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恩明(加拿大)

在二○一六年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的一次公开辩论中,川普将一九八九年北京天安门学生要求民主的和平示威运动称为”暴乱”,并赞扬中共武力镇压是中共政府强劲(POWER OF STRENGTH)的表现。当时就有三十多个支持中国民主运动的团体及个人联署发表声明,谴责川普不负责任的言论,认为他不仅违背了美国的价值观和理念,更丧失了道德取向,无视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曰期间被中共政府残酷屠杀的几千名学生及市民的无辜生命。

同在该公开辩论中,另一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约翰。凯西奇(GOVERNOR JOHN KASICH)则明确谴责天安门屠杀,更提议建立一座象征和平抗议者灵魂的坦克人雕像。

当年的其他两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马可。庐比奥(MARCO RUBIO)和泰德。克鲁兹(TED CRUZ)长期以来在美国国会多次发表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关注。克鲁兹参议员更曾提案以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命名中共大使馆前的广场,以纪念刘晓波曾参加过的天安门民主运动。

其实,早在一九九○年被花花公子(PLAYBOY)杂志访问时,川普已表达过对天安门屠杀同样的看法。对于去年香港反送中运动二百万人参加的和平游行示威行动,川普开始时也没有表示支持香港的抗争者,而是说他相信习近平会”平息(HANDLE) 骚乱”。后来,可能是因为他的内阁成员及共和党内其他人的声音,尤其是在中美贸易战及新冠病毒疫情恶化之后,他才改变了对中共的态度。

川普多次表明他祟尚白人至上主义。他称白人种族主义份子是很好的人(VERY FINE PEOPLE), 却称反对白人种族主义的抗争者为暴乱份子。

众所周知,川普钦佩”强人”领袖,例如俄国的普丁、北韩的金正恩以及中共的习近平。川普在他的演讲或每曰十多次的推特言论中,甚少提及中共及北韩恶劣的人权记录。他也很少、甚至没有推祟美国民主的理念,反而直接或简接攻击美国民主社会的原则、制度,包括自由民主制度下建立的法治以至民主选举。在今次二○二○总统大选还未结束前,川普一开始在亳无证据下就大肆宣扬他的阴谋论,说:如果他输了,就是因为有人舞弊。

他是一个信奉威权主义的总统。被他开除的白宫及其他政府高官,数不胜数。凡是表达过与他不同意见的官员,最后都会被他开除。最近,他就开除了美国网络安全局(CYBERSECUIRTY AND INFRASTRUTURE SECURITY AGENCY-CISA)主任CHRISTOPHER KREBS,他是主管联邦选举网络安全的,他的职责之一就是防止网络媒体的虚假消息(FAKE NEWS)及不实报导(DISINFORMATION)。他被川普开除是因为CISA与选举助理委员会(ELECTION ASISTANCE COMMISION)以及每一个州的选举主管在选举后发表了一个联合声明,声明表示没有证据显示二○二○总统大选有大规模舞弊,是次选举是近年最平稳公正的。

但是,奇怪的是,对于上述川普支持天安门屠杀等事实,很多支持香港及中国民主的人土却视而不见,并成为川普的支持者,甚至成为所谓川普的”铁粉”(HARDCORE FAN)。其中一位说川普是一位生意人、政治素人,有这样的言论并不出奇?另一位则说川普当年还不知道中共的邪恶,他现在知道了,将不会和以前一样?

香港很多意见领袖(KOL-KEY OPINION LEADER)主持的YOUTUBE节目都相信川普宣扬的阴谋论:说如果他输了,是因为有人舞弊(但没有说,如果他胜了,是否有人舞弊?),都一面倒支持川普。更奇怪的是,香港萍果曰报的记者为尽记者的天职,要核实一些媒体的舞弊谣言及不实报导,因而被网攻为拜登支持者,虽然萍果曰报老板黎智英已非常清楚地在该报写了支持川普的社论。对于这种奇怪现象,一位专拦作家称之为”特殊现象”。

笔者是明白香港及中国的民主人土支持川普的因由的。

首先,在香港一九九七年回归以来,中共一而再、再而三违背中英联合声明及香港基本法中所作的承诺,即承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国两制(即维持香港人享有的自由、法治等不同于中国大陆的制度),五十年不变, 即至二○四七年。香港人民从二○○三年开始展开一系列抗争行动:争普选、反对二十三条、雨伞运动、反修例及反送中运动等等。其中,去年坚持了八个多月的反修例反送中运动,其中一次有超过二百万人参加,破了香港甚至世界和平抗争的纪录。但香港人不但得不到中共香港政府对几百万人诉求的正面回应,反而,在去年,中共强劲通过港版国安法,彻底毁灭香港人享有的自由、法治制度。这使香港人及支持他们的世界各地人士非常愤怒,同时有些沮丧感,甚至绝望。香港人的内心实在和很多在台湾、在中国大陆的人相似,那就是对中共极为憎恨。所以,美国政府最近一系列针对中共的强硬政策,就得到了大多数香港人的支持。更认为川普连任是维持美国对中共制衡政策不会消弱的保证。他们并因而成为川普的支持者。

但正如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所说:美国对中共态度有结构性转变, 谁当选 对中共强硬政策亦无大变,因为已是 跨党派共识、 职业官员,智库专家亦意见一致。川普 是反共主义者吗?他认为川普 连反共都不是。他 没有经验、理念、理想、战略。曾与他共事的人,指他只有私心, 对他有利时可以拥抱中共。

川普的一些支持者说”拜登当选,灭共无望”。把希望寄托在一亇”强人川普”身上,这不是民主的真义。正如南非黑人领袖曼德拉所说:他最担忧的是人们把他当成圣人,他认为这是对民主最危险的事。民主运动的成功,是要靠千千万万参与者的努力的结果。另一位作家曾说:”逃不出对强人领袖的迷思,就进不了民主的殿堂!”

其实,川普现象不只是在香港、台湾、及中国大陆发生,就是在美国也出现了。当然,支持川普连任的美国人大多数不是因为反共,而是对川普的反传统、不信所谓政治正确、直言不讳、以及威权强硬作风及言行,是有所认同的。开始时,川普每每夸大事情、以谎言代替事实,更多次提出以他的”另类事实”(ALTERNATE FACTS)代替公认的事实真相,人们是有反感的。例如,他一开始提出”深层国家(DEEP STATE)”要推翻他的阴谋论,人们是有质疑的。但是,后来人们对他的信口开河已习以为常,久而久之,变成信以为真。尤其是共和党内的元老没有或甚少批评川普的言行,以避免被他在他的推特网页漫骂甚至污辱。这实在是非常危险的,一个没有被制衡的威权总统对美国民主制度的危害,是比拜登是否会继续美国政府对中共的强硬政策严重得多的。因为,如前美国总统尼克逊的白宫主任律师约翰。典(JOHN DEAN)所担忧的:”若川普获连任四年,美国民主就会失去(OUR DEMOCRACY WILL BE GONE)”。届时,中共岂不乐在其中,可以明正言顺继续它的极权专政统治中国及香港,甚至台湾。

二○二○年十一月二十六曰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