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家村茶话》系列之十七

说明:退休之后住进老年公寓,交了两位大陆来的新朋友。张文友来自广州,原为高级工程师;李孟先来自上海,退休公务员,都是来美投靠子女的新移民。因属同代人,我们有许多共同经历跟共同语言。虽然有时观点有异,但心胸豁达,不伤和气。从春节开始,我们约好每周去当地粤菜馆茶叙一次,就国是说三道四。记得文革之初,邓拓先生因撰写《燕山夜话》和《三家村札记》杂文系列丢命。到文革中,台湾对大陆开播《自由中国之声》,其中就有一个“三家村夜话”节目,模拟江青、王洪文、田家英等人对谈高层动态,尽管田早已自杀身亡。如今我们三个退休老人,也组成“三家村”,对谈中国动态,不是夜话,而是茶话。现把记录编成《三家村茶话》系列,不定期刊发,以抛砖引玉, 激发更多讨论。

                             —- 作者 谨识

川普登基花絮多多,经典演说将入史册

程惕洁

程:二位仁兄好,今天元月21号,昨天川普登基庆典,恰逢阴历过小年。来吧,咱们先为新总统上台和中国小年干上一杯!接下来,侃侃川普登基的花边新闻怎么样?先请二位把最感兴趣的亮点说说。

张:先说我深受感动的三件事吧:一是美国人的爱国热忱,这既包括50万人冒雨参加川普登基盛典(当然有人真心祝贺,也有人逢场作戏);也包括40万人同样风雨无阻,参加抗议示威。还有几十位议员拒绝为川普捧场。第二,曾经恶言相向的政敌(死对头)们,特别是胜出者川普和败选者希拉里,居然当众握手言和,相互致谢。川普的四任太太(三前任一现任)花枝招展,悉数出席,济济一堂,好像过往的恩怨情仇一笔勾销。第三,前后两任总统本属两党,许多理念不合,但政权移交总体顺利,堪称君子风度。虽然表演各异,但出发点都为国家好。这种相互尊重,自由表达的文化素质,是美国一大特色。搁在在咱们神州故土,许多人理解不了,认为要么老美矫揉造作,擅长表演;要么就是缺心少肺,傻里巴即。

群族分裂加深   未来充满变数

李:张兄的着眼点在于庆典的光明面,所列三点我也认同,这些文化亮点的确值得华夏民族学习。可是我的两点感触,则偏重于黑暗面。第一,庆典活动凸显了大选结果造成的群族分裂。回想上次2009年奥巴马的就职仪式,约200万人参与,各色族裔都有,喜气洋洋。而本次支持特朗普就职的人数,大幅减少75%,仅有五十万人。放眼望去,白人为主,跟美国总体人口构成差别较大。而抗议人数高达四十万,与支持人数旗鼓相当。示威中还出现暴力,两百多人被捕,6名警察受伤。如果包括纽约、洛杉矶和欧洲等地的抗议者在内,参与的人数更为可观。第二,川普本人的就职演说,跟他竞选演说的信口开河相比,有所进步,比方有电视评论员指出,川普以往讲话多用“我如何”的霸王口气,现在改用“我们如何”的负责任口气,是一种进步。但发言把美国现状说得一团漆黑,连近年经济好转的事实都不承认,显然有一笔抹杀前任政绩的偏激,等于间接“攻击了坐在他身后的所有前任总统”,这种做法既不够诚实,更不够宽容。在奥巴马发言未完的时候,川普就急不可待地开始签署行政命令,有明显的报复心理和作秀因素,不像一个成熟政治家应有的作为。

程:嘿,二位请抬头,看对面墙上的电视屏幕,那是BBC 记者现场报道今天正在全美发生的女权群体对川普的抗议示威。刚才的镜头是华府游行,20多万人参加,队伍长达两公里;现在这个镜头是芝加哥,18万多人集会,他们的标语口号,都要求制止川普对美国社会的分裂活动。类似示威也发生在洛杉矶、纽约、底特律等地。现场报道的记者说,未来还会有西裔、穆斯林、新移民等更多社团组织的抗议示威。看来,李兄的分析没错,美国群族分裂有进一步扩大趋势。

李:还有消息说,川普就职刚结束,新白宫官网上,包括男同性恋者、气候变迁、残障人士、健保及公民权利等页面立即消失。如果川普坚持我行我素,不向抗议群众的合理要求让步,我看他的掌权之路很难顺利。就算国会掌控在共和党手中,极右派内阁班子铁板一块,强硬推行极端政策也难成功。闹不好,他的第一届任期不会功德圆满,第二届是否顺利连任,就得画个巨大问号。

程:我同意李兄说法,现在转谈自己的感受。你们二位所谈的五点我都同意,但我还有另外两点最深感触:第一个是川普跟他搭档有明显的“商人治国”特色,这既有好处也有危险。好处是不拖泥带水,说干就干,老板下令,雇员无条件执行。经济效益(盈利)是最高(甚至唯一)目标。但危险在于,政府不同于公司,无法按公司运作施政。除了选民合法授权之外,它还需要协调不同社会群体的利益冲突,兼顾效益和公平。美国这样的超级大国,对维持国际秩序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还需要兼顾本国利益与国际秩序。有美国记者认为,“美国优先”的政策的大原则不错,但那不应该是三十年代查尔斯·林德伯格(Charles Lindbergh)倡导的那种“美国优先”,连德国法西斯的对外侵略都视而不见。说到底,如果国际社会失序,美国难以独善其身。也就是说,无论对内还是对外,美国政府都必须兼顾经济效益和社会公正原则,这个特点,在川普的就职演没有体现。第二个感触,川普的演说充满激情,有煽情效果。多次强调“人民如何如何”,跟老毛金光闪闪的“为人民服务”题词异曲同工。岂不知,人民由不同利益群体构成,抽象一致的“人民利益”在现实中绝无仅有。尽管他点到华盛顿有少数高官自肥,但那与中国贪官动辄几亿几十亿的黑金相比,简直“清廉”到寒酸。如果真有中国式 “大老虎”,为何美国司法不把他们揪出来示众?川普避重就轻,刻意回避的是:包括他自己在内的大公司大老板们,不成比例地攫取社会财富,才是导致社会贫富分化的主因。而减缓分化的主要手段,还得靠政府调节功能,实现社会再分配,也就是劫富济贫。但包括川普在内的右翼共和党人,历来主张给富人减税(包括他自己的公司财源滚滚,但多年逃避交税),削减穷人福利,那不是反其道而行之吗?

演说堪称经典   可当英语教材

张:二位说的都没错,可是,川普毕竟靠选票上台,就算以微弱多数取胜,那也是选民的胜利,人民庆祝他的当选,希望他能给美国社会带来一番新气象,完全可以理解。我看了美国华人支持川普的言论,特别是曹长青跟陈破空的节目,觉得他们对川普新政充满希望,你们不觉得他们的分析有道理?跟前几任总统对六四屠杀的绥靖政策相比,我觉得川普有可能纠正前任错误,开创中美关系新局,倒逼中国改革,加速中国社会转型,难道我们不该期待吗?

李:张兄说的没错,当然应该期待。何止是期待?我们还应该力所能及地发出自己独立的声音,指出美国对华政策的是非曲直。可是,如果我们自己头脑简单,一厢情愿对川普寄托厚望,甚至深陷两党政治的恩怨情仇,丧失自己独立的分析判断,难免失之偏颇。最后结果,很可处处被动,只能被客观形势牵着鼻子走。比方说,当年美国宣布入世跟人权脱钩,流亡美国的民运人士可有重大行动?即便批评的文章也寥寥可数,更别提像样的示威抗议了。仅有一宗跟人权有关的“师涛王小宁控告雅虎案”比较有名,最后庭外和解,一千多万赔偿金被吴宏达的劳改基金会滥用,引发连串丑闻,最后,以吴本人的离奇死亡告终。其它值得一提的“民运行动”还有吗?相对而言,最近在国会举行的“中国人权听证会”上,魏京生、杨建利和陈光诚等人,都主张贸易和人权重新挂钩;还有刚刚在旧金山湾区和华府成立的“中国人权问责中心”,有显著进步。只不过,就实力和影响而言,对美国社会的震动还远远不够而已。

程:李兄说的有理。流亡华人毕竟客居异乡,我们对中国未来社会转型的预期,跟川普的愿望未必吻合。请不要忘记,六四之后,希望抢夺中国市场的美国商人当中,也包括川普自己。就像美国媒体揭露的那样:就在他口口声声要封杀“中国制造”的同时,他登基典礼上用的许多川普公司产品,就赫然印着“中国制造”字样,他不因讽刺而脸红。如果国会提出议案,要求贸易和人权重新挂钩,最后居然被川普总统封杀,我不会感到意外。因为他公开声明在先,“不会因价值观而牺牲经济利益”,只是我们自己健忘而已。不过,对外不宣扬美国价值观,不等于他否定美国人民的价值观。事实上,他的演说全文从始至终充满民权之上的价值宣扬,甚至有经典意义,某种程度上可跟 林肯总统的“盖提斯堡演说”比美。中国内地封网,不让如实报道典礼实况。可是,有国内朋友用微信给我发来实况视频(尽管我已从电视上看过),还附有中英文对照的川普讲话全文。我回复他:你应该把他的讲话英文稿,转发给英语班学生当泛读材料。他回答:学生们早就从手机下载了,许多人正在全文背诵。看来,川普的讲话真有可能流传千古啊。

张:哇,没想到程兄对川普讲话有这么高评价,要跟林肯总统比美。是不是将来川普的人头像,也得雕刻在拉什莫尔山头上,供人瞻仰?

李:这太夸张,太过份了!山上刻的那四位总统,都属于开国元勋辈,德高望重,堪比圣人。丑闻缠身的川普总统何德何能?敢跟华盛顿杰弗逊、罗斯福与林肯相比?你们这个玩笑也开得太大了。

程:我说李兄,且慢下结论。我这说法确有搞笑的成分,但也不尽然,容我慢慢说出三个理由:第一,这篇讲话除了个别字句有待斟酌之外,整体行文流畅,充满激情。最大特点是文字浅显易懂,许多非英语专业的中国学生都能看懂,而且读起来朗朗上口;第二,它传递的美国价值观,即民有、民治、民享的三民主义比较完整,短短十几分钟,等于上一堂生动的美国民主课;第三,如果川普真有本事把美国日薄西山的颓势根本扭转,那他的历史地位真有可能名列开国元勋。当年林肯的演说词之所以永垂不朽(就连老江都能“倒背如流”),不是因为文字生动,而是因为成功废奴和结束内战的历史功勋。反之,如果川普自食其言,乏善可陈,甚至令国家分崩离析,乱像丛生,那么,他的演说将贻笑后人,成为最大的讽刺,被永远钉在历史耻辱柱上。所以说,无论是非成败,他的这篇演说词都有重大的经典意义。

总统宝座未热    有人开始怀旧

李:程兄这一说,令我茅塞顿开,还真是这么回事。就连我这破英文,半瓶醋都不够,也能听懂大概意思。从“立此存照”的意义上说,这篇讲话的确具有经典性。张兄,你这工程师的英文比我好,阅读川普的讲话有生词吗?

张:好像只有三四个生词,但基本不影响理解。 究竟川普能把美国搞成什么样,多数人都在观望等待,也有不少反对者起而行动,陆续发出不同声音。还好是在美国,再怎么强势的总统和国会,也不能给人们嘴巴贴上封条。那些被抓的示威者,都是因为越过警戒线,或者有打砸行为,主动袭警的硬茬儿们,否则不会被抓。我在《纽约时报》中文网上读到资深记者纪思道写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我已经开始怀念奥巴马了”,很有深意。

程:是吗?该兄英文名Nicholas Kristof,著名专栏作家,先后出任过《纽约时报》驻香港、北京和东京首席记者,我挺喜欢读他在北京写的深度报道。这篇“怀念奥巴马”的大作还没读。他说些什么?

张:老纪的文章写道,川普在历届新当选的总统中,民调满意度最低。这一结果显示,川普登基还不到24小时,人们已经开始怀念刚刚下台总统奥巴马。“我们之所以赢得冷战,依靠的不只是美国的导弹,还有美国的软实力”,而我们软实力武器库里的其中一项,就是一位可以在国内外赢得尊重与赞赏的总统。我们希望国内和全世界的孩子都敬佩我们的总统,而那正是奥巴马最大的强项,也是川普最明显的弱项” 。又说“奥巴马是少见的经历两届任期却没有出现任何丑闻的总统”,“如果就像我担心的那样,我们看到白宫变成了由一个不讲原则的自恋狂造就的充满丑闻的泥潭,我们整个国家都会更加激赏一个为全世界树立了无可挑剔榜样的第一家庭”。

李(一拍桌子):这位作家说的好!有深度,请你把链接发给我,我也要拜读一下。曹长青先生有篇文章,批判中国古人 “先圣后王” 的说法,认为“没有好的制度,即使当王之前真成了圣人,当了王之后也会变成恶魔,更何况世上根本没有圣人”。他的说法有一定道理,但有失偏颇。美国选民不但重视政见,也同样重视私德,在同样制度下,一个无视私德、不守信用、说谎成性的人,就怕连家人都难管好,如何做万民表率?

程:另外,民主社会认为,公众人物的个人隐私不受保护,更何况一国总统?川普作为娱乐明星,本来就是公众人物,现在贵为总统,更难区别大节与小节,私德与公德。比方他对女性的性侵,还有偷税漏税,那是私德吗?更吊诡的是,坊间传闻他在俄国有过性丑闻。就在川普公司面临倒闭(过去媒体有过报道)的紧急关头,是俄国黑社会输送黑金,帮他转危为安。这次选举,更有俄国黑客介入。川普阵营先是否认,后又承认。当然,俄国人对美国大选的干扰破坏,究竟对川普得票率的影响有多大?这一系列问题都需要追踪。如果川普正大光明,首先应该对上述调查大开绿灯,让独立调查的事实为自己洗白。反之,如果遮掩搪塞,不许调查,难免心里有鬼。如果调查结果属实,很可能演变成比“水门事件”更严重的宪政危机。

李:好了,时间又到了。下周末是新春佳节,轮我做东,咱们要好好喝一杯。究竟讨论什么话题好,回去想想再说吧。二位有何建议,通过微信联系,春节再见!

张、程:提前给各位家人拜年啦!预祝春节快乐,鸡年大吉!

(2017年1月21日星期六茶叙,30日星期一 完稿)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