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0年7月12日,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第73天,“上海世博会海外展馆”开幕第67天。

这两天为了准备“麻雀行动”100天活动,忙得不可开交,早晨5点多就起床在电脑上忙碌了,因为在睡梦中想到一些事情还需要联系,便再也睡不着了!(看来我的心理素质还是太差,一有大事就六神无主!)

早上接到杨建利博士的电话,说“麻雀行动”100天收到了一个大礼包!原来是设在日内瓦的著名非政府组织“联合国观察”于致信全球各地非政府组织,发起给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联合国人居署执行主任安娜•蒂贝琼卡、联合国适足住房权特别报告员罗尔尼克的公开信联署活动,呼吁全球非政府组织关注上海世博拆迁受害者所受的不公正对待,并特别呼吁人们关注“麻雀行动”参与者胡燕的遭遇!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棒了!要知道:“联合国观察”是旨在按照联合国宪章的尺度监察联合国的。这对“麻雀行动”来说真是个太大太大的支持了!

带着激动的心情我又坐上了去联合国总部的地铁。在联合国门前搭展架时,有一部警车鸣了声警笛向我们打招呼,陈绪兴很开心地告诉我,这就是前两天跟他说中文支持他的那位警察。他们互相挥了挥手打了个招呼,那部警车便消失在车流中。

陈绪兴十分感慨美国警察的友好!而在国内有过上访经验的人都知道,中国警察见了访民都是穷凶极恶,完全不把访民当人看!

自从2005年我家拒绝签订那违反国家法律的拆迁协议起,我工作的单位就不断的迫害我:不断的找我谈话,不断的威胁我,还找与我关系好的同事谈话威胁、孤立我,无故停止我的工作,无故克扣我的工资奖金,剥夺我评先进的权利,剥夺我晋升的权利……在长达两年的迫害之后,在这重重压力之下,我患上了抑郁。

没想到这只是刚刚开始!当我接受心理医生的治疗后,并根据医生的建议病休在家的时候,我工作单位的领导却百般刁难,不允许我请病假!于是在2008年1月18日,我因为病假不被批准,而找领导理论,却遭到十几位行政干部的围攻和言语污辱,情绪失控,爬上了六楼办公室的窗户,于是领导报警。

当警察把我从窗户上拖下来后,有人说我是病人,应该用束缚带控制一下,没想到警号为012880的警察却执意用手铐把我铐起来,并且是反手铐住!我没有任何伤害他人的行为,却被警察如此对待!

而更凶险的事情还在后面!我被关进警署后,警察不给我解开手铐,也不给我水喝,说:“进来了,就没这么容易了!”后来,进来了一位我不认识的女士,便服,没有任何特殊标识,她说是我工作单位的上级领导派来了解情况的,十分详细地询问了我看心理医生的情况,于是我便一五一十地把我的情况说明了,然后这位女士走了。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警方找来的精神科医生,他们想要把我送进精神病院!但是上帝保佑!那位医生还有良知,她说:“这个人是心理疾病,不是精神疾病,我不能把她送进精神病院!”

在我这件事发生后不久,2008年3月1日就有一位古建民女士在这家警署(洋泾警署Yangjing Police Station)被关押后暴力致死。

世博难民:胡燕

             2010年7月12日于纽约

             电话:646-522-8122

              E-mail:[email protected]

             Twitter:shanghaihu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