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村茶话》系列之八

说明:退休之后住进老年公寓,交了两位大陆来的新朋友。张文友来自广州,原为高级工程师;李孟先来自上海,退休公务员,都是来美投靠子女的新移民。因属同代人,我们有许多共同经历跟共同语言。虽然有时观点有异,但心胸豁达,不伤和气。从春节开始,我们约好每周去当地粤菜馆茶叙一次,就国是说三道四。记得文革之初,邓拓先生因撰写《燕山夜话》和《三家村札记》杂文系列丢命。到文革中,台湾对大陆开播《自由中国之声》,其中就有一个“三家村夜话”节目,模拟江青、王洪文、田家英等人对谈高层动态,尽管田早已自杀身亡。如今我们三个退休老人,也组成“三家村”,对谈中国动态,不是夜话,而是茶话。现把记录编成《三家村茶话》系列,不定期刊发,以抛砖引玉, 激发更多讨论。

                              —- 作者 谨识

为卡斯特罗盖棺论定

程惕洁

张:本来打算把今天的话题定在“中美两军战斗力比较”上,没想到周六起床打开电脑,赫然得知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的消息,于是改变主意。他的死,让我想起咱们学生年代,曾经狂热支持过古巴的那段光阴。今天咱们就来谈谈这个话题,先为老卡盖棺论定,二位觉得如何?

李:这个主意挺好,让咱们“追悼”老卡一番,祝愿他一路走好,早日到马克思灵前报到,继续探讨如何才能实现他们毕生追求的共产主义理想吧。

程:我也同意座谈老卡之死。咱们可以一面怀旧抒情,同时也反思自己当年跟着狂热过的共产美梦。那个梦,可不同于今天官方说的“中国梦”,那是“环球同此凉热”(语出毛诗词)的世界大同梦。论精神境界,那个梦比现在这梦高多了。老李,这“追悼会”请你先开个头吧,对卡斯特罗的一生做个评介好不好?

传奇式人格魅力,可圈可点

李:好的,我来试试。虽然没见过老卡本人,但通过阅读和媒体报道,我对他还略知一二。大学时代,他那本著名的小册子《历史将宣告我无罪》(法庭抗辩词),对我影响很大,一度成为我的偶像。按社会学对领袖的分类,他应该属于“魅力型”,满脸大胡子,一身旧军装,嘴里叼根大雪茄,善于演讲煽动,充满革命激情,跟巴勒斯坦的阿拉法特类似。他的经历很有传奇性:背叛富商家庭投身革命,坐过牢,打过游击,曾经是格瓦拉的好友,后来又分道扬镳。早年属于民族主义者,后来坚信马列,崇拜毛的游击思想。武装夺权之后,推行苏联政经体制。跟美国长期武装对抗,但允许美国在古巴保留关塔纳摩军事基地。一度跟中国友好,用蔗糖换大米,几乎每个古巴人都骑中国自行车。另一种特产是雪茄烟,但中国少见,可能价格太贵,或者劲头太足,国人不习惯。60年代加勒比海危机之后,古巴紧跟俄国跑,同中国闹翻。90年代曾经到访中国,但对中国的改革开放不以为然。他既有人性化的一面,比方允许不喜欢古巴的人,统统出国,让他们到美国佛罗里达当难民,总数150万,占全国人口的十分之一还多,包括他自己的妹妹和女儿在内。虽然流放国外也是一种痛苦的惩罚,但总比苏联枪毙富农,中共改造五类份子那一套要仁慈吧。可是另一方面,他又对镇压政治异己毫不手软,至今关押着八万多政治犯。

古巴还顽固坚持计划经济,反对商品市场,落后是必然的。虽然弟弟劳尔上台后略有放松,但起色不明显。民生凋敝,基础设施陈旧,消费品奇缺,至今国民年收入人均559美元,还停留在我们的毛泽东年代,不到今天中国大陆(7575美元)的十分之一,接近美国(53101美元)的百分之一,简直太穷啦!唯有全民公费医疗,人均寿命比较长,还有免费义务教育,获得国际好评,其它方面乏善可陈。

进入世纪之交,老卡年迈力衰,让位于弟弟劳尔(同代革命元老),没像北韩金家那样传位给子女,这一点跟未受儒家熏陶有关。今年4月,在全国党代会上,90岁高龄的老卡,罕见发表演讲,承认自己年事已高,但坚称古巴“共产主义理想依然坚定古巴人民会最终获胜”,成了他的人生的临别赠言。这老兄一生经历种种危险,大难不死,掌权时间超越十届美国总统。CIA千方百计暗杀他,终不得手,最后还是让他自己走了。总之,全世界对他的死态度两极,有人兔死狐悲,有人兴高采烈,不仅代表20世纪那一代革命家的生命终结,同时还标志着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已经最后死亡。

张:老李对卡斯特罗一生的总结很精彩,简单而全面。你这一席话,也让我回忆起大学年代耳熟能详的两首歌曲,都跟古巴有关。一首叫《美丽的哈瓦那》,我还记得歌词,(唱):“美丽的哈瓦那,那里有我的家,美丽的阳光照耀着,门前开红花……..”。

程:另一首叫《要古巴,不要美国佬》,(唱)“要古巴,要古巴,不要美国佬!…….”。

李:我们也学过这首歌,外文唱法这样:“古巴西,洋基诺!古巴西,洋基诺!”后来才知道,那是西班牙语 “Cuba Si, Yankee No!”的同音汉语,也是“要古巴,不要美国佬”的意思。那一阵子,人人谈论古巴,连平常吃惯的白糖和红糖也消失了,商店凭证供应的全是古巴糖,浅褐色,既不白,又不红,好像味道不太甜,反正我家人都不爱吃。

张:怀旧归怀旧,但恕我直言,老李说到卡斯特罗的去世,标志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死亡,我倒 不敢苟同。要说共产主义信仰的凋零,还许靠谱。不过认真追究,从斯大林、毛泽东去世、特别是天安门屠杀和苏东波冲击之后,共产主义凋零就已经开始,且逐渐加快。可是要说彻底死亡,还为时过早。且不说在野的政治流派和单个共产信徒,哪国都有,美国也不例外,就说掌权的共产政权吧,起码在亚洲,还有中朝两个难兄难弟,加上越南,算两个半。北韩宣传的“主体思想”和中共宣称的“三个自信(好像最近又加了文化,成了四个自信)”本质上都属于共产意识形态,就连正在打内战的缅北游击队,最近也以“缅共中央”名义发表红头文件,宣称要为“共产主义”战斗到底。如果这个党最终夺权成功,那岂不又要增加另一个新的共产政权吗?

古巴未来政经走向,值得期待

程:我看张兄有点过虑,其实不用担心,缅北局势基本上还是边境地区的民族冲突,不大可能扩展到缅甸全境。只要翁山素季政权跟北京谈判协商,适当尊重缅北华人历史性的高度自治,那里的战事也容易平息,新兴共产政权的可能性基本可以排除。当然,前提是北京决策是否明智。比方说,当年邓小平复出掌权,邀请李光耀访问北京,向李请教治国理念,李建议关闭中国对印度支那的共产广播,停止支援那里的共产党游击队,以此换取西方国家的支持和认同。老邓果然接受了李的建议,立刻关闭电台,说服当地游击队跟政府和好,协助政府搞建设。如果当今北京的掌权人有相同理念,事情就好办。反之,如果北京改变思维,认为应该主动“亮剑”,推动革命输出,那老张说的可能性就无法排除。

李:我看扯远了点,咱们还是把话题拉回到老卡去世,会对古巴内政与美、中、古三角关系产生什么影响吧。具体说来,古巴有无可能出现奇迹般的改革开放?与美国的关系会否有戏剧性的发展?等等。

历史经验证明,所有集权专制国家强势领导人的去世,都有利于冲破思想禁锢,推动社会发展演变,我想古巴也不例外。虽然目前 劳尔.卡斯特罗还牢牢控制政权,但他已经85岁高龄,来日无多,未来的权力传承怎么搞,外界一无所知。而且,他的领袖魅力,远没有他哥那么强大。如果他能看清世界大势,顺应改革潮流,那古巴的下一步发展,说不定真有许多文章可做呢。

张:另外,古巴作为革命思想的输出地,对整个拉美地区影响巨大。老卡不但输出他的革命思想,还一度输出革命暴力,直接派兵参与安哥拉内战,向周边国家的游击队提供武器和军事顾问等等。我曾经随团去墨西哥、巴西、智利和阿根廷等地旅游过,发现那里的普通民众反美情绪强烈,反而对古巴赞美有加,这大概跟古巴的革命输出有关。如果老卡的逝世,能推动古巴改革开放,那对整个拉美地区,也可能产生示范效应,对于削弱拉美地区的左倾思潮和反美情绪,会有一定帮助。

程:这方面我也有同感。我是2008年去巴西参加一场世界经济研讨会,顺便考察了圣保罗的贫民窟和该省西北部几个种植园,对那里的贫富分化印象深刻,理解那里为什么容易滋生革命思潮,因为经济贫困,政治腐败,社会不公。美国人在拉美不受欢迎,固然与拉美反美情绪有关,也跟美国朝野没有认真反思自己的行为有关,跟美国人的自我中心主义有关。我赞成奥巴马总统主动向古巴示好的大度行为,那并不表明美国的软弱,就像当年尼克松访华,并不表示向老毛的中央王国(中国简称)磕头朝贡一样,而是以柔克刚,推动专制王朝内部变化的一招高棋。

中美如何影响古巴,有待观察

李:老程的说法虽然有道理,但套用如今的美国,恐怕有点问题。如果沿着奥巴马的思路走,美国政府很可能派高官出席老卡葬礼,奥巴马亲自走一趟的可能性也有。但问题是,候任总统川普,未必有那么高的政治智慧。以他和几个亲信已经发表的言论看,他们根本不在乎政治策略和长远后果。放言不派人参加老卡葬礼,在两国已经正式建交的情况下,这连起码的外交礼仪也不顾。另外还口口声声批评奥巴马对古巴让步太多(其实我看不出有多少实质性让步),誓言他们上台以后,要取消奥巴马向古巴所做的改善关系承诺,除非古巴向美国服软,云云。既然有这帮极右派的拼命掣肘,我看奥巴马也难有什么实质性的前瞻行动。

张:我同意老李的深刻分析,美国人缺乏“欲速不达”的辩证思维。如果他们继续坚持对古巴的冷战策略,以为老卡走了,古巴人心思变,可以趁机从外部策动政变,一举推翻共产政权,那很可能愚蠢透顶,事与愿违,最终为中共拉拢和收买古巴提供机会。北京一向称卡斯特罗是老朋友,这次很可能派高级代表团前往,利用参加葬礼的机会,说服古巴跟中共结盟,不但获得大笔金援,帮中国消化过剩产能,也有利于振兴古巴经济。如果古巴学习中国,搞有限度的经济改革,同时固守一党专政,这很可能对劳尔.卡斯特罗具有极大吸引力。作为回报,古巴也有可能进一步和中国靠拢,甚至军事结盟,变成中国在西半球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

程:从逻辑上说,这种可能性的确存在,果如此,则往后的地缘政治有好戏可看了!你想想,上世纪60年代的加勒比海导弹危机,不就是因为赫鲁晓夫胆大妄为,偷偷在古巴部署了针对美国本土的几艘导弹吗?消息曝光之后,全美舆论哗然,肯尼迪总统发布强硬声明,强迫苏联撤走,否则将冒核大战危险。关键时刻,老赫服软,乖乖把导弹拆掉,用船运走,途中还要接受美国海空军的监督搜查,真的大丢颜面。危机解除固然避免了世界大战,但却触发了中苏和中古之间的反目成仇,成为中共“九评苏共公开信”的话题之一。毛、刘、朱、周、陈、林、邓集体领导的中共中央,臭骂苏古两党是“反革命修正主义”的软蛋稀泥,没胆量跟美帝硬拼。据后来赫鲁晓夫本人回忆,当时中共曾私下里跟苏共建议,要苏联跟老美打一场核战,在中国国土上较量,宁可牺牲三亿中国人,也要把美帝彻底埋葬。要是老张分析的思路不幸成真,那岂不又要面临另一场可能出现的加勒比海导弹危机吗?

李:我看程兄神经脆弱了点,这我倒不怎么担心,因为现在的国际形势跟半个世纪前大不一样。那时候虽说全面冷战,但苏东经济萧条,中国人还在挨饿。美国西欧则经济富足,民心凝聚,肯尼迪又是强势总统,所以没把苏联、古巴和整个共产集团放在眼里,因此才敢动真格,跟赫鲁晓夫认真叫板。可现在的美国今非昔比,江河日下,经济乏力,社会分裂,川普上台会进一步收缩国防开支,减少对国际安全承担的责任。如今中国已经取代苏联,成为超强新星,有跟美国争夺霸权的势头,显示出咄咄逼人的态势,反倒是老美步步龟缩,缺乏底气,无力招架。我看,如果古巴真跟中国走近,美国虽然不高兴,但也只能干瞪眼,一点招数也没有。所以请你放心,当年加勒比海那一幕,不会重演。

程:当然,你说的也有道理。再说了,我相信中国人也不会那么傻,去学赫鲁晓夫的蠢招,跑到古巴显摆几枚导弹,让美国人心惶惶!如今跟本用不着那一套!现在的导弹技术,跟几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据说东风系列洲际导弹,从中国本土就能打到北美大陆,更不要说从移动的航母和潜艇发射了。只要古巴同意跟中国海军互访,向中国提供远洋补给基地和后勤支援,让中国军舰(还有不久就要成军的航母战斗群?)能在墨西哥湾和加勒比海神出鬼没,也就不错了。如此一来,中国的武力威胁就能伸到美国鼻子底下。再进一步,如果古巴同意在它的岛上安装监控雷达,就会给美国增加另一个心腹大患。万一美国施加压力,要求中国停止巡航,撤掉雷达,那中国也会“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要求美军同样停止在东海和南海的巡航,撤掉在韩国部署的监控雷达,关闭靠近中国的军事基地,等等。就算中国不提“固有领土”的说法,两国都是在对方鼻子底下炫耀武力。如果中国提出公平对等,“我撤你也撤,你不撤我也不撤!”美国将怎么回应?万一僵持起来,硬的就是擦枪走火,软的就是国际裁决。假如官司打到联合国仲裁机构,是非曲直还真不好说呢!

李:如此说来,老卡一个人的逝世,还真要牵动不少国际互动呢,此人能量可谓大矣!咱们今天已经说的不少了,我看到此为止吧。下次我做东,继续按照老张的计划往下走,把话题转到“中美两军战斗力比较”上,二位意下如何?

张、程:可以可以,我们回家都做点准备,争论起来也更有说服力。再见!

2016年11月28日星期一完稿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

总浏览量 106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7127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