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村的受愚民政策的影响,社会秩序混乱不堪, 贫富差异明显。基层官员们有以下特点:

  1)官员年龄越活越年轻,多数的学历是假的;
  2)各级党校都是制造文凭的基地;
  3)入党是晋升官员的敲门砖;
  4)对上级要拍、对同级要拉、对下要吹,才会有财权有实力;
  5)官场吃喝、形象、拉邦结派、是很重要的关系;
  6)送礼送钱才是官场独特的风景。

  因此中国各级近乎无官不贪!失去了几千年来的仁、义、道、德, 出現了极其不平等的怪状。上行下效,村民中的秩序更乱,遇事比拳头,谁家兄弟多,家族大,谁是赢家,当地俗称“光棍” (处处佔便宜),通称“村头”、“村霸”、“无赖”、“混子” 、“刁民、”“骗子、”“地头蛇”等, 他们为所欲为,无法无天,好吃赖做,谁也不敢惹他们! 谁也惹不起他们! 少兄无弟、老实巴交的农民们,门户单薄,不会拉邦结派,文化水平又低,他们只有受气,受欺侮,俗称“眼子”(长期吃亏),大有弱肉强食之势,种种事例太多了。


2-15-1、“光棍” 的杰作

  民间传说的寓言。东村有个叫“笛子”的怪物不但是“光棍”, 他还是个大刁民,行骗手法很多,他们因为对村工作组不满,借机发泄。有一天,“笛子”夫妇纠结同伙们打砸村委办公室,砸碎了门窗玻璃、保温桶等物件,还砸了价值五千多元人民币的汽车两辆,砸碎事件得逞之后,追打镇玫政府工作人员。

  这个“笛子” 耀武扬威,不可一世,无人敢惹。几天后他又纠集同伙人在一段公路上堵塞往返的交通车辆几小时,造成一百多辆车不能通行。其中有一辆救护车载的是临产孕妇,再三向他要求放行,无果,胎儿出生在车箱里,引起民众不满和愤恨。当地出警疏导、解决堵车问题,“笛子” 一伙人又把警车推往沟里,造成警车损坏。这起堵路事件,受害人是老百姓,这是他自为乡亲们办了很多好事自行动吗?在当地有78人联名作证,他们还以权“维权。”来歪曲事实,真了不起。

  以上杰作就是“笛子”他所谓的“维权 、民主”的“普世”人权的杰作吗? 这个“笛子”因此事受到刑事处罚,日后却成了“笛子”受政治迫害的资本。

  “笛子”闹事,越闹越大,全依靠“苍蝇”、“跳蚤”各显其能、多方策划,更有能量找一群“蚊子”嗡嗡地来吹捧,越吹越大,越捧越高,没人敢惹。稍有一点不如意,“笛子”又翻了脸。这才是“笛子”的本性,只知自己骗术高明,却忘记了世上的一切。

  另一个呌锡成的“光棍”,自己述说多年受政府迫害、软禁在家,不让锡成及他全家出门,还经常有人对锡成施行毒打,试看锡成伤痕在那里?为何不公布与众。以一个正常理性人的逻辑推测,遭受此等不公平待遇的人,多数人应当因为遭受心理与生理上的双重打击,身体状况应为衰弱、消瘦或多病。可是,从网上看到流传的锡成离开家乡时的多张照片,他肥胖的将军肚和健壮的身体,如何能让旁观者相信呢?

  这个1975年生的“光棍”,文化不高,只是小学毕业,他妻子很朴实,他生有三个孩子, 因为他有一般小兄弟,还有政府官员的大靠山,故没有人敢举报他有超生,违反计划生育政策的实情,遑论罚款。他是当地是少有的“光棍,”也是当今农村典型的“刁民”和。“无赖。”

  “光棍” 、 “无赖。”也免不了会惹起众怒。这些被压迫日久的村民们,明处不敢惹光棍们,在夜间会往他们院内扔石子、砖块、玻璃瓶、死鸡、死鸭、死狗,往猪圈里投毒,药死他们的猪,甚至过春节或其他节日,在他们院门上抹屎,在他门前燒冥钱,写字骂他们。如果光棍与光棍发生冲突,那更热闹、更不平凡。他们会打起群架,动刀砍伤人,美其名曰 “自卫” 等恶作剧 。按村民的说法,“农村怪象真不差,光棍一切为自家。”

  上述多种恶作剧不敢全信已为真、民风刁蛮, 暴民极多, 这种纠纷, 弄的警察也没撤!光棍们为了达到不可告人地目的,有时是自导自演,让他人同情的! 光棍们做的这类奇怪事件太多了,在农村大地屡见不鲜。

  我目睹某村一个事情。王姓光棍世家, 他们曾祖当过日本汗奸, 在派性斗争中被杀,他们世代制造多次恶作剧,陷害他人,闹得乌烟瘴气。2002年春天,他兄弟五人扬眉吐气的去外乡赶集,遇上车祸,老二,老三,老四还有三个家属当场死亡,老大,老五伤势严重。老大截去一只脚,老五截去双下腿。老五很恶霸也很迷信,他相信因果报应,他向神谢罪,坦白他在当地制造了多次恶作剧, 其目的,是为了博取外人的同情,骗吃骗喝骗钱花。

  2005年一个大队党支部书记,他原来是当地一个“血站”的头子,用拖拉机拉着抽血的机器,在田间地头给农民采血,就是他那一伙人干的。自2004年政府对艾滋病病人发放补助费,免费给病人抗艾滋病病毒药物的开始,他的家属没有艾滋病也变成了艾滋病感染者,现在大女儿全家,亲友等人,都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能享受政府的各种补助,领取药物,可以廉价出售赚钱, 生活很快富起来了! 真是个了不起的政治“光棍。”类似这种情况太多了,伤害了不少无辜的病人。

  2007年7月31日,这个大队党支书又和老牌医骗子陈丰耀勾搭在一起,在当地让艾滋病农民服用陈丰耀的假药,还帮助陈丰耀吹虚,陈不是医师也不是药师。他胆敢吹虚他的自制中药,已治好了三百多个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陈丰耀自称台商,台湾也有艾滋病,他为什么不在台湾治艾滋病呢?莫非大陆人容易上当受骗。陈丰耀自2004年在中国大陆以台商的身份自制中药,吹嘘能治愈艾滋病病人。他的制药基地在福建厦门,陈丰耀把自制药运往吉林、辽宁、河北、河南、山西、江苏、安徽等省艾滋病疫区推销,在他的宣传小册子上写着 “我救了三百多名艾滋病感染者”。

  他的中药没有国家批号,也没有厂地,更没有介绍用法及副作用的说明书等,他们竟然敢让病人服用。四年多时间各地政府卫生部门,无人过问,更无人追查。

  上仿下效, 官们行贿、受贿、贪污腐化、诈骗成风。河南省原省委书记徐光春(外号徐光吹),卖官80多名厅级官帽子, 因没有摆平,恶搞者以请客为名,把餐桌上放上一堆大便,徐大怒…… (徐光春卖官暴发后免职)。

  向徐光春这样的卖官者,在中国何足他一个人呢?在河南徐光春提拔的主管意识形态的美女高官,她原来是村大队妇女队长, 小学文化, 看文件拿着新华字典……她是活学活用学习毛泽东著作的积极份子,到处演讲活学活用毛著的迹。

  她怎样提上来的?又干了哪些利国利民的事情呢?她为了升官就是美貌怜人, 拿人民的纳税钱, 到韩国美容多次,还做了双眼皮手术……她为保持青春长在, 每月需要注射肉毒素。就利用这-招, 升了高官……真符合中国特殊的提官条件, 这种现象在我国不是局部的,而是全国性的, 这才是真正人格分裂,道德沦丧的大光棍。


2-15-2、“眼子” 的遭遇

  许多眼子的日子就不是那么好过,他们要看他人的脸色,任其他之欺服,谁也不敢惹,任何事情也不敢反抗,过人下人的日子。有某先生的一首打油诗:

工资已经不值钱,加上农民真可怜。
坐车常遭人白眼,吃饭不敢坐桌前。
身有百病无钱医,城市无房万事难。
不怪人情薄如纸,只怪家穷身贫寒。

  穷人养猪、养羊夜晚不敢放在圈子里,特别是有仔的母猪和有仔的母羊,要放在自己住自己的屋内,不然夜晚会有人来偷把猪或羊连仔儿一窝偷走,即便主人听到小偷的活动,他们也不敢走出屋门来抓小偷,小偷带有刀具,如果出来抓小偷,你会被小偷打伤、打残、甚至打死,也找不到说礼处,告状更无门,他们的日子、生活象秋后的寒蝉,氷下的鱼虰。

  谈到告状,农村会有更离奇的事件,乡间出了案件,警察为了立功,不费吹灰之力破案了,抓个傻子或精神病人屈打成招,判刑后送往监狱,案子结束。

  河南有个傻子他只会干农活、话也说不清楚,四年多前他突然失踪了,全家找他二年多,以为他死啦。老婆改嫁了,留下-对双胞胎幼女,让70岁的老人服养。傻子村里人因开车事故判刑,投入监狱,在监狱见到傻子,问他为啥在这里,你家找你多年了,他说不请楚。再问监狱管教干部,说傻子是杀人犯,因他交待不清,判的无期徒刑。家人得知情况之后,要求复查傻子的案情……正值此时,真凶在外地落网,他对这个杀人案公认不违,傻子的冤案真相大白,案子就此结束,当傻子回到家时,他两个女儿和他父母全家五口哭成一团……相这样的冤案,此例在中国,不是沧海一粟,氷山一角。这种悲剧并不少见,希望对这种冤案不能忘记,否则公、监、法会重犯类似的办案错误。

  上述两个事例全是眼子们的遭遇。所有“眼子”们,是相同的命运,他们一无所有。不,不是! 所有倒霉的事件是他们的。

  光棍们完全相反,光棍们看到啥行业时髦他就染指哪行业——没有学过医的人,冒充医生,“悬壶济世”, 诈骗病人的救命钱, 不知害死多少人;社会上律师行业很吃香,谎称自己是律师,其实是个没有任何资质律师认证的骗子,欺世盗名,甚至还吹成了“维权律师” 这是侵权行为。

  “光棍们”,编造多种惊人的事绩,空口喊叫 “三大高词”,被美化成了人类的大救星。道行高者,与外界势力勾结,更是身价百倍,摇身一变成了“世界伟人”种种加冕来的噱头桂冠,可以被野心团伙炒作成“英雄”甚至高喊着学法律有成,将来竞选中国“未来的总统” 并称为中国之“甘地”!

  这是中国农村大地上鲜为人知的怪象,很多、很多,只有正义的人们长期深入农村才会发现这种怪象,农民们文化水平奇低,不会写,不能说,故无法反映出不公平的事实。在我国绝大部分地区,尤其是农村、公平、公正、公道和公理早已缺失,使得农村社会向畸形化发展畸。谚语为证:

可怜天下光棍心, 人人为我我为我。
可怜天下眼子迂, 受气之日何时止。

  你知道吗? 你是个人,活着应有益于社会。在大自然界中,生物们尚有善举,猫头鹰会吃老鼠,青蛙、蜻蜓吃蚊子、麻雀会吃各种害虫……它们有益于自然环境,小动物尚能如此,那么你呢?你的一生将给人类留下些什么?急功近利,不择手段;说谎、吹虚、造假、害人骗人肥己没有商量,特别是骗外国人,更是得心应手! 请阁下扶心自问,你何以与小动物堪比吗?

2014年2月7日
转载自《参与》网刊
http://canyu.org/n84589c6.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