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戎小捷

【编者按】法国发生的教师被极端穆斯林分子斩首的事,世界普遍从恐怖主义的角度予以谴责。然而从文明的冲突角度进行解读和反思也是一些学者常用的角度,比如亨廷顿专门写过《文明的冲突》的论文并扩展为一本书。但是亨廷顿的观点并不被广泛认可,因为实际上几乎所有的国家都受到外来文明的影响,鼓吹文明冲突不利于文化融合。文化虽然比制度更难以改变,但毕竟不是千古不易的。当代民主国家把“文化多元”看成是政治正确,然而如果多元的文化不能共存将带来新的冲突。宗教信仰自由其实是人类从各种宗教不宽容的历史教训中总结出来的基本原则,如果坚持“文化多元”到把“宗教信仰自由”和“宗教不宽容”看成是两种应该互相妥协的文化,显然是过份的。同样,把奉行自由至上的价值观和奉行专制独裁的价值观归结为没有优劣之分的“文明冲突”显然也是错误的。作者的一家之言仅仅代表了一种理解世界的角度,并不代表可以理解的现象就应该如此。

法国10月16日发生一起“斩首案”:一名老师在课堂上展示有关伊斯兰教先知穆罕穆德的漫画(教室里有穆斯林学生),几天后该教师在学校附近遇袭身亡。

法国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了:2015年1月7日,两名武装分子闯入《查理周刊》总部,用冲锋枪向在场人群扫射,造成12人死亡;原因也是《查理周刊》刊发了讽刺伊斯兰教先知穆罕穆德的漫画。

再往前追溯,2005年9月,丹麦一家发行量极大的报纸刊发了有关穆罕穆德的漫画,遭到穆斯林国家的集体抗议,以致在整个欧美及中东、西亚、东南亚等地引发了长达半年的严重骚乱……

这些严重事件产生的直接原因再清楚不过了。不过,在对这些事件进行更深入的分析之前,让我们先做一个基础的工作,那就是先给世界上不同的文明类型分一下类。

世界上的文明大致可以分为四大类:行政型文明(政府在社会中居绝对主导地位,如中国、朝鲜等);市场型文明(私企在社会中居绝对主导地位,如欧美各国);教俗型文明(宗教在社会中居绝对主导地位,如阿拉伯各国);风俗型文明(风俗传统在社会中居绝对主导地位,如一些非洲国家)。不同的文明类型(国家)有着不同的绝对不可违反的社会生活的最高原则,即:有着不同的、不可触犯的红线(道德底线)。

比如,在阿拉伯各国,你可以骂最大的私企老板、你可以骂政府的总统,但你绝不能以任何形式触犯穆罕默德——违反者会死无葬身之地。在中国,你可以骂最大的私企老板、你可以骂孔子孟子或其他什么文化名人,但你绝不能用言语或行动触犯政府的最高领导人,违反者必会进监狱坐牢。在欧美各国,你可以骂总统,你可以嘲讽文化名人,但你绝不能违反任何一项法律条文,否则你必会吃不了兜着走。而在一些非洲国家,你绝不能违反某些重要的风俗,否则你或者被逐出社会,或者被虐待终身……

我们这里不去讨论这四类文明的各自不可触犯的红线孰好孰坏、孰对孰错、孰优孰劣,我这里只是想指出每个文明都存在自身的红线这个事实。从这个事实出发,我们就可以理解现在世界上所发生的大部分事件以及在各个国家之中所发生的大部分冲突。

先说一下发生在各个国家内部的冲突吧。比如这次发生的历史教师被斩首事件,从本质上来说就是来自不同文明的族群之间发生的冲突,或者说,是两类不同文明的红线(道德底线)撞车了。在红线问题上,双方都是绝不让步的,因为每一方的红线都不是一朝一夕才制定的,而是在各自文明漫长的历史发展过程中最终形成的:作为穆斯林的一方,他们决不容许出现有关穆罕默德的漫画,因为这是对穆罕默德的亵渎;作为法国及欧美各国的一方,他们坚持要法律所保护的言论自由,因为这是它们立国的根本原则。     

 我们再来看一下发生在中国的香港事件:事件的最初起因是铜锣湾书店事件。几个私企书商为了赚钱,出版了一本描写当代中国最高领导人私生活的八卦书。由于香港在回归中国之前,一直属于市场文明类型,因此这件事情本身符合香港本地的道德红线(言论自由、出版自由)。但这件事情无疑触犯了属于行政型文明的中央政府的红色底线(绝不能嘲讽最高行政领导),于是这几个书商被送进了监狱。随后香港民众又认为中央政府违反了香港的“言论自由”的红色底线,于是又进一步掀起了盛大的“返送中”运动……

中国的香港事件和法国的斩首事件属于同一个性质: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中央和香港谁会让步吗?都不会让步的,这就像法国政府和穆斯林群众都不会让步一样。如果我们还是拘泥于传统的思维方式,像法国政府那样指责穆斯林奉行的是“愚昧主义”,指责袭杀历史教师的行为是恐怖主义;或者像香港民众那样,指责中央政府是法西斯,指责最高领导是压迫人民的暴君,等等,不仅无济于事,反而会引发更大的冲突、更大的灾难……

我们再来分析一下世界各国之间的情况。实际上,在漫长的人类历史中,世界各国之间的冲突大多属于同一类型文明相互之间的冲突:例如,历史上中国和北边的游牧民族虽然冲突不断,但大家同属行政文明,区别只在于,中国用行政的方式来组织农业生产,而北边的少数民族则用行政的方式来组织牧业生产。彼此的道德红线都相同,因此无论谁胜谁负,最终的结果都是一种融合或同化。但现在不同了,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苏之间发生冷战开始,从整个世界的宏观角度观察,全球已经进入了一个不同文明类型之间发生冲突的时代。尤其是进入21世纪之后,以911事件为标志,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已经正式拉开了帷幕。而现在中美之间的冲突,更把这一点揭示得淋漓尽致:双方都不是要谋求世界霸权,双方也都不是要谋取经济利益,双方想要做的都是:保持各自文明的特征,维持自身文明的底线,不被对方同化,不被对方演变。

中国和美国谁会让步吗?都不会让步的,这就像上述的斩首事件中、香港事件中,法国政府和穆斯林群众都不会让步、中央政府和香港民众都不会让步一样。中美双方都要维护自身文明的红色底线。如果我们还是拘泥传统的思维方式,像美国政府那样指责中国奉行的是“专制主义”,指责中国想用自身的模式一统天下;或者像中国大陆某些民众那样,指责美国想继续充当世界老大,指责美国“亡我之心不死”,等等,不仅无济于事,反而会引发更大的冲突、更大的灾难……

时代不同了,全球化时代已经降临,人类历史已经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在过去,不同文明类型的人们可以在不同的地方生活,多交往也好,少交往也罢,最多来个惹不起躲得起,彼此触犯对方红线的问题还不是十分严重。但现在大家是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了,数字信息满天飞,谁也无法独善其身。使问题更复杂的是,不仅各个国家的文明类型不同,而且在每个国家内部,也都有因各种原因而聚集的具有不同文明特征的族群。再进一步,即使是同一个国家中的同一个文明类型的族群,比如全是中国大陆地区的汉族民众,现在也是分裂成了不同的意识形态群体,彼此都在为真理而斗争……

换一个说法就是,过去的人们发生冲突,或者主要想解决生存问题,如中国历史上反复出现的农民起义;或者主要想解决自身发展的问题,如欧洲历史上各国为争夺物质资源或商品市场而爆发的殖民地战争。但现在引发人们彼此冲突的已经不是生存问题、发展问题,而主要是“何为真理”的问题了——通俗说就是:什么样的做法才是对的,什么样的做法就是错的。拿这次的斩首事件来说,那个历史老师并非事业上遇到了困难;那个刺杀他的穆斯林青年也并非饥寒交迫。同样,香港事件发生前,香港民众并非水深火热;中央政府反制香港前,自己的政权也并非朝不保夕。总之,冲突之中的双方都是在“为真理而斗争”。

如果我们认识不到这一点,如果我们还是拘泥传统的思维、想用传统的办法来解决问题,就会一再碰壁。比如我国长期得不到彻底解决的西藏问题,原因也在于中央政府还是传统思维,没有认识到藏族群体属于独特的、和汉民族完全不一样的教俗文明类型,误以为西藏仅属于边远落后地区,因此还是习惯性地从帮助他们解决生活困难的角度出发而加大财政补贴,又从帮助他们发展的角度出发大搞基础设施建设、并降低西藏的高考录取分数线等等,但汉藏矛盾并未明显改观,原因就在于这些帮助措施都没有帮到点上……

最后,我们再说回法国的斩首事件。法国总统马克龙在案发之后表示,“恐怖分子不会分裂法国,愚昧主义也不会盛行”,并大张旗鼓地给那个被袭身亡的教师追授勋章、举办国葬。可以明显看出,法国政府还是传统思维,还在坚持自己一方的红线,而反对穆斯林一方的红线。我感到无语。现在已经两败俱伤了,那个教师和穆斯林青年已经同归于尽了。在中国,中央政府和香港的民众也已经两败俱伤了。而中美之间的冲突还没有看到尽头,但愿这样继续冲突下去不会导致更惨烈的两败俱伤……

我最后想说的是,现在迫在眉睫的不是辩解谁掌握着真正的真理,谁坚守的红线是真正的普世道德。现在迫在眉睫的是:大家都先从红线上退后一步,然后交流、沟通,达成伟大的妥协。不然的话,很可能就会大家相互撕扯着,最后一起摔下悬崖!双方所信奉的真理,也都烟消云散……呜呼哀哉!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