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杨建利

我的《防疫是拜登政府和美国社会面对的首要挑战》一文在推特上引起很多推友争论,我坚持自己的观点,拜登当选是美国防疫的契机,希望生活在美国的推友重视这一机会。

文章发出后,很多推友质疑拜登的当选总统地位。我的观点是,拜登是合法的当选总统。拜登的当选是经过长期而广泛的选举活动,遵循程序获得的,到现在为止,拜登已拿到各州统计的足够的选举票,而且有望继续增加,如果遵循民主的程序和结果,就应该承认这一事实。当然,质疑者有权利通过法律手段进行诉讼,正像我在美国之音的评论节目里不止一次强调的那样,我支持这样的诉讼,因为法律的程序可以重树人们对美国民主机制和法治的信心。 然而,除非用证据证明目前的投票结果是错的,质疑者只能质疑,却不能否认拜登的当选总统地位,这是美国的政治法律常识。如果你一边高谈民主、宪政、法治,一边因为宪政民主程序的结果不符合自己的意愿,就自行否定结果的合法性,那么,你就是失去了基本的原则立场。

我无权对选举过程的争议做裁决,从最严格的意义上说,选举人团的正式投票要等下月进行,但以我美国生活几十年的经验,我不认为所谓大选“舞弊”的说法具有足够的说服力,到现在为止,传言甚多,但最多是一些选举过程中的零星争议,尚不能得出大选存在系统性舞弊的结论。

所以,我认同拜登的当选总统地位。我认为拜登接任总统的准备工作应该早日展开。这一点是明确的。

我无法全面评价川普总统四年执政的成败。我肯定他许多政策和做法,但如果他不能以证据证明拜登的选举胜利是偷来的,那么,在明年1月20日之后,他没有继续执政的合法性。

民主不保障结果让所有人满意。作为民主体制下的一员,没有对民主的敬重,我们甚至可能不可能有一个有效行政的政府。

而且我认为,川普总统在处理美国眼下最迫切的疫情问题上的表现,是很不理想的,而疫情不除,美国社会无法展开经济恢复,也不可能恢复正常生活,与中共的冷战更谈不上。这已经构成对美国现实和未来的巨大威胁,我们不能本末倒置。

我不敢断言拜登的防疫策略会比川普高明,但川普已经交了不及格的答卷,作为在野者,拜登不为这一结果负责。如果在他上任后,仍然不能控制疫情,那时候他应该承担民众的批评,但不是现在。目前为止,拜登对防疫问题的态度和表态,更为认真,并展现出了尊重常识和科学的态度,而不是将疫情当儿戏对待。

防控疫情是美国眼下无法越过的坎,也是拜登必须面对的一次大考,如果他不能交出合格答卷,便很难向美国民众证明自己的能力,让后面的执政变得难以想象(恐怕这也是美国未来不可想象的局面),因此,无论从政治压力、个人性格上判断,我认为他都会有严肃的防疫态度,至于我的判断是否正确,让事实说话。

虽然遭遇很多推友的冷嘲热讽,但我认为,长达八个多月的疫情和继续抬升的疫情现状,已经足以证明川普政府在防疫上存在理念错误和领导力严重不足的问题。而同一国境内的防疫是不可能离开联邦政府的领导与协调的,所以,拜登的当选是美国防疫的积极因素,至少让我们看到更多希望。

判断一个总统的优劣,人言言殊,且不能只看单一政策选择。但无论如何,只能根据他当政后的表现来判断,拜登迄今并未行驶总统职权,没有任何人可以说他会是一个不合格的总统。当然,这并不是问题关键,最重要的仍然是这样一个事实:他的当选总统地位是因为他获得了目前各州统计的选票支持,在证明这些选票是通过舞弊获得或统计错误造成之前,人们有权认为他是即将执政的合法的当选总统。

反过来说,即使川普团队通过法律诉讼推翻这一结果,川普总统的防疫对策也是应该受到批评的,如果他继续执政,我对美国的防疫前景仍不乐观。

因此,从民主原则和对美国防疫前景两个方面,我都希望当选总统拜登能够带领美国结束疫情,这并非不可能实限的目标。至于拜登执政后的各项工作,每个人都有监督和批评的权力,我倒是希望至少对于美国迫在眉睫的防疫问题,大家都能向川普政府和未来的拜登政府施加更大压力,同时也提出有价值的建议,通过政府和社会的共同努力,让我们消除疫情。不结束这种疫情四处蔓延的状况,推友们关注的各种议题,恐怕大都是镜花水月,美国政治的许多议题,也变得没有意义。

愿意就相关问题,与各位继续探讨。

2020年11月晚 于华盛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