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8日晚,一位朋友说明天有一位老将军的女儿将于9日早上到国家信访局去上访,请我帮助拍几张现场的图片。稍后,笔者与这位将军的女儿——胥晓琦(中国医药报记者)取得了联系,并约定9日早上八点半在宣武区的国家信访局见。

9日早上七点半,笔者来到位于永定河边的国家信访局胡同前,在胡同入口的两边的道路边停满了各地来截访的车辆,尤以警用车辆为多,粗略的估算了一下,在视野内的截访车辆就达到近百辆。道路两边的人行道上挤满了看似截访的人,他们或站着,或坐在小马扎上,都盯着国家信访局胡同的大门口处,因为访民都要在那里被检查后才能进入胡同。

在胡同入口处观察了半个小时左右,发现保安对访民的检查几乎是逢包必检,但是有许多人是不用检查的,那就是在里面还有宣武区教育学院与一家印刷厂的存在,他们的工作人员是不用检查的,故本人直接就向大门走去,仨保安拦住说检查包,“我是教院的”!本人操着勉强的普通话看也不看他们的说。其中一保安低估着说:不像啊…没有停留,说着话本人就快步走了进去。

进入胡同内,虽然还不到上班时间,但已经到处挤满了操着各地口音的访民。他们有席地而坐的,有站着的,有单个上访的,有上百人集体上访的,有背着状牌的,有穿着访衣的,有些奇怪,访民竟然以妇女居多,特别是来自上海的访民,绝大部分是女性,本人春节前在一位友人家里见到一位叫毛恒凤的上海访民就有勇有谋,很有见地。这点似乎表明了中国妇女并不是传说中的柔弱,也有刚强的一面…

在信访局的门口处,有一位看似六十多岁的老访民在大声的读着他的上访信,巡视的警察怎么劝说他也不走,警察摇摇头走了。警察走后,两个保安拉扯他,他为了抗拒就躺在了大门前,但没有想到,俩保安立马抬起那老年人给扔到了对面的路边,老年人哭着骂着站起来又走到门口处,保安又上来撕扯…

在上午九点半左右,,第六机械工业部第七研究院(现为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原党委书记胥治中的女儿胥晓琦在友人(说是某中纪委前委员的儿子)的帮助下,用轮椅推着她母亲,她本人抱着爸爸胥治中的遗像来到了国家信访局信访接待中心。本人一手拿着新京报做遮掩,一手赶快给他们拍照,跟着他们拍了几张,一群保安走了过来,其中一名保安竟然发现了我在拍照,立马大声喊道:有人在拍照!七八个保安围了上来,大声的要我删掉…我辩解说与胥晓琦是一块来上访的,他们说那也不行,必须删掉!我愤怒的说:给,你们来删!但保安仍然坚持让我自己删。不再与他们争论,我转身就走,他们跟在后面说:不删掉不能走…不理会他们我加快了脚步,迅速的走出了胡同。

据胥晓琦发给我的电子邮件介绍,她爸爸胥治中原籍湖北石首,开国第一批授勋将军,授少将衔。她们家的现住房是国防部于1962年成立国防部第七研究院时盖的,当时她父亲是现役军人,是按他的军衔和职务分给他的住房。1998年,中共中央部级干部房改政策出台,胥晓琦母女二人要求购买现住房。该研究院(现已改名为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当时的院领导开始同意卖,后来又不同意了。她们就打算这样租住下去。

但是,自2003年起,现任的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办公厅主任刘振国,该研究院代理党委书记、常务副院长刘艳江,该研究院纪委书记郭志鹏以及物业办公室第一副主任于学东,或亲自,或指使下面的人,不断到家里欺骗、威迫我母亲,要她们母女同意以房改为名搬到一处比现住房面积少约1/3且质量很差的四层楼里住。她们认为,这不符合国务院部级干部房改政策的精神,因此没有同意。事实上,为了达到霸占国家无偿划拨的土地和卖房大量敛钱两个目的,那时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已经花钱买通中介公司,帮助其向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朝阳分局报规划,在胥晓琦她们母女住房的南面,仅距他们的楼7米处,盖一座12层、超标准(每套住房面积约160~170平方米)的豪华“经济适用房”,现在刘艳江、郭志鹏也住在里面。该研究院位于奥运村地区,当这里的普通楼房已涨到每平方米3万多元时,但刘艳江、郭志鹏仅用每平方米2千至4千元的价格就买到了这些住房。

自2006年起,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开始大肆施工。胥晓琦多次到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及其朝阳分局上访,她们的邻居也曾到法院告状。她们得到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朝阳分局的答复是,该研究院应该依照法规对我们进行拆迁;而我们的邻居得到的法院判决是,该研究院承诺新楼竣工时对我们的住房进行拆除。如今,这栋新楼已竣工两年,并已卖出,且住户都早已完成装修住进去了。但中国船舶重工集团从来都没有找胥晓琦母女谈拆迁问题。

更为恶劣的是:自盖楼之时起,刘振国、刘艳江、郭志鹏、于学东就伙同工程承包商,指使施工队的包工头、工人以及该研究院物业办公室所属人员明里暗里破坏胥晓琦她们家的楼房及周围环境。不但日夜骚扰、威胁胥晓琦母女,,同时截断了她们家楼房的污水管道、剥掉房外高压线的线皮、拉断电视天线、用盖楼的塔吊吊着重物在她们房顶上过来过去,甚至把她们家楼后面的房基土挖成空洞致整栋楼下沉倾斜……见用这些伎俩还是赶不走胥晓琦她们母女,他们就指使这个院子里居住的一些文革中曾经迫害过其亲的造反派、一些对老干部仇恨的下层退休职工,在路上,甚至爬上她们家的院门,对她打骂。 长时间的骚扰与侮辱再加上问题始终无法得到解决,她们母女终于一起去上访,以求她们母女能够有一个安身立命之处!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Initially published in Yibao, no part of this article may be reproduced or transmitted without including the original URL(www.chinaeweekly.com)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4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