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编者按】翟东升的演讲,一方面暴露了中共对美国政界和商界的收买和拉拢,但另一方面,以翟东升本人的精明和官位,不太可能仅仅出于卖弄而出卖党国机密。因此,翟东升按上面授意,故意借美国大选纷争之机煽风点火,挑起美国内乱,也是很有可能。无论是高级黑还是前台表演的傀儡,翟东升如此公开讲话倒也确实会激怒美国两党。因此拜登哪怕先前真的对中共有怀柔外交的想法,其上台后也会延续目前遏制共产渗透的强硬政策,而万一川普留任,对中共的强硬当然更不会手软。

以中共领导人智囊自诩的财经人士翟东升11月28日在一场公开演讲中,毫不掩饰地炫耀中国政府渗透美国政界的招术。该视频在中国社交媒体上疯狂传播,随后被官方紧急下架。

12月8日,川普总统在推特上转发了该视频。川普的这条推文现已被超过430万人次观看。特朗普的推特粉丝则超过8860万。此外,美国媒体福克斯新闻也就这个视频做了报道,并评论说“我们的精英与中国的勾结是真实而广泛的。”

翟东升,江苏启东人,现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国际货币所特聘研究员、世界经济专业与国际政治经济学博士生导师、中国对外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书长等职。翟东升到底说了些什么让他一夜窜红呢?

翟东升在演讲中说:在1992年到2016年之间,中美之间各种危机都可以在两个月之内搞定。什么原因?因为咱们上边有人,我们在美国的政界核心圈有老朋友。接下来,翟东升还讲了个“小故事”。2015年习近平访问美国的时候,为了给习近平暖场,中共打算在华盛顿DC举行一个新书发布会。这本书叫《习近平治国理政》,被翻译成了英文,为此他们在当地选了一个影响力最大的书店搞新书发布会。但书店老板称那天已经被预订了。这时,一位神秘美国犹太老太太帮助搞定了。

翟东生问她怎么搞定这个书店老板的,老太太说了一句话:“我跟他讲道理。”这句话来自于美国著名影片《教父》里一句经典的黑话,意思是给他开出一个条件,好到他无法拒绝或者吓到他不敢回绝,就这样老太轻松搞定了此事。这老太太是什么来路呢?翟东升透露,她是华尔街某著名金融机构、顶级金融机构亚洲区的总裁。她不但是美国人,而且还有中国国籍,是“讲一口流利京片子的大鼻子犹太老太太”。而且她在长安街边上有一套四合院,称她“是我们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有网友发现,当时出现在习近平新书发布会上的确有个美国犹太老太太名叫威琳斯。她今年已经93岁,去年7月,她受邀孔子学院美国中心参加活动时,介绍了自己和家人1900年至1945年之间在中国的经历。她还写了一本书,名为《一个犹太人的上海记忆:1927-1952》。下面,就翟东升披露的中共渗透美国政界事件,我与大家一起分析一下。

第一,中共对美国政界的长期渗透是事实

翟东升所指“美国的权势核心圈”,包括总统、副总统、众议院、参议院领袖、重量级议员、内阁要员、军方将领、智库等人,华尔街大财团也有着重要的影响力。翟东升在演讲中说:华尔街在20世纪70年代开始,对美国内政外交有非常强的影响力,所以我们有路径依赖。说白点,其实就过去三、四十年,我们在利用美国的政界势力。

我认为翟东升所说的中共渗透是不争的事实。长期以来,美国对中国渗透不设防,大门洞开。中共对美国政界、商界、教育、传媒、侨界、警界、文艺和体育大搞统战,亲共新闻媒体、孔子学院,同乡会比比皆是。中共官媒新华社的巨型广告24小时不间断地在曼哈顿时代广场播放。

据《华尔街日报》12月4日报道,中国副总理刘鹤两年前会见了来自华尔街的商界领袖,企图通过他们向美国政府施压,为贸易战谈判争取更多筹码。报道说,中国以开放金融市场换来了华尔街的坚定支持。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签署后,高盛和摩根士丹利获得他们在中国的合资证券公司的控股权。此外,花旗集团在中国也获批证券投资基金托管业务资格。纳瓦罗曾将督促美中结束贸易纠纷的华尔街高管称为“未注册的外国代理人”,表示他们所做的只是削弱总统和他的谈判立场,不会有任何好处。

美国前财长保尔森可能就是白宫顾问纳瓦罗口中的中共““未注册的外国代理人”。保尔森称,自己视王岐山为值得信赖的老朋友。基辛格更是中国人的老朋友。中美贸易战不可开交、习近平与川普会面之际,习近平特地把基辛格请到北京。王岐山在短短五天之内,两次与基辛格见面。

第二,中美关系破裂的实质

翟东升在演讲中认为,以前对待美国政界“用钱搞定,一沓钱不够就两沓”,但这一套在川普政府面前失效。翟东升随后降低音量,故作神秘地笑着说:“但是现在拜登上台了!”“传统的精英、政治精英、建制派,他们跟华尔街的关系是非常密切的,加上拜登的儿子被川普说,你在全球有什么基金公司。谁帮他建的基金公司,明白了吧?这里面都有买卖。所以这个时候我们以恰当的方式进行一定的善意表达,肯定能缓解中美的紧张关系。”

翟东升这番话无疑是川普总统所感兴趣的,因为它暗指拜登儿子与中共的交易和拜登政府未来会被中共收买。但翟东升是高级黑,因为中美关系走向破裂的根本原因并不是钱能搞定的问题。

旅美经济学者郑旭光认为,翟东升所讲的在过去几十年中中国可以通过游说美国商界精英和政客,以对美国对华政策的制定施加影响,这种情况是在美中两国关系友好的大背景下发生的。大背景是和平演变战略思维,还有不能把“中国排除在国际社会之外,这个对世界更危险”的观点。这种思维造成了中国有机会来游说,有机会影响个别人。

中美关系破裂的原因是什么呢?经济学者高善文曾在演讲中指出,现在美国主流精英的共识是,当年克林顿总统将中国推入WTO的忽悠完全没有兑现,反而给美国制造了一个可怕的敌人。这个可怕的敌人拥有巨大的经济体量,如果现在再不采取措施,美国以后也许将会丧失机会和能力去遏制中国。

现在美国商人都要求对中国采取强硬措施。他们提出的抱怨是什么呢?是知识产权、是强制技术转让、是国进民退、是不公平的竞争地位、是国有企业和政府在经济之中具有越来越大的作用,而他们在中国的市场之中不能享受公平的对待,他们没有能力与中国政府对抗。维持中美关系过去40年正常交往的政治基础已经荡然无存。

中共的老朋友现在也无法再发挥作用了。基辛格在与王岐山一道出席新加坡经济论坛时发表演讲告诫中国领导人:中国需要超越自己的旧制度,才能成为引领亚洲的大国,现在美中关系正在从合作转为对抗。美国前财长保尔森在出席新加坡彭博创新经济论坛表示,一道“经济铁幕”正在美中之间落下。他说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了世贸,可是中国“在加入世贸17年之后,在很多领域,还是没有对外资开放”,“美国对华态度变得强硬,部分是因为中国对外资开放不足导致的”。中国的不开放还表现在,对外国投资者进行合资和股权比例限制;对外商投资在技术标准、政府补贴、办理许可证、管制等方面实施非关税壁垒、强迫外企帮助中国在技术、知识、商业流程等方面取得进展,将外国技术“加工变成”中国的技术等等。保尔森在这个会上还说,“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在对中国问题上看法一致。两党虽然在其他所有问题上看法都不一致,但对中国的负面看法高度一致。”

我认为翟东升关于改善中美关系的话是“高级黑”,中美关系之所以破裂是因为中国未兑现加入WTO时的承诺,中国政府的不公平贸易政策使美国企业利益严重受损,中国的政治倒退,特别是十九大以来中共高调宣扬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以及咄咄逼人的战狼外交。对抗中国在奥巴马政府的后期已经开始,当然川普政府居功至伟。去年以来的香港反送中运动和今年的新冠疫情扩散也加深了中国与美国以及和西方世界的裂痕。简单说,中美关系恶化并不是中国上面没人了,也不是什么修昔底德陷阱,更不是金钱能够摆平的,而是中共极权制度与西方民主自由制度的根本冲突。拜登政府也不可能脱离川普的对抗中国路线。习近平也不可能改变他的极权主义路线。

综上所述,我认为翟东升的“低级红”演讲无意揭开了中共长期渗透美国政界的黑幕,但如果我们认为中美关系的破裂是中共的金钱外交在川普政府面前失灵是不全面的,中美关系从友好走向破裂的根本原因是中共在经济崛起后所暴露的极权主义意识形态和咄咄逼人的对外扩张使美国乃至西方世界觉醒,中国与西方世界的对抗可以说是无法避免的。翟东升的演讲又是“高级黑”,因为他给习近平的金钱外交处方就是一剂要命的断魂散。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