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据中国官媒报道,11月23日,贵州省政府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批准紫云县等9个贫困县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并称这标志着贵州省66个贫困县全部实现脱贫摘帽。中国央视继而报道称,“这也标志着国务院扶贫办确定的全国832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全国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已经完成。”

贵州省委副秘书长、省扶贫办主任李建在新闻会上称,贵州“9个贫困县受访建档立卡脱贫户人均纯收入平均为11487.39元,比2020年脱贫标准高7487.39元,比全省贫困人口人均纯收入9925.38元高1562.01元。”

今年9月以来,中国的省级政府密集宣布本省贫困县“清零”。9月14日,湖北的贫困县宣布“清零”;11月14日,新疆和云南在同一天宣布贫困县“清零”;之后,宁夏、四川、广西、甘肃分别在11月16日、11月17日、11月20日和11月21日相继宣布所有贫困县退出贫困序列。

贵州省政府宣布正式脱贫,成为中国最后一个完成全面脱贫的省区。这也代表中国如期在2020年结束前,完成官方定义的“全面脱贫迈入小康社会”目标。中国真的消灭了贫困吗?举国体制消灭贫困真的优于民主体制吗?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中国真的消灭贫困了吗?

贫困是中华民族的难以摆脱的梦魇。千年来,中国人无不希望中国国富民强,但皇权专制和中共极权制度不仅破摔了他们的梦想,而且不断制造人间惨祸。仅仅1959-1961年间,中国就饿死农民4000余万人。

近年来,中国因为贫困而引发的悲剧不断发生。2016年8月24日下午,甘肃康乐县景古镇阿姑山村年仅28岁的母亲杨改兰,亲手杀害四名年仅三岁至八岁的子女,然后自己服下农药自杀。杨改兰的丈夫李克英料理完妻儿后事,9月2日离家出走,两天后他被发现在离家不远的树林里服毒自杀。据媒体报道,杨改兰一家是阿姑山村最贫困的一家,家徒四壁,孩子连一件新衣服都没有,全家仅有一头猪、三头牛。2018年8月2日,在福州,一个贫困的母亲,为救重病的孩子,裸身抱着孩子在街头呼救。2019年4月21日上午11时许,四川省攀枝花市米易县27岁的杨某某因贫困,背著她的两个双胞胎,怀中抱著大儿子从当地的彩虹桥跳下。她的三个孩子中长子4岁、次子和三子,双胞胎,2岁。后她们母子四人的遗体被打捞上岸,她们紧紧拥抱在一起。

中共提出“十三五”期间实现“脱贫攻坚,全面建立小康社会”的目标固然振奋人心,但它能做到吗?

根据世界银行2015年制定的国际贫困线标准,每人每天生活支出1.9美元以下被认为处于极度贫困之中。但中国一直有一套低于国际贫困线的自己的标准。今年3月,中国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刘永富曾在一次发布会上表示,中国的脱贫标准是一个综合性的标准,包含“一收入、两不愁、三保障”。其中“国家的收入标准是2010年的不变价农民人均年收入2300元,按照物价等指数,到去年底现价是3218元,今年为4000元左右”。他还说,两不愁指不愁吃、不愁穿,目前已经做到。“三保障”指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有保障。按照他提供的信息,“已经脱贫人口的收入人均都在9000元以上,剩余贫困人口人均收入在6000元以上。”且不说国际脱贫标准,中国自己的标准“一收入、两不愁、三保障”达到了吗?收入靠数据说话,但“两不愁”和“三保障”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脱贫作为一项政治任务,也是中国官员晋升的重要参考指标。在部分地区出现了强制农民脱贫的现象。据《新京报》11月20日报道,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茶蔚村一村民,因拒绝签字脱贫被村委会通报。据通报内容显示,该村民年人均纯收入为5811.76元,经村委会会议研判,该村民达到脱贫标准。但当干部通知其前往村委会签字认可时,该村民却自称“什么都没有得到”,并拒绝脱贫。

李克强总理5月底表示,“中国有6亿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群,他们平均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中国失业人口剧增,李克强的数字自然引起人们对当局提出的年内“全面脱贫”、“建成小康社会”的质疑。在第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三次会议上,李克强在政府报告中也破天荒地没有提出今年的经济目标,显示形势严峻。但如此严峻的经济形势下,中国为何还能圆满脱贫和进入小康社会吗?

第二,运动式消灭贫困靠谱吗?

今年6月1日,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求是杂志刊登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2019年4月22日在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四次会议上讲话的部分内容,题为《关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补短板问题》。这一讲话的刊登被视为中央要按照十八大计划,今年底宣布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一个重要信号。据中国官方媒体说,“脱贫攻坚”是习近平对全党订下的重大政治任务,要求在2020年“所有贫困地区、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

贵州学者李明说,中国领导人惯常用政治运动方式解决经济问题,比如到哪一年要实现什么目标,当年周恩来提出2000年要实现“四个现代化”结果不了了之。用政治运动的方式来解决其所面对的经济问题以及社会问题,这也造就了镇反、土改、反右及文革等等一系列人间悲剧。改革开放后,政治运动的风潮才得到缓解,但是中共领导人仍然在体制内喜欢用行政命令解决问题。比如教育问题、扶贫问题,最后变成表格扶贫、数字扶贫、形式扶贫。最近几年政治解决国内一切问题的风气愈演愈烈,大有社会退步的趋势。

自中国政府五年前提出全民脱贫计划,并要在今年进入“小康”后,江苏省扶贫办就曾公布了惊人的业绩:该省脱贫率达到99.99%以上。但该消息引发普遍质疑,认为官方宣传造假犹如“大跃进”再现。在北京长期从事人权工作的胡佳认为,政府在说谎,民众知道官方在说谎,政府也知道民众知道官方在说谎,但他们仍然选择说谎。

胡佳说:“那些在底层的人是食不果腹,温饱无着,所谓脱贫的统计数字把这些人放在哪里?中国的经济下行已经持续了几年时间,那么多人失去工作,这些都造成了贫困。每年那么多天灾人祸,产业大范围衰落、消失,贫困是一直不断冒出来的、普遍性存在的问题。”旅美政治学者胡平说:“中国式脱贫是账面式的脱贫,实际情况如何则是另当别论。领导出个目标,下面就给出个数字,为了看似有说服力,这个数字还给的很细致。这跟大跃进时期的万斤粮、万亩田的形式一样,写一万几千几百几十几斤,连零头都有,看上去是成果,但根本就是造假。”

由于脱贫成为一项政治任务,也是中国官员晋升的重要参考标准,为追求政绩,地方政府造假的现象屡见不鲜。毛泽东时代的大跃进浮夸风殷鉴不远。

第三,举国体制脱贫超越了美国民主体制吗?

由于中国官方数字造假已经不是新闻,我们对中国式脱贫颇感质疑,尽管我很希望它是真实的。但也有学者不但不质疑,相反认为美国的贫困人口比中国多,美国应该向中国学习。真的吗?

2019年,中国复旦大学特聘教授、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在一次电视节目中指出,“美国4千万人贫困,1850万极度贫困” 。但张维为没有指出的是,美国的贫困标准不同于中国。美国的极度贫困标准也不同于2015年世界银行制定的“极度贫困“的标准。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和劳工统计局的数据,2019年,美国贫困人口比例为10.5%,大约3400多万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今年10月公布的一份最新报告说,今年5月以来,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美国的贫困人口新增800万之多。所以,2020年,美国的实际贫困人口确实差不多4000万人。根据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最新调查:2020年的美国贫困线标准为单身收入低于1万2760美元,相当于8万4000元人民币、4口之家低于2万6200美元,相当于17万2398元人民币。美国“极度贫困”人口指的是那些收入水平低于上述贫困线标准50%的人。值得指出的是这个数字还没有包括国家给穷人提供的救助福利,比如住房、医疗、食品以及各种补贴。

可见,张维为如同李毅一样忽悠功夫了得。李毅10月16日在“深圳湾论坛”演讲时笑称:中国死了4000人,但和美国死22万人比,等于一个人没死,差不多等于接近零感染,接近零死亡。你说这是人话吗?4000人就该死吗?这种满脑子反人类思维的人居然在中国混得风生水起,这又是怎样的一个荒唐的国家。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中国政府开展脱贫攻坚,建立小康社会本是造福于民的好事,但举国体制运动式消灭贫困只会走到事物的反面。官员为了政绩大肆造假,甚至逼迫老百姓脱贫,结果使老百姓更加贫困。当脱贫和小康社会成了中国政府的一个数字和一个政治游戏时,中国就会在脱贫中更加贫困,在小康社会中饿殍遍野,易子而食。没有民主自由和分权制衡的政治制度,统治者再美好的蓝图都会成为人民的苦难。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总浏览量 59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9025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