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美国大选看宪政之美
—— 兼评袁鹏的《选举乱象凸显美国“病”得不轻》文

夏钧


当中国还被“党大还是法大?”问题困扰的时候,美国民主党与共和党为了夺取国家的统领权,依照宪法进行了一场空前激烈的总统选战

这既是政治权力之争,也是经济利益之争,还是思想理念之争,又是一男一女强人之争。二人演讲、辩论、调侃、握手、对骂,高潮迭起,非常热闹,又井然有序。让我看到宪政之美。

中国少数人对美国大选看不惯,感觉乱。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袁鹏,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题目是《选举乱象凸显美国“病”得不轻》,概括为“脏乱差”三个字。他说:“两位候选人在公开辩论中互泼脏水”,有“肮脏的一面””。

我认为:这两位竞选人互泼的不是“脏水”,是“药水”。指责对方的缺点,不仅可以使对方注意和改正,还能提高全社会的法律意识和道德水平。《圣经》说:“当面的责备,强如背地的爱情。”(箴言27:5 )

袁鹏说:“民主党方面,为确保克林顿(希拉里)党内胜出,桑德斯居然被“内定”掉了。共和党方面,为阻止特朗普势头,党内大佬集体发声,甚至不惜倒向克林顿,”。这观点极其荒谬。

我认为:民主党为了胜出,推出最有希望的希拉里。这既合法、又合情,还合理。共和党人为理念而支持民主党候选人,这正说明了美国政治人物重理念,轻党派、少有门户之见。

袁鹏说:“大选阶段克林顿与特朗普的角逐,更是“邮件门”“健康门”“性骚扰门”轮番上演,惊奇不断、乱象丛生。”这观点就更加错误了。

我认为:竞选人相互揭短,相互批评是好事。这样可以相互监督,防止腐败。“邮件门”“健康门”“性骚扰门”都是小事,还引起了轩然大波。如果谁有贪腐丑闻被揭露出来,会立刻一败涂地。

袁鹏说,美国大选“不仅是选举格调差,更主要的是整个选情几乎被情绪化的极端言论和无所顾忌的人身攻击所主导,候选人几乎无法集中精力阐释系统的施政措施和严肃的政策主张,以致选举失去其本意,而沦为一场闹剧。”他看惯了假选举,将真选举看成“闹剧”。

我认为:“热闹”正是宪政的特色。竞选总统其实是争宠民情,争取选票。通过自由地演讲、辩论、对骂等活泼热闹的形式,将严肃冷静的政治理念充分表达出来。

这样,也只有这样,才能赢得民众的选票。特朗普赢在懂民情,知民意,赢得了民心。民众不仅喜欢他的政治主张,而且喜欢他直爽性格和低俗语言。宪政的本质是民众的政治,低俗的政治。

袁鹏还有一些糊涂观念,我就不一一评论了,接下来说说他这个人。看简历,知道他自幼熟读《唐诗三百首》,作“学而优则仕”人生梦,为当“人上人”而刻苦读书。

1994年,中国兴起“下海经商”的风潮,袁鹏却为向上当“状元”,成为历史系的博士研究生。中国史书都是拍马屁文奴写的。鲁迅、毛泽东怀着主人心态阅读史书,批判加利用,结果成为思想大师和政治主人。

袁鹏怀着着奴才的心情阅读历史书,读的越多,奴性越重,离现实越远,观点越古怪。结果成为文化大奴才,政治小丑。他靠专制文化为生,对新宪政时代有仇。

袁鹏站在专制奴才的立场上,观察美国宪政大选,作出黑白颠倒的评论。例如他说:“桑德斯居然被“内定”掉了。”“共和党内大佬集体发声,甚至不惜倒向克林顿,”观点,都是不懂宪政规则,将一个正常事看成不正常,妄加批评。他没有看到宪政的钟摆,随民意左右而动。

在宪政制度里,从政竞选者多出于思想理念,到处演说。当选者有民意基础,努力实现政治理想。不当政了,还可以自由演讲、授课、出书、出国旅行,生活自由自在。

中国从古至今,除了革命外,当权者都是“血定”“内定”的,甚至隔代“指定”。竞争者只取悦最高领导,表面文质彬彬,阿姨奉承,实际心怀鬼胎,不择手段。

中国政权争夺无不伴随阴谋和血腥。仅在不到七十年的时间里,刘少奇、林彪悲惨死,王洪文坐牢死、华国锋窝囊死,胡耀邦生气死,赵紫阳郁闷死。

侥幸还活着的领导人,也常胆战心惊,都不能自由言行。接班前谨小慎微,如履薄冰。接班后还要看先王脸色行事。退休后仍不敢说出心里话,有的靠拉二胡解闷。领导人和高官显贵都活在虚荣里,平民百姓都活在困苦中。

袁鹏拿腐朽当神奇,将宝贝当垃圾。他竟然将这些写成文章,发表在《人民日报》上,结果在世界上自曝其丑陋奴才本性。

袁鹏这篇文章才是真正的“脏乱差”。是“思想肮脏,逻辑混乱,人格极差。”他发表这篇文章后,特朗普当选总统了,做出一些他意想不到的、令人讚许的事情。

我看到一篇文章《川普(特朗普)变客气了 考虑向前总统克林顿请教》。文中说:“中央社华盛顿12日综合外电报导美国总统当选人川普表示,他将考虑向前总统克林顿请益。数天前,川普在大选中爆冷击败对手希拉蕊.克林顿,也就是克林顿夫人。”

“现年70岁的川普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昨天公布的专访中说,他在大选投票后接到克林顿总统的电话,当时克林顿总统“再客气不过。”
“川普此语呼应了他10日在拜会现任总统欧巴马后的谈话,当时他说,他“期望未来能与欧巴马总统交互来往“,包括听取欧巴马的建议。”
    
“川普在专访中被询及是否会向克林顿总统请益时说:“我当然会加以考虑。”川普说:“他是位非常有才能的人,我的意思是,他们一家人非常有才能。”
    
“川普也提到希拉蕊.克林顿在8日投票后打给他的恭贺电话。他说:“这是1通令人愉快的电话,但我可以想像,打这电话对她来说不容易。要打这种电话,对她而言比我更困难。”

“我的意思是,即使要我打这种电话就已经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事了。她当时再友善不过,她只对我说,‘恭喜,唐纳(即川普),干得好’!”

这新闻报导也展示了宪政之美。竞选人为国家富强和人民幸福而竞争,赢者高兴,输者心服。彼此没有仇恨,没有怨气,甚至共同合作,相互帮助。可以预测,特朗普政府不会离所谓的“政治正确”道路太远。

袁鹏将宪政之美说成丑,极力丑化美国总统大选。他自己甘当文奴已是可耻、可悲了,还说美国民主不好,专制好,让国民继续与他一样当奴隶。

袁鹏说美国病了,其实他自己是一身古尸的腐臭,一脑邪恶的灵毒,二眼白黑颠倒,正邪混淆。他是妖的化身,是鬼的代言人。

中国有些人爱骂皇帝,岂不知文奴袁鹏这类人更该骂。他在专制的黑暗中昏睡,自己竟然浑然不知。真可怜!希望这文章能唤醒他!睁眼看看新世界。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