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是欧洲联盟的简称。早在1776年美国独立时,就有欧洲人设想欧洲仿效美利坚合众国,建立欧洲合众国。拿破仑与希特勒都用武力战争统一欧洲而未得逞,反而使欧洲遭受巨大灾难。

 

到了1946年二战刚结束,英国首相丘吉尔曾提议建立 “欧洲合众国”, 类似的意见不断涌现。到了1948年,欧盟的萌芽出现了,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三国率组成关税联盟。

 

1949年成立第一个泛欧组织欧洲委员会。1951年,法国、意大利、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以及西德签署为期50年的《关于建立欧洲煤钢共同体的条约》,1952年成立欧洲煤钢共同体

 

之后的50多年里,欧洲各国都看到加入欧盟可以减少国防费用,降低社会管理成本,提高整体竞争力,让成员国的人民受益等好处。签约加入欧盟的国家越来越多,合作内容也越来越广泛。因为这符合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就在这个时候,英国通过了脱欧公投。赞成脱欧的人多是老年人,靠丰厚财产或国家福利生活无忧,比较注重社会安全。他们不喜欢欧盟的移民政策,特别讨厌欧盟的收留难民的计划。

 

主张留欧人多是企业家和年轻人。他们在欧盟组成的大欧洲中看到更多的希望,得到更多自由发展的机会,享受更多的便利。脱欧必然使英国整体利益受损,受损最大的是他们这些人。但他们必须服从多数,虽然那是微弱多数。

 

英国公投再次向世界展现人民自由平等的普世价值的重要,价值高于一切,包括高于历史发展的统一大趋势。凡是违背人民意愿的历史发展,即使方向和路线都正确,其脚步必须停下来,甚至倒退几步。

 

美国正在总统竞选。没有政治经验的川普,仅凭猛批“政治正确”就异军突起,成为大选的热门人选。英国也正是因为欧盟的“政治正确”才脱离欧盟的。严格说来,“政治正确”的意思是“政治理论正确”,其实是政治错误(不全正确)。

 

以前欧盟的领导层,都注重自由平等的普世价值,注重人权,制定了一系列扩大移民和收留难民的政策,却忽略了成员国人民的安全和就业等,让一些人担心受到损害。英国这些人成为多数,通过投票表达了意见,显示出民主制度及时发现问题的优越性。为及时解决这些问题亮起红灯。这是专制国家难以做到的

 

英国公投脱欧结果刚公布后,年轻的首相卡梅伦立即宣布辞职。这说明:西方国家的元首不是为当元首而当元首,而是为理想信念而当元首。当无法实现理想信念时,就主动放弃元首权力。中国有些当元首的,下了台还垂帘听政,与西方的反差太大了。

 

还有德国女总理默克尔,在得知公投结果后立即表示,尊重公投投票结果,希望英国尽快开始脱欧谈判。这像一位妻子对三心二意要离婚的丈夫说,我们尽快谈离婚的后事吧一样从容大度,表现出政治家的风范。中国权贵们,恨不得把要独立的人都杀光。

 

透过英国公投看中国政局,到处可见危机深重。现在不仅边疆少数民族要脱中独立,连都是多数民族的台湾和香港,脱中独立的呼声日渐高涨。因为中国的统一是靠“枪杆子”实现的,至今仍死守专制制度,靠“枪杆子”维持统一。这种统一不仅不是历史发展的方向,而是地地道道的反动。

 

我以前高度重视中国统一,认为符合科学生产力发展的大趋势。并将民主和统一挂钩,提出“民主统一”的诉求。自从参加公民力量组织的“研习营”,听各族代表发言讲诉被迫害,听杨建利博士说:自由是绝对的,统一是相对自愿的(大意)意见后,我改变了观点。所以对英国公投脱欧表示支持。

 

我认为,英国脱欧是暂时的。当欧盟调整政策适合英国国情时,它还会再次加入欧盟。而中国的情况就复杂多了。专制党早先奉行的政治理论彻底破产,政治极度腐败黑暗,区域独立的要求日益强烈,国际的围堵也越来越紧,中国处于内外交困之中。

 

危机也是转机,国家和平转型的迫切性近在眼前。只有进行政治改革,各地区靠宪法契约重新联合,实行高度自治和民主宪政。否则,什么“一带一路”,什么“亚投行”计划都将失败,外援也都是白花大头钱。这就是英国脱欧公投公投给我的启示



轉載自作者博客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6936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