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雀行动”为母亲马永田联合国上访第四十七天/杨海涵

                          6月24日

现在我已经是47天在联合国上访,我常打电话给我母亲,询问身体状况,和地方政府有没有对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我母亲的身体状况没有问题,可是心里却很难过。

是这样开始的,我家工厂自2001年强拆以来,我母亲东奔西跑上访从地方到中央,家里的老本基本上花光了,有四处能借的钱都借过了,这个上访把老百姓也折磨的不成人样,在我母亲上访的这么些年里,只要发现她在北京,地方政府为了能不让事情变大,影响他们自己的乌纱帽,什么都不顾,开始到处“寻找”她,还经常威逼我父亲叫母亲回家,这样的事情反复反复,我父亲不能很好生活,还要不停的遭到地方政府派来的人骚扰,最后他们没有办法,选择了离婚。

开始我母亲找不房子,还在和我父亲住在一个房子,我母亲和弟弟搬进我的房间,可是事情越演越厉,由于地方政府的无赖行为,还是在母亲上访的时候,经常骚扰我父亲,我父亲说我们已经离婚了,你们有什么问题去找她吧,地方官员却说,你们离婚,她不是还在这里住么,你能不知道她去哪里啦,还说,你现在不知道一会你知道了,我在找你。

一个完整的家就被他们给迫害了,我恨地方政府的贪官,他们把我原来幸福的家破坏,他们为自己的私立不仅是强盗抢夺我母亲的工厂和财产,更是恶杀家庭幸福的侩子手。对于我来说,他们已经成了我仇人,他们手拿大权,蔑视国家法律,侮辱国家领导胡锦涛和温家宝英明为民生的决策。我母亲得到中央的多次督办、和交办,地方官员就做假汇报,更甚的是在2009年,省委书记批示,长春市市长崔杰包案,他却涂改我母亲工厂工商局的低档,并把这个他已经涂改的工商局低档当证据报到省里,诋毁说我母亲不是访民是刁民。后来我母亲去找他们出的赔偿结果,发现说的数额比当场对她说的数额多出20多万,旁边有一个人说,这是很正常的事,他们就是赔偿,也得多要出钱揣在自己腰包。

请中央领导要重视国务院出台的政策、条款、法规,更要尊重国家法律,惩治这帮贪污腐败,危害一方的贪官,为民生的改变不仅落在纸上,要落实在行动上。

在海外的朋友,如果你也和我们一样在中国受到不平等的人权待遇,请及时联系我们,欢迎你们加入。请把你的案子发到我们的公共邮箱(如下),谢谢您对“麻雀行动”的支持和关注。

             caremyhome2010@gmail.com
             杨海涵
             626-8632898
             Email:yanghaihan2008@hotmail.com
             6月24日 美国纽约

总浏览量 158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4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