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共全国政协常委、上海复旦大学葛剑雄教授几个月前题为《我们应该怎样对待历史》的演讲摘录,在社交媒体广泛传播。据了解,此演讲于2021年1月4日在西安交通大学进行。2021年6月13日,葛剑雄教授在个人微博对部分读者关心的问题进行了答复交流。然而,万没想到,他的答复导致不少人要重新认识他这样一个知识分子,并改变了很多人对葛剑雄的看法,甚至还有些人感觉有点不可思议,认为那有些话如果出自张维为、金灿荣之口倒能理解。

从答复交流中看到,凡是葛教授答复的那些提问者都比葛教授清醒,比葛教授明事理,更比葛教授有追求历史真相的勇气。反而是这个中共高官身为人师的,如果不是真的糊涂了,就是在装糊涂。当然,在我等看来,他不是糊涂了,也不是装糊涂,而是终于演不下去了。

证据就是,你从那“答复交流”中看到,他好委屈啊:一边还想继续演下去,一边又拐弯抹角地想告诉网友:你们读到的历史,其实是国家需要,是政党需要,是群体需要,一言以蔽之,是政治需要。因此,你们信也得信,不信也得信,根本就不存在这种“历史”之外的历史。你们不信这种“历史”,就成了“历史的虚无主义”(这最后一句话最无厘头也最吊诡)。葛教授其实就是一个典型的“两面人”,想在政府和民间两面讨好。

在回复“@多少10684”网友提问时葛教授说:“我只是把一层纸捅破了,不知为什么有些人会大惊小怪?是一些人想象的‘历史’只是一件皇帝的新衣,还是我说的不是事实?”

大家看看这是不是一些很奇怪的话。什么叫“人们想象的‘历史’”?又是谁们在“想象‘历史’”?葛剑雄教授回答的网友是在“想象‘历史’”吗?他们不过是“置疑历史”好吧。葛剑雄有什么理由认为“置疑历史”就等于“想象‘历史’”?顺着葛剑雄的思路,就应该是什么人告诉我们一个什么样的历史,我们就得承认那样的历史,否则就变成了“想象的‘历史’”——难道葛教授不觉得他这样说很奇怪吗?

葛剑雄认为“置疑历史”的人都是在“想象历史”,于是就把这些人的“置疑”看作只是“想象”,因此,这“想象”也就“只是一件皇帝的新衣”。谁都知道,所谓皇帝的新衣,就是没穿衣裳。那么,说“想象历史”其实也就是所谓“置疑历史”的网友们就像没穿衣服的皇帝一样。如此这般,葛剑雄教授这句话也就可以成功“破译”了,他的意思,就是“一些人想象的‘历史’”(其实是置疑历史)就像“皇帝的新衣”一样,其实根本就不存在?

这就让人奇怪了。比如,什么人告诉我们历史,而我们认为他或他们告诉我们的历史好像不真实不可信,这样,我们有没有权利“置疑”甚至是“质疑”(不是葛剑雄所说的“想象”)?而我们置疑或质疑历史,不是为了别的,就是希望能找到更真实可信的历史。

可照葛剑雄教授的意思,一是不能置疑什么人告诉我们的历史;二是只要不相信什么人告诉我们的历史而去追求更加真实可信的历史,就成了像安徒生笔下那个皇帝所追求的“新衣”一样,也就是说,在葛教授看来,除了什么人告诉我们的历史外,根本就没有更真实可信的历史了;而只要你不相信什么人告诉你的历史,那你就只能“是历史虚无主义”。

还好,葛教授虽然曲里拐弯地表达了他的意思,但始终没有敢说包括所有学生在内的国人所读到的历史就是最真实最可信的历史。他知道,如果他有勇气下这种结论,只会被追求真实可信的历史的网友们的唾沫淹死。

葛教授因不满网友在他所谓捅破“一层纸”后还有一句很委屈的话,就是你们难道说“我说的不是事实”吗?是。你葛教授说的确实是事实,但关键是那些话不应该从你口中说出来。如果是哪个大人物讲话,或者就像有人说的,如果那些话从张维为、金灿荣口里说出来,一点“问题”也没有,大家都能“理解”,因为大家知道他们一定会那么说。

可现在从一直被公认是公共知识分子的一个人的口中说出来,就让人们感到吃惊,因为这不像你这种人说出的话。这种话从你口中说出,人们也就把你划到张维为、金灿荣那一群了——莫非你原本就属于他们那一群,只是这些年装得太累,现在不想装了?

不然,这次不仅是你的观点出了问题或叫“不对劲”,就连思维逻辑也变得跟张维为、金灿荣们一样混乱不清了。我们来看葛教授在回复“多少10684”网友时是怎么说的吧:“那不妨说得再明白些:一直有人在质疑你‘几十年以来听到的宣传读到的教科书’不真实、不可信,我要告诉你,任何国家、政党、群体讲的历史都是为了加强自己的政治合法性,是不容置疑,更不许否定的。否则就是历史虚无主义。”

这段话大家应该都能懂。让人不懂的是,如果葛剑雄只说出大家都知道的事实存在,而不得出结论,从逻辑上说没有问题。问题是他怎么能对那些对“不真实、不可信”而要追求真实可信的历史的网友扣上一个“历史虚无主义”的大帽子呢?这顶“帽子”是不是戴错了人?到底谁是“历史虚无主义”,不管葛教授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人们早就心照不宣。

说到这里,也就不想再说下去,因为我要表达的,自认为也表达清楚了。当真还要说几句的话,那就是还想对你葛教授说:你的意思,就是即使人们读到的教科书是“不真实、不可信”的,也因为是“国家、政党、群体”的需要而理所当然地不能质疑,也不应该质疑,对吗?只要是“为了加强自己的政治合法性”,就可以造假而且“不容置疑,更不许否定”,对吗?退一万步,就算因为“国家、政党、群体”有权力不容人们置疑更不许否定,怎么还能与“就是历史虚无主义”联系起来呢?有权力者可以这么说,而你一个公共知识分子怎么也可以这么说呢?你就不害怕跟你交流的人大声问一句:葛教授,到底谁是历史虚无主义?

编造“不真实、不可信”的历史教科书不是历史虚无主义,而对这种“不真实、不可信”进行置疑或者不相信,怎么反而成了“历史虚无主义”?你不觉得这也太搞笑了吗?

2021.6.17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