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50万贪官”还“总能战胜风险”以及“唯我独尊”
——驳斥人民日报胡说八道(二题)

闵良臣
  可以说,除了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及八十年代有一个时间段人民日报多多少少集中说过几句真话外,1949年后这张报纸说得更多的是假话、大话、套话,很多时候甚至可以说简直就是胡说八道,不然,人民日报文艺部“大地”副刊前主编徐怀谦先生几年前也不会“抑郁”得跳楼自杀,而他之所以选择自杀,是因为“我的苦是敢想不敢说,敢说不敢写,敢写无处发”。
  缘此,这里仅就这家报纸前不久两篇胡说八道,予以批驳。
  
有50万贪官还“总能战胜风险”的“秘密”所在
    彭博新闻社6月13日有篇文章,说是“中国夏威夷”显示中国反腐没有伤及经济。所谓“中国夏威夷”,指的是海南省,而海南省也正是中国大陆一个缩影。于是,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转载这篇文章时自己弄了个标题:《外媒:中国反腐查办50余万官员 但并未伤及经济》,文中还有例子:“尽管前任市委书记被查,重庆去年的经济增速依然实现全国最快。在制造业大省广东,虽然广州市委书记以及其他8名高级官员被查,但该省经济增速只下降了0.2个百分点,而全国平均下降3个百分点。”
  也就在环球时报6月14日转载这篇“外媒”的同一天,人民日报第七版刊发了“中国中共党史学会会长、中央党史研究室原主任”欧阳淞的文章:《我们党为什么总能战胜风险力挽狂澜——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之际》。
  两篇文字原不值一提,可当你把它们放在一起,哪怕不看内容只看题目,也会觉得是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在一个完全可以称之为“党国”的国家,全世界都知道,那里的腐败官员成千上万,层出不穷,可以说,几乎无官不贪。可就在这样一种状况下,这个党国的执政者居然还“总能战胜风险”。这里一定有什么“秘密”,要不,就一定有什么“法宝”,否则,岂不成了“天方夜谭”。
  那么这种“秘密”或叫“法宝”又是什么呢?有人说,就是“二杆子”,即“枪杆子”和“笔杆子”。中共既靠这“二杆子”打天下,又靠这“二杆子”统治天下;而这“二杆子”的实质,就是依靠武力即枪杆子和新闻媒体的舆论控制(只允许“喉舌”们胡说八道,不许别人据理反驳)极端专制独裁,实行恐怖统治。在这种统治下,绝大多数国民只求生存,只求平安,生怕惹到统治者,给自己带来横祸。因此,统治者在这个国家不论犯了多大的错误乃至罪过,人们都没有批评的权利,只能听之任之。即使让人们去饿死,人们也只能去饿死,但有反抗者,格杀勿论。
  似这样一种情形,一个人但凡还有一丝良知,也不会往“总能战胜风险力挽狂澜”上想。你说这不是自欺欺人吗?用专制独裁,用恐怖统治,即使希特勒也能做到,又还有什么值得去炫耀去歌颂的呢?
  谁都知道,在今天,衡量一个国家是否真正属于“现代国家”,有一个公认的标识,这就是这个国家的国民是否都已经成为公民;而一个合格的公民标准,除了遵纪守法,还有,就是要关心公益,监督政府,批评政府。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民难以监督和批评政府,这种国家绝不能称之为现代国家。
  两年我前,本人曾作过一则短文,题目叫《社会主义为什么总是不能成功》,为什么呢?就因为“近一百年来,这个星球上的社会主义图像让人们已经不仅感到可怕,而且感到恐怖,甚至毛骨悚然,不寒而栗。你说大凡一个人,谁喜欢生活在毛骨悚然、不寒而栗的社会中呢”。
  
专制下哪个一把手不“唯我独尊”
  也许是应了那句“新闻天天有,天天各不同”的话,6月13日,代表最高“喉舌”的人民日报第七版在“思想纵横”栏中一篇题为《一把手怎样名符其实》的文章一出,不少网站积极跟进,“选”的点却都是这样一句话,即“唯我独尊的权力常导致一把手‘不得善终’”,真是“有意思”极了,人们乍一看,真不知这是在“劝诫”谁呢。
  认真浏览人民日报这篇文章,文中有段话是这个说的:“有的一把手以为自己是‘老大’,把单位当成‘领地’而为所欲为,把公权变成私权而我行我素,把自己的话当政策而狂妄自大,把单位变成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这种唯我独尊的权力把持很危险,往往导致一把手‘不得善终’。”
  这段说得好不好?好。好倒是好,可问题是一把手为什么就敢于“以为自己是‘老大’”,然后搞“唯我独尊”?为什么没有有效的监督?我们不是有成千上万的纸媒网媒,还有无数的“自媒体”吗?如果新闻言论自由,这么多媒体不就能起着很好地监督作用吗?就算媒体不行,各个单位乃至各级地方政府直至中央不也还都有“纪委”吗,这些怎么就不管用呢?哦,我知道,全世界也都知道,大陆的媒体都“姓党”,对党都要“绝对忠诚”;而谁不知道,对党绝对忠诚,其实就是对一把手绝对忠诚。再说,我们又是一个“讲政治”的大国,就连作者在这篇“唯我独尊的权力常导致一把手‘不得善终’”的文章中不也说“一把手应把好政治关,在重大决策上与党中央保持一致,不做违背政治原则的事”吗?至于各单位和地方政府纪委,都是在一把手的领导下,因此说是“聋子的耳朵”,都有点高估。如此这般,你让中国大陆哪个单位哪级政府包括中央在内,有哪个一把手会不“以为自己是‘老大’”呢?
  只要国家的“一把手”要求人们对其“绝大忠诚”,只要省委书记就是一省的“老大”,那么依此类推,市委书记、县委书记以及乡镇书记乃至村委主任,自然也都是各种级别的“老大”了,这有什么不对吗?我看不出来。本来就是“老大”,还用他个人“以为”吗?中央政府的一把手,难道不“以为自己是‘老大’”?谁信呢!如果他不以为自己是“老大”,为何要搞“核心”!要求省级大员都要向他“看齐”?一个个省委“老大”又为何要到媒体上其实也就是向“核心”“表忠心”?中央“老大”去央视视察时,又为何还要弄个“绝对忠诚”?这都是给谁看呢?
  既然“一把手”就是名符其实的“老大”,又在我们这样一种专制制度下,一把手想不“唯我独尊”都难。现在中国大陆名义上是“一切听党指挥”,可没有人不明白,其实就是听各级一把手的指挥:如果在单位,就听单位一把手指挥;在政府,就听政府一把手指挥;再扩而大之。乡镇听乡镇一把手指挥,县级听县里一把手的指挥,省级听省里一把手指挥,最终全国都听国家的一把手指挥。也就是说,中国几百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实际上一切皆由各个一把手说了算,全国的事就由最大的那个一把手说了算,且不论党政,还是文艺、科技,仿佛最大的一把手全都懂,因此也就全由他说了算。
  在这种体制下的国家,反对一把手“唯我独尊”,简直就是笑话。还是那句话:一个国家,只要有一个大希特勒,就会有无数个小希特勒,而这一切在民主制度下都是不可能存在的。中国大陆只要继续在专制的道路上走下去,就不要对那些把自己当“老大”的一把手“说三道四”,不起任何作用。至于这些“唯我独尊”的“老大”,是否会“不得善终”,那就完全看“天意”了。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