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5日,晴。今天一早国内又来一批,为习近平到华盛顿开会打前站的安保人员,有外交部、公安部、安全局的,把我们的抗议条幅进行录像、拍照,具体想做什么不知道,我们也不怕拍。赵岩、李焕君今天也到大使馆抗议。我们四人组合非常默契。这些安保人员到达后马不停蹄,开始工作,摸清习近平所经过的所有路线,在他们出来时我和赵岩准备给他们录像,他们不想被录像,在侧门不敢出来,绕道大使馆另外一个门走,我和赵岩开车跟随录像,我们的车掉头时,他们上车走掉。

在那坐着休息时,我看看我们几个人,都已经年过半百,刘景德走路都不稳,还是从日本来到美国抗议,如果说没有冤,谁会如此拼命。而我一天熬下来,也是两腿浮肿,累的哪都疼,我十六年一直这样努力,可是财产就是要不回来。

我们吉林省信访局的一位处长,在接待访民时说:“如果给你们把问题都解决了,我们就该下岗了,所以我们解决不了问题”。这话听了令人心寒,维稳经费的不断增加,访民成了新的得到利益的工具,在这些政府官员既得利益者眼里访民又是他们歧视对象。悲哀呀!

马永田

电话:626 283 2175

2016年3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