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三十四天/杨海涵

6月11日

今天我休息,在家里看了看母亲写的材料,越读越生气,我母亲近十年的上访,不仅是徒劳,还受着非人的镇压。以下是我母亲本人在上海救助站里所经历的,在处拘留所后所写,现在各省各市的地方腐败官员已经连成网,他们之间“相互帮助”抓访民,是要把访民置于死地,他们为了能不把贪污腐败的事件曝光,使用大力打压的迫害的办法。

世博会背后的丑恶现象

我叫马永田是中国公民,受全球关注的世博会在中国上海召开。我作为一名中国公民非常愿意参加世博会,观看世界各国参展的各种产品及科技发展信息。

2001 年前在中国我是个商人,经营中国吉林省永民工艺美术有限公司,然而在中国政府轰轰烈烈的野蛮拆迁大潮中,我公司于2001年被长春市建委会以主任助理徐源江为首、南关区法院韩志宽、开发商初俊昌及他们雇佣来的黑社会打手,官商勾结,将我公司霸占归为己有,我上访十年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互相扯皮、推诿无人管,十年来无任何收入,公司厂房被抢、无家可归,负债累累。

今天想参加世博会也是想改变一下思路,放松一下思想,然而我一直是长春市地方政府的眼中钉、肉中刺,我的一举一动都使他们感到不安,从上访开始一直都是他们的抓捕对象。我还有其他几位同志于4月29日从北京去上海参加世博会,去之前我们利用视频、媒体已经说明了世博会期间熄诉罢访,我们的观点是去参观、学习、开阔视野、寻求谋生渠道,但是我们一上火车就有很多警察跟踪,并对我们非法审问,我们向他们说明这次参加世博会的目的,并一再声明与上访无关,买票上车,遵守铁路纪律,他们还是穷追不舍,一直跟踪到上海,到上海下车后看到的场面更让我们感到震惊!好几百名警察早已严阵以待,面对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公民,大打出手。连推带打地把我们押上车,送到了上海市救助站(在押解过程中他们非常残忍的将宋玉杰胳膊打断、姜加文的腰部和腿部打成骨折),在救助站期间过着非人的生活,没有被褥,每餐一人一个馒头,五、六个人一袋榨菜,更有甚者上海警方违法乱开训诫书,给地方政府的违法行为开路。

如果这样镇压受害访民和无辜百姓的事件,还在不断增加,已经使百姓对法律产生疑问,甚至相信中国的法律就是制裁受害访民和无辜百姓的,对那些贪赃枉法之地方官员来说,中国法律成了保护他们迫害人民的武器。杀死害虫刻不容缓,惩治贪官也应刻不容缓。

在海外的朋友,如果你也和我们一样在中国受到不平等的人权待遇,请及时联系我们,欢迎你们加入。请把你的案子发到我们的公共邮箱(如下),谢谢您对“麻雀行动”的支持和关注。

[email protected]

杨海涵
626-8632898
Email:[email protected]
6月6日 美国纽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