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极权造成中国更难讲真话 

作者:张杰

11月20日,李克强总理召集各省负责人召开全国经济形势视频座谈会。一开场,他先问了地方政府负责人三个问题:第一,本地区今年以来经济运行总体情况如何?第二,如何考虑本地区下一步经济工作?第三,对国家宏观政策有什么具体建议?希望与会者就以上3个问题“畅所欲言”,讲真话。据报道,黑龙江省、山东省、湖南省、广东省、云南省政府负责人都“抛开手中稿件”,围绕上述3个问题,谈了对本地区今年经济总体情况和下一步经济走势的分析判断,并提出了建议。

李克强听完发言感觉很满意。他说:“这将为我们研究考虑做好下一步经济工作提供重要依据。你们讲真话,我们才能出实策。”中国官媒并未发布地方政府负责人“讲真话”的内容,但称他们普遍反映,国家今年宏观政策和帮助企业纾困措施发挥了关键作用,各地经济和就业等主要指标都回稳向好。李克强听到真话了吗?我看未必。一是地方政府负责人是行政官员,他们大多不懂经济。二是即使他们懂得经济,在当前的政治氛围下,也不敢说真话。因为现在讲真话代价沉重。我只能说,李克强听到了他想听的话,但未必是真话。

有学者指出,在正常国家,讲真话是社会的常态,正常社会讲真话比较容易,既不需要勇气,也不需要牺牲。而讲假话则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你骗人需要承担后果,搞不好要身败名裂。而中国正好相反,讲假话很容易,张口就来,天天讲月月讲,脸不红心不跳,而讲真话需要极大勇气,甚至要冒丢饭碗、坐牢的风险。在中国不仅官员不讲真话,就是普通老百姓也早已不会讲真话了。

据官媒报道,11月3日上午,李克强来到河南安阳瓦店乡东路村,考察农民的收入、生活等情况。李克强来到一名62岁的农民面前,询问他小麦的种植情况。这个村民说:他们一家3口种了7、8亩地,一亩地收入1千7、8,纯收入1千5。也就是说一亩地的耕种成本只是2、3百元。李克强不相信,追问:有这么多吗?你把种子、化肥成本都刨掉,还能收入这么多?你有这么大本事啊?李克强又问他:你是不是不光是种粮食?这个村民肯定说:就是种粮食,现在种粮食收入高了。李克强笑着问:你说是这个7亩地吧,不是每亩地吧?这个村民还是说,就一亩地就能收这么多。还有别的“村民”附和着说:1千4。李克强没有话讲了,只好说:你们收入好,我们高兴。李克强当然知道农民没有讲真话。

据维基揭秘,李克强在担任辽宁省委书记时,有一次与美国大使共进晚餐。他说,中国的GDP数字是“人为制造”的,因此不可靠。李克强告诉美国外交官,在评估辽宁经济时,他侧重于看三个指标:电力消耗,铁路运输量和银行贷款发放数量。他认为这三项指标不容易造假。

为什么中国人不会讲真话呢?

答案大家都知道,那就是因言获罪,祸从口出。在中国,大多数人都不得不说假话和违心的话。当权者用假话空话套话愚弄民众,民众用假话空话套话以自保。武汉新冠病毒被发现后,李文亮医生在微信朋友圈中发文预警,结果他和八名医生都被警察训诫。他们的真话被视为造谣惑众。许章润和任志强发文章讲真话,劝告当权者应以黎民苍生为念,不可执迷于一己之私,但结果许章润被嫖娼,任志强获刑18年。张展、陈秋实、方斌等公民记者深入武汉报道疫情讲真话,结果张展被起诉,陈秋实、方斌被禁言消声。

10月24日,在上海外滩金融峰会上,王岐山发表视频致词。他表示,金融业遵从的安全性、流动性、效益性三原则中,安全性永远排在第一位。在市场化、法治化的基础上,有序处置风险,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王岐山发表致词后,马云上台发表演讲。他说,当前中国金融面临的“不是金融系统性风险,而是仍缺乏健康金融系统的风险”。马云还说:我觉得有一个现象,全球很多监管部门监管到后来,变成了自己没有风险,自己部门没有风险,但是整个经济有风险,整个经济不发展的风险。未来的比赛是创新的比赛,不仅仅是监管技能的比赛。执政能力的提升,是指在监管有序下的健康可持续发展,而不是监管了没发展。马云这一席演说,无论正确与否,应该说是真话,是他心里的话。在西方完全属于言论自由范畴,但在中国,他就闯了大祸。马云等蚂蚁集团高管被监管当局约谈,上市被直接叫停。世界最大的IPO顿时化为云烟。

李克强自己能讲真话吗?

5月28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闭幕后,李克强举行了中外记者会。在谈到民生问题时,李克强说:“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就这么短短几句话居然刷屏网络,很多网友称李克强是位勇敢的总理。因为习近平上台以来,为宣扬他的“四个自信”,不惜夸大成就,粉饰太平。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不假,但人均GDP远落后于韩国和台湾。胡鞍钢等御用文人竟吹嘘成超过美国,世界第一。“厉害了我的国”宣传片更是把粉红们忽悠得趾高气扬,似乎世界靠中国养活。中国外交从韬光养晦变成了咄咄逼人,不可一世的战狼外交,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大撒币处处显示出中国太富有了。但李克强的话让他们顿时泄了气。原来中国还是个拥有大量贫困人口的发展中国家。

李克强到山东烟台、青岛大力提倡“地摊经济”。顿时,老百姓欢呼,各地出现了“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象。河南许昌、吉林长春、辽宁大连、湖南怀化、浙江杭州、江苏南京、四川成都和彭州、上海市等地方政府争相推出各项扶植地摊经济的政策。习近平急眼了。你想人家是要做世界领袖,为人类提供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这地摊经济一下将中国从厉害国打回原形。于是,他责令封杀李克强“地摊经济”,就连中央文明办有关“地摊经济”的正式文件也被作废。李克强在习近平的高压下,变成了“李克弱”,不得不收了他的地摊。

据中国官媒报道,贵州最后9县脱贫,中国完成官方定义的全面脱贫。贵州省政府在23日下午举行记者会,宣布紫云、纳雍、威宁、赫章、沿河、榕江、从江、晴隆、望谟等9个国家级贫困县,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标志着贵州66个国家级贫困县全部实现“脱贫摘帽”。同一时间,官媒随即宣布,因为贵州这9个县的脱贫,使全中国832个国家级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这意味着,中国已经实现了小康社会的目标。“脱贫攻坚”是习近平对全党订下的重大政治任务,要求在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中国真的进入了小康社会了吗?这要看如何定义小康社会的标准了。习近平要求今年必须完成目标,自然统计数字要服从党的绝对领导,于是中国说小康就小康了。

不讲真话的中国能实现梦想吗?

中国是一个有悠久专制历史的国家,也是一个文字狱盛行的国家。中国人经过文革的洗礼,早已注射了讲假话的疫苗,对讲真话具有超强免疫力。中国人也有在假话中发现真实信息的生存能力,那就是对党刊、央视倒着看,反着听。人民日报、央视说要依法治国,老百姓就知道政府要耍流氓了;政府说现在经济持续稳定发展,老百姓就知道通货膨胀很严重了。中国历史上也有过讲真话的时期,虽不多,但的确有过。第一个讲真话时期,是春秋战国,诸子百家,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奠定了中华民族文化根基。第二个讲真话时期是清末民初,西学东渐,文化大师群星璀璨。第三个讲真话时期是中共建国初期,后毛泽东发动反右运动,结果55万知识分子被打成右派。第四个讲真话时期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胡耀邦、赵紫阳时代。世界各种思潮、各种文明成果,在中国社会各阶层传播、碰撞、激荡、融合、创新。思想文化、科学艺术、民营经济、宗教领域,全面迎来复苏的春天。八九六四后,中共关上了讲真话的大门,但还是开着一些小门。2012年习近平上台以后,中国人再次闭上嘴,道路以目。

讲真话是人的基本权利,只有讲真话,人才活得有自由,有尊严,有信任,有创意,有热情,有干劲。 讲真话也是善政的基础。假话的背后,是当权者的蛮横霸道和社会人性的扭曲和变态,它必然带来道德沦丧、礼崩乐坏和腐败盛行。当下中国面临更多危机与挑战,如果当权者妄自尊大、盲目自信,不给真话一个自由空间,那就势必昏聩,只听颂歌,不闻雷霆。免于恐惧的自由,是讲真话的制度条件。1984年,习仲勋参加全国人大会议提议道:“能不能出一个保护不同意见的法或者制度?”习近平的确没有继承他父亲的衣钵,而更多传承了毛泽东极权主义的毒素。一个不敢讲真话的社会,永远不可能走到世界舞台的中央。如果没有一个讲真话的制度保障,任何改革都是瞎折腾。一个连真话都不敢讲的国家,人民只有噩梦而不可能有美梦。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