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0年6月28日,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第59天,“上海世博会海外展馆”开幕第53天。

因为时差的关系,昨晚曹金陶先生与英国记者确定了采访的时间为今天下午两点,所以我今天无法去联合国“上班”了。

早上起来后,便处理了一些邮件。最近我这里的网络非常不稳定,常常显示的是网络连接好了,但网页却总也打不开,让人非常头疼。

特别感谢曹金陶先生在下午的采访中担任我的翻译,他具有专业水准的翻译对我揭露上海世博的动迁黑幕帮助非常大。

首先我说明了上海市政府在世博动迁中侵吞居民的国有土地使用权补偿款,以集体所有制土地的价格进行拆迁补偿,价格相差几十倍甚至上百倍,而这一点是违反宪法和国家相关法律的。

当我家在2005年12月29日被政府违法强拆之后,我们至今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赔偿。而在最高人民法院下达不再受理拆迁纠纷的通知后,我们没有司法途径可走,只能上访。我丈夫每一次去北京上访,都是被上海政府的截访人员强行抓回来的,并且在拘留我丈夫的时候指使其它犯人折磨他。

上海政府还指使我的工作单位威胁我、恐吓我、孤立我,并无故克扣我的工资资金,剥夺我晋升的权利。甚至企图把我送进精神病院。

而上海市政府所做的这一切,目的就是假借世博会的名义来掠夺百姓的私有财产,待为期六个月的世博会结束后,把抢来的土地进行商业开发,牟取暴利!

后来记者问到:像我这种情况是只发生在上海还是中国其它地方也有?

于是我便介绍了现在“麻雀行动”的成员是来自中国各地。而杨海涵更是一位美国公民,因为他母亲马永田在中国长春的工厂遭遇了违法强迁,上访十年没有结果,而2010年4月30日马永田因去上海参观世博会被拘留,所以杨海涵为此而参加“麻雀行动”来联合国抗议,可见中国的违法拆迁危害是多么地深远。

当记者问到我们接下来采取些什么行动?

我们接下来会对联合国有进一步的行动。我介绍了澳大利亚公民张小刚先生的遭遇:他因为在上海世博园区穿着了支持“麻雀行动”的文化衫,而遭到上海国安的绑架和非法拘禁,并被强行押解出境。

             世博难民:胡燕

             2010年6月28日于纽约

             电话:646-522-8122

             E-mail:[email protected]

             Twitter:shanghaihuyan

Twitter:shanghaihu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