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6日上午,李曰垓老先生突发心肌梗塞,医治无效,不幸离开了我们。他的逝世,是中国民主力量的一个重大损失,所有了解他的人,无不感到悲伤、惋惜。“右派”人士自己编辑的小册子《往事微痕》说他是“右派”维权中走在前面的一个人,称“他是昭通的旗帜,云南的旗帜,不,全国的旗帜!”

我是在工作中认识李曰垓老先生的,虽然认识还不到一年,但是因为志趣相投,很快就成了知心朋友。2009年,我所在的单位承接了昭通市一个工业项目的可行性研究任务,大概是9月的一天下午,业主和我们参加设计的工程人员一起讨论问题,会议上有一位年近70的老者,个子不高,体型清瘦,短短的头发泛着淡淡的银光,可是他声音洪亮、精神矍铄。虽然他不是搞技术出身的专业人士,但他对工作的热情和认真,足以弥补他在专业知识上的不足,因此,这个单位的董事长专门聘请他来负责筹建工作。老人家在会上侃侃而谈,对我们所需要的有关厂址的地理、交通、水文、气象条件等情况作了详细的介绍,参加会议的人,无不对他肃然起敬。这个老人就是李曰垓,我就是在这次会议上第一次认识了他。那次会议结束后,大家就各自回家了,我们之间没有作更深入的交谈。

不久我们到工程所在地进行现场踏勘,车到昭通,李曰垓老先生来接我们,他带我们到了现场。现场是紧靠山脚的一片斜坡旱地,老人家和我们一起爬高下低,其精力之充沛、行动之敏捷,令所有在场的人啧啧称赞。在返回市区的车上,我和老先生坐在一起聊天。当汽车经过市中心一座毛泽东的大理石雕像时,这块巨石勾起了老人家对往事的回忆。

李曰垓,男,1941年12月23日出生,16岁就被打成了“右派”,成为中国“反右运动”中年龄最小的“右派”。按照法律规定,年满18岁才具有公民资格,因此也才能独立承担法律责任。16岁的少年李曰垓被打成“右派”,是对所谓法律的绝妙讽刺,证明了独裁统治下是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法律的。斯大林不是也把14岁的少年投入了监狱吗?对独裁统治者来说,法律就是他们客厅里的家具,想怎么摆放就怎么摆放。

李曰垓的母亲是小学老师,在上学之前就辅导他读完了小学三年级的课程,因此他13岁就初中毕业了。1955年,正是共产党急需人才的时候,那些拿枪杆子的人大多数都没有文化,而有文化的成年人又因为在所谓的“旧社会”混过,政治上不可靠,得不到共产党的信任,因此未满14岁的李曰垓就被招进了昭通专署当机要员,负责保管文件、电报、档案。前后三年,工作认真负责,没有发生过任何差错。1957年“反右”运动开始后,他是在单位领导三番五次要求机关职工给共产党提意见的情况下,才在会议上发言的,没想到这就成了把他打成“右派”的铁证。其实,他被划为右派并没有什么“反党”言论,而是因为目睹了当时昭通专署的当权者强占人妻,杀害其夫一事。当权者为灭口封言,强行将他划成右派送进监狱。李曰垓被打成“右派”后,人生的道路就布满了荆棘。他于1958年、1973年和1975年先后三次遭到逮捕,前前后后在劳教所里关了20年。第一次被关的时候,他还天真地逃出劳改农场,打算徒步走到北京去申诉,他相信他是无罪的,毛主席、党中央一定会为他做主。可是他才走出几十里路,就被人追上抓了回去。

令人无比敬佩的是,虽然李曰垓身处逆境,可是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对真理的追求。他在劳改农场读了几十本专业书和近百本文学名著,背熟了800首诗词,还写了20万字的读书笔记,并且打算写一部60万字的小说,可是才写了12万字的时候,因为同监室的人出于自己立功减刑的目的,向狱方告密而被没收。李曰垓也因此被关进1.5平方米的小号长达半年之久,期间不准他洗脸、不准换衣服、不准放风,真是惨无人道!

知识使他认识到,中国的反右运动、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这类灾难,绝不是什么林彪、“四人帮”的错误,而是根源于政治体制。不建立民主政治,中国就不可能有什么真正的人权,历史上曾经发生过的政治灾难,就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因此,当他重获自由以后,就没有停止过推动中国人权进步的努力。他积极参与要求政府给予右派及其家属物质和精神赔偿的签名活动,通过各种途径发表文章抨击时政、宣扬民主。据我所知,他在各种媒体上发表的文章有:

“噩梦醒了吗?—滇东北三个右派集中营滴血寻踪”一文,以李曰垓的真名发表于2009年11月5日的《往事微痕—李曰垓专集》;

“走出十恶阴影是中国解套的必由之路”一文,以张民权的笔名发表于2009年11月30日的《民主中国》网站;

“‘反右派’半世纪祭”一文,以李曰垓的真名发表于2010年2月5日的《往事微痕—云南昭通专集》;

“八个为什么—刘晓波案质疑”一文,以张民权的笔名发表于2010年1月20日的《中华合众国》网站;

“谢富治宗派在滇东北欠下了什么债?”一文,以李曰垓的真名发表于2010年2月20日的《议报》网站;

“假文章的真价值”一文,以张民权的笔名发表于2010年3月7日的《议报》网站;

“言塞湖疏浚,四篇要文发表”一文,以李曰垓的真名发表于2010年5月1日的《议报》网站。没想到,这篇文章竟成了他老人家的绝笔。

李曰垓的一生,是中国人民辛酸血泪的真实写照,也是中国人民不屈不挠反抗独裁政治、争取民主自由的写照。李曰垓老先生带着遗憾永远离开了我们,但值得庆幸的是,他为我们留下了以上这些珍贵的思想。通过这些文章,我们可以看出,李曰垓先生不仅关心和自己有关的“右派”问题,而且还关心普遍的公平正义,他是一个真正觉悟了的人,知识给了他一双火眼金睛,任何伪装和谎言都骗不了他。在“八个为什么—刘晓波案质疑”一文中,他义正词严的追问共产党:“如果对刘晓波的重刑残害真的于法有据、有理、有道义、得人心,为什么在万众要求揭晓内情的一致呼声中至今不敢公布全案材料?”他以无可辩驳的论据,指出了共产党对刘晓波的判决是违反《宪法》的行为,是独裁政府扼杀人民言论自由的暴行!为了支持民主事业,李曰垓老先生把自己写作所得的稿费,全部捐给了为中国的民主事业正在承受苦难的英雄们。

他的文章发表后,总是能在社会上引起强烈的共鸣,很多网站都相互转载。通过这些文章,我们不仅可以看出李曰垓老先生的文字功底是多么深厚,而且还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他那颗火热的心脏强烈搏动的力度。他代表着人间的大爱,代表着中国人民反抗独裁暴政的历史强音!我相信,他的声音会永远回荡在祖国大地的上空!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公安部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徐盛龙专程前往昭通采访了李曰垓的案情,写下了《石板底下的一棵小草》一文,该文收集在群众出版社1981年出版的《春风化雨》一书中。徐盛龙称他是“一棵压在石头下的小草”。是啊,李曰垓是一棵小草,毛泽东和他所代表的独裁专制是一块巨石,但小草代表着生命,是人类一切活动的根本目的。然而独裁者却总是把别人的生命当作手段、当作实现他们个人野心的工具。因此,中国才会屡屡发生那些惨绝人寰、突破人道最基本底线的荒唐的政府行为。

提到小草,我突然回想起那天我和他坐在汽车上,经过昭通市中心毛泽东的大理石雕像时,李曰垓老先生对我说的一句话:“这是一座僵尸,哪里舍不得把他推倒,那里的人民就不会有自由!”这就是小草的呐喊,他道出了一个永恒的真理:在乱石如坟的地方,就不会有青青的草地,不会有生机勃勃的春天。但愿他的这句话,能够传到每个中国人的耳朵,在每个中国人的内心激荡起回声。

2010.5.5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Initially published in Yibao, no part of this article may be reproduced or transmitted without including the original URL(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