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议报 https://yibaochina.com/?p=244631

国几千年帝制中的君王在很多人心目中几乎是独裁霸权的代名词。不过在文化的故纸堆中,可以发现历代皇帝的某些传统值得发扬光大,其中一条就是自责謝罪昭告天下。

据史学家统计,中国皇朝史上有七十九位皇帝下过二百六十多份“罪己诏”。所谓“罪己诏”,是君主面对让黎民百姓受苦受难的天灾人祸,为反省自己的政务过失错误而颁发的诏书,向天地忏悔向百姓致歉。这些帝王虽贵为九五之尊,自认朕即江山社稷,但对天地神明尚怀敬畏之心,并非斗天斗地之辈,故有“罪己”——归罪于自己一说,并形成文字公告天下。

有人认为古籍中最早的“罪己”文书应推《尚書》的《汤诰》。公元前1600年商汤伐夏得胜,以天命大义昭告宇内,在批判夏桀“灭德作威”的同时,表明“罪当朕躬,弗敢自赦”,“予一人有罪,无以尔万方”的惶恐,开创了最高领导自我批评的先河。而第一份正式的“罪己诏”出自公元前二世纪“圣君典范”汉文帝刘恒之手,他自认面对水旱疾疫之灾“愚而不明,未达其咎”,“朕之政有所失而行有所过”。

这类罪己诏书至少表示了以往统治者对草民的谦卑,并非永远正确一言九鼎横行四海。比较杰出的如汉武帝刘彻,晚年面对群臣自责“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决定“弃轮台之地,而下哀痛之诏”,在“轮台罪己诏”中总结历史教训,表明不再强硬好武“扰劳天下”,而是“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推行怀柔养民的基本国策。明景泰帝朱祁钰说“君失其德,臣失其职”也很诚恳。火药库大爆炸后“木匠皇帝”朱由校下达圣谕,称“敬天悯人,朕勿敢替;祖宗法严,朕何敢私”,告誡内外臣工“协心并力通融樽节”,“勿挟纵横之术荧惑万世人心”。崇禎帝一生六下罪己詔,称“死无面目见祖宗于地下”。清順治皇帝可算明君,二十四歲去世,辛苦打理朝政十年,无论軍國大事还是宮中杂務,頗多建树。染上天花病毒後自知不起,召親信撰擬遺詔,全面檢討亲政以來十四条“罪状”,自认“國治未臻,民生未遂”,自责“厚己薄人,益上損下,乃不自省察,罔體民艱”。

在历代众多皇上的罪己诏书中,当然不乏言不由衷的政治表白。最可笑的是1900年西逃途中慈禧太后以光绪皇帝名义颁发的大清最后一份“罪己诏”,对皇太后垂帘听政,独断专行导致国难只字不提,完全推卸了老佛爷的误国责任。

1916年袁世凯大总统的撤销帝制令,可以视为中国近代史上最后一篇“罪己诏”。袁世凯宣告所有筹备帝制事宜立即停止,“庶希古人罪己之诚,以洽上天好生之德,洗心涤虑,息事宁人”。号召主张帝制者与反对帝制者“务各激发天良,捐除意见,同心协力,共济时艰,使我神州华裔,免同室操戈之祸,化乖戾为祥和”,用《汤诰》所言,称“万方有罪,在予一人”。读来不免有少许感动。

皇权废止,共和出世,民主光照。不知什么原因,中国天子的“罪己诏”在上世纪失传。现代领袖既不称皇也不呼帝,依然英明而且伟大,喜欢山呼万岁。只是再也不给百姓认错道歉了,诏书绵绵,决不罪己。嘴上不愿意说,更不会写出来昭告天下。有人私底下还扬言“任何时候我都不下罪已诏”。惜乎哀哉。中国皇帝们的优良传统,何日归来。

( 2022年1月27日美国)

【议报首发,转载请带上来源和链接】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631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