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仁主义和唯物主义—-东海客厅论哲学

余东海

 

1924年,泰戈尔访华,于5月在清华学校发表演讲,林徽因、徐志摩是陪伴他左右的随行翻译。凝听公众号《泰戈尔清华讲演:请远离物质主义的毒害》中,泰戈尔深刻指出唯物主义的危害,希望中华民族不会为其所害:

 

“但是我却不能相信你们是纯粹唯物主义的,我不能相信在地面上任何的民族同时可以伟大而物质主义的。我有我的信条,也许你们愿意叫作迷信,我以为凡是亚洲的民族决不会完全受物质主义的支配。”

 

非常不幸的是,泰戈尔美好的愿望彻底落空。反儒崇马,欲不自绝于天道和人道,欲不完全受唯物主义的支配,不可能也。

 

唯物主义即物本主义,其世界观、道德观、政治观、历史观无不以物为本。物本主义培养出来的必然是拜物教徒,即物质主义小人,物奴。物奴最容易沦为极权主义分子,即权奴。权奴弱势的时候,奴性最足,必是最乖巧的奴隶奴才;权奴得势的时候,恶性大发,必是最狠毒的特权阶级。

 

物本主义导出来的政治必然极权,意味着多重性的劫夺,包括对财富、自由、尊严和生命的劫夺。马家以党主制让人丧失自由,这是人权之劫;以公有制让人丧失财富和财产权,这是财富之劫;让反对派受到各种迫害,让信奉者作出各种牺牲,这是生命之劫。以唯物论让人物化,这是人性之劫。

 

马家教育儒家教育针锋相对。后者是仁本主义教育,扩充四心,改良习性,克己复礼;前者是物本主义教育,泯灭良知,解放人欲,恶化人性。后者培养圣贤君子,前者培养物质小人和极权恶人。现在儒家来复,但依然饱受限制,没有言论自由和一定程度的教育自由,儒家民间教育动辄得咎,根本无法顺利展开。

 

几十年来,无数人强调要重视教育,加大教育投入,但普遍忽略了一个问题:以什么学说为第一学科?这才是教育领域更加重要、最为关键的问题。以马学为第一学科,只能培养物奴权奴。那么,越重视教育,越加大投入,政治问题越严重,社会苦难越深重,不知伊于胡底。

 

物眼盲心瞎眼,观察、判断正常人事,必然错误乃至颠倒。马帮外交曾有一个重大误判,以为中国有巨大的市场,美西必不舍得放弃。这就是典型的物本主义思维,完全昧于道义人性,以物化之心,度人本之腹,能不差之千里乎。人本主义虽非中道,不失正常,不违人道,非物本主义所能望尘也。市场勾引、物质诱惑和利益收买,有效也有限也。

 

我曾指出现实世界有善恶三道。三善道是佛本主义,道本主义,人本主义;三恶道是物本主义,恶性神本主义,民粹主义。仁本主义是中道,也是善道,最善,可以涵盖三善道而超越之。

 

政治上有三化,儒化优于西化,西化优于马化。儒化是走仁本主义道路,价值中道化,政治王道化,制度礼乐化,经济民有化;西化是走人本主义道路,价值人道化,政治自由化,制度民主化,经济私有化;马化是走马列主义、社会主义道路,价值物本化,政治极权化,制度党主化,经济公有化。

一些学者不明马学和西学、马化和西化的本质性区别,误将两者同等看待。有厅友认同孟晓路的观点,说“孟晓路先生认为,西方唯物教有三宗,曰科学宗,自由宗,马列宗。都是唯物主义的衍生品”云云。

 

科学主义、民主主义、平等主义属于马列主义范畴,可以说成物本主义的衍生品,共同点是既不知人更不知天。自由主义则植根于人本主义,知人而不知天。昧于天道固为大憾,立足人道则值得肯定。孟晓路不明物本主义与人本主义之别,不明正邪,不辨敌友,混淆是非,自误误人,不可不深省反思也。

 

马化是最彻底的地狱化。天堂地狱,论德不论物,唯仁不唯物。正善家国,贫穷也是天堂;邪恶社会,富裕也是地狱。正善之家,即使贫弱也会富强起来;邪恶之国,即使富强也有限而短暂。甚至越富强越容易衰败,灾难深重,后患无穷。

 

无儒社会,有望自由化;反儒社会,只能极权化。这就是马帮必然成功、必然取代国民党的文化原因,最根本因。一个社会反常到反儒的程度,就成了蛊社会,任何毒性不足的东西都站不住脚的。

幸福的国家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国家各有各的不幸,文明的政治都是相近的,野蛮的政治各有各的野蛮。人类所有政治形态中,只有仁本主义和人本主义两种形态属于文明范畴。仁本主义政治即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最文明;人本主义政治即自由政治和民主制度,次文明。仁本主义国家最幸福,人本主义国家次幸福。

 

其它政治形态有神本主义、佛本主义、物本主义、君本主义、党本主义、国本主义、族本主义、社会主义等等,都是野蛮的政治和不幸的国家。物本主义导出来的极权主义,恶性神本主义导出来的极端主义及恐怖主义,统称为两极主义政治,是最野蛮的,其统治的国家和地区是最不幸的。

 

现中国就堕落在物本主义和极权主义的泥沼中。将吾民吾族从中提拔出来,重新回归中道文化和信仰,是对吾民吾族最好的拯救。

 

这也是儒家群体不可推卸的历史性责任。道统高于政统,天爵高于人爵,学术高于政治。儒家不能象汤一介那样,躲躲闪闪地缩在政治后面,甚至反对政治化。汤一介被强扯着向前走的那幅照片,颇有象征意义。这方面吴光、蒋庆两位先生就与汤一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们才是今时今世儒家的模范和光荣。东海恭谨地追随于两位先生之后,追随于各位致力于辟马弘儒的真儒之后,不敢不勉。

 

儒家就应该走在时代的前面,披荆斩棘,筚路蓝缕,为社会先导,为政治开路,为人民开蒙启昧。这是天道对儒家群体的历史性要求,是君子的天职,君子证知天命,享有天爵,获得天相,就要尽心尽力,恪尽天职。2021-8-8余东海

首发于民主中国https://minzhuzhongguo.org/default.php?id=90802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039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