字两横的长短因时而异,先秦同样长短,唐宋上短下长,宋元上长下短。一般隶、行则“土”,楷书则“士”。焦国标说:土口不吉士口吉。我说:士口土口皆吉。土者生养万物,口者滋养生命并言说真理,有土有口,吉祥莫大焉。

 

2019年11月,东海出下联:有所不为,有所必为。朋友圈应对者数十,较优者三,其一就是焦国标,对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此语出自范仲淹《岳阳楼记》,意谓不因外境好坏、自己得失而喜悲。《岳阳楼记》接着说:“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君子置之度外有所不为者,个人得失也;挂之心头有所必为者,天下忧乐也。不过,焦国标的思想和品德似乎都发生了突变,其悲喜忧乐已与家国天下无关。

 

对焦国标某些正确言论也予以肯定。2018年7月说:

 

“焦国标认为,蒋经国先生的一个历史性失误是没有“把以清算国民党和以台独为旨趣和纲领的政治团体屏蔽在竞技场之外”,不无道理。不过我认为,蒋经国更大的失误是,未能将蒋介石晚年的中华文化复兴运动延续之、提升之,最终从三民主义回归中华文化,将台湾建设成为中华文明复兴基地。”

 

不过,焦国标变成纤薄巧媚的柳叶体书法家之后,正确言论越来越罕见,我对他也越来越失望,几乎不再关注。不知道什么时候,其人已从东海微信圈消失。

 

今日见其力挺叶檀的荒谬言论,发现其人良知已死。肉体身如何,完全不值得关注了。呜呼哀哉,就此别过!想起当年飞雄同道对他的指控,不由得赞叹飞雄的先见之明。2021-8-9余东海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首发北京之春

总浏览量 333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041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