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十月二十三日,达赖喇嘛在多伦多举行的加拿大第二届汉藏论坛上透露,他将向流亡政府议会正式提出完全退休。这个消息立即引起了广泛兴趣。达赖喇嘛虽然依然身体健康,精力充沛,但毕竟已是七十五岁高龄的老人。他为藏民族的生存,为促进世界和平和人类福祉奋斗了大半个世纪,退休也在情理之中。然而,一旦达赖喇嘛退休,对西藏流亡政府的运作,以及今后的藏中谈判将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呢?

达赖喇嘛如何退休?

虽然身为藏民族的最高政教领袖,达赖喇嘛并非“想退就退”。几十年来,他在流亡中推动政治体制改革,改革思路中有个有趣的悖论,即达赖喇嘛是在“利用自己的权利来限制自己的权力”。因此,达赖喇嘛想要退休,必须按照一定的程序,通过议会批准才行。达赖喇嘛首先得向流亡政府议会提交议案,议会就“达赖喇嘛退休案”进行辩论,最后投票表决.如果表决没有通过,意味着该案被议会否决,达赖喇嘛只好继续承担一定程度的政治责任。

如果议会通过了“达赖喇嘛退休案”,也不是说达赖喇嘛马上就能“撂挑子”。根据流亡政府宪章规定,达赖喇嘛退休或者圆寂之后,流亡政府将成立一个通过选举产生的三人小组来担任摄政,行使达赖喇嘛的部分职责。根据流亡政府的运作方式,议会每年开会两次,本届议会,即第十四届议会下次开会的时间是二○一一年三月十五至二十日。三月二十日恰好是选举日,流亡社区将选举新任首席噶伦和议会。

议会将於二○一一年五月底换届,六月一日,第十五届议会正式开始运作。首席噶伦的交接班将在两个半月之后完成。二○一一年八月十四日,现任首席噶伦桑东仁波切正式卸任,他的继任者开始行使首席噶伦职权。根据这个时间表,“达赖喇嘛退休案”最快将在第十四届议会的最后一次会议期间讨论。假设议会通过了该案,同意达赖喇嘛完全退休,政府和议会也得等到第十五届议会开始运作之后,着手组建三人摄政小组来取代达赖喇嘛的那部分职责。由於议会和首席噶伦都在换届期间,为了避免出现“权力真空”,即使第十四届议会通过了“达赖喇嘛退休案”,他也不大可能在首席噶伦交接班期间,或在“三人摄政小组”形成之前退休。

达赖喇嘛退休意味着什么?

大家普遍关心的问题是:达赖喇嘛退休,对流亡政府的运作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没有达赖喇嘛,流亡政府是否还能正常运作?

西藏流亡政府可以说是一九五九年三月达赖喇嘛在逃亡路上建立的临时政府的延续,其历史比中国政府的历史不过短十年而已。流亡政府“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具备一个正常政府的几乎所有基本功能,拥有完整的教育、宗教、福利、外交等系统.西藏流亡社区的管理早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制度,迄今为止,尚未出现重大变故。从基层管理的状态来看,这套制度应该说是行之有效的。西藏流亡社会经过五十年的实践,已经奠定了良好基础,新一代的政教领袖已经成长,并逐渐进入流亡社会领导层。没有理由相信达赖喇嘛退休,流亡政府的运作将会瘫痪。

另外,达赖喇嘛退休,对国际支持西藏运动将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前不久,我在德里参加了第六届国际支持西藏大会,与会人员全部是民间人士,来自五大洲的五十七个国家。这些人所关心的议题包括西藏的环境、人权、文化保存等等,这些问题并不会因为达赖喇嘛的退休或者圆寂消失,因此,我不认为达赖喇嘛一旦退休,会对国际支持西藏运动产生重大影响。

那么,达赖喇嘛退休对旷日持久而效果不佳的藏中谈判意味着什么?在我看来,中方一直坚持的“达赖喇嘛个人问题”将不再成为理由。达赖喇嘛既已退休,自然不再存在“个人地位”问题,“达赖喇嘛的地位”也就很难再成为中方坚持的主要议题.这一因素被排除之后,藏中谈判除非再度中断,如果继续谈下去,显然必须面对实际问题,而无法再用“达赖喇嘛的个人地位”作为搪塞。

虽然当世达赖喇嘛在全世界的声望如日中天,但是“达赖喇嘛”并不等於“丹增嘉措”。“达赖喇嘛”是通过“转世”这一方式来传承的独特体制。理论上来说,达赖喇嘛拥有不受限制的政治权力,而且是天然的终身制。假如当世达赖喇嘛如愿“光荣退休”的话,他将是西藏历史上第一个不享有终身制的政治领袖。这一先例有可能成为定例,用来进一步限制未来达赖喇嘛们的政治权力。

西藏政治体制的“第二次转型”

他退休还将意味着西藏政治体制上的“第二次转型”完成。第一次转型是“贵族政治”转向“平民政治”,结束了西藏历史上由贵族垄断政治这一传统.二○○八年我专访桑东仁波切时,他告诉我,他第一次当选时,达赖喇嘛开玩笑说,他原希望藏人会选择受过现代教育的年轻一代来担任首席噶伦,没想到民众却选了一位僧人。“原来是一个老和尚来领导,现在是两个老和尚来领导!”达赖喇嘛退休,桑东仁波切卸任,意味着“两个老和尚”同时退出了流亡政府的最高领导层。正如达赖喇嘛十年前所希望的那样,下一位首席噶伦将会由一名受过现代教育的年轻一代来担任,这不仅意味着“第二次转型”成功,也意味着政教进一步分离.这对於西藏未来的意义不言而喻。很有可能,未来的达赖喇嘛们会像英国王室那样,成为民族象徵,而非掌握政治实权。

其实,即使达赖喇嘛如愿以偿“光荣退休”,并不意味着他从此将不问世事,在达兰萨拉法王府里重拾他喜爱的园艺。所谓“退休”,仅仅意味着达赖喇嘛将不再对流亡政府的任何决策发表意见。除了政治责任之外,身为宗教领袖,达赖喇嘛还负有弘法责任,以及身为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所必须承担的促进人类和平的责任。退休并不意味着达赖喇嘛将卸下这部分责任。如果达赖喇嘛退休,他的弘法行程有可能更加繁忙。

达赖喇嘛曾经数次提出退休,均被议会否决。西藏流亡政府第十四届或第十五届议会是否会祈请达赖喇嘛继续承担一定的政治责任,尚属未知。正如达赖喇嘛在多伦多所说,再过几个月会有结果。

(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