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穿着厚棉衣,穿着厚棉裤,为什么还瑟瑟发抖?
我怕风雨,我怕霜雪,我怕雷电,我甚至还怕盲者——所以我在陈光诚的门口修建了岗哨。


你戴着黑眼镜,套着黑头套,为什么还瑟瑟发抖?
我怕春末的绿芽,我怕夏至的白花,我甚至还怕日期——所以我封杀了6和4这二个数字。


你锁上了门,关闭了窗,为什么还瑟瑟发抖?
我怕活着的人,我怕活动的人,我甚至还怕逝世者——所以我在林昭的墓前安装了摄像头。


你有百万军队,你有百万武警,你有百万干警,为什么还瑟瑟发抖?
我怕游客闯进西藏,我怕藏人走出西藏,我甚至还怕达赖喇嘛——所以我在寺庙悬挂五星血旗。


你已经有了上天的神七神八,你已经有了下水的航空母舰,为什么还瑟瑟发抖?
我怕雪山狮子旗,我怕转经轮,我怕诵经者,我怕祈祷者,我怕朝圣者,我甚至怕自焚的藏人——所以我宣布自焚者有罪。

我要戒严接着戒严,镇压接着镇压。


你到底怕什么?
我是一个狂犬病患者,啥都怕!啥都怕!我最怕那一团团冲天而起的火焰,会埋葬极权的共产主义,会烧毁黑暗的王国!

2013年1月3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