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梁之

经过中共“改造”释放后,曾被中共列为“国民党战犯”的特务头子兼打手沈醉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出版了《我这三十年》。当年翻看时注意到一个细节,说当时本来要扒光江竹筠的衣服,可当听到江姐说:你们也有母亲,也有姐妹,如果你们愿意看到你们的母亲或姐妹被人扒光衣服,那就来扒我的吧。特务们一个个都被江姐的话镇住了,遂停止了流氓行为。当然,如果特务头子沈醉一定要扒,那些特务们也还是会继续下去。

那么,沈醉为什么会良心发现呢,书中也告诉了我们,原来沈醉的母亲曾告诉过儿子,说人不一定要做官,但一定要做人。估计,最终之所以停止了扒江姐衣服的流氓行为,就是沈醉母亲的话起了作用。而因感染新冠病毒刚去世的著名钢琴家傅聪曾在一次接受采访时说,他爸爸傅雷的名言也是:第一做人。第二是艺术家。第三是音乐家。第四才是钢琴家。

可沈醉毕竟还是做了不是人做的事,比如,让特务们将竹签子钉进江姐的手指。十指连心!那是怎样的痛感,非经历者说不出。可以想象,沈醉们在做这种不是人做的事时,也一定自认正确无比,因为他们也是为了党国的利益。可不论当时还是今天,也不论沈醉当年说得多么好听,我们都会觉得他讲的不是人话。

可见,做人比做官重要;而做人,在本人看来,第一要紧的就是要说人话。一个一辈子不会说人话的人,不管他是什么人,有多大能耐,或做了多大官,我都会觉得此人禽兽不如。

前天张展在上海被判四年刑这件事,国内是不允许评论的。张展的母亲叫邵文侠,有网友将她一段话制作成一幅图片:“我想跟她说对不起,从小我教育她要诚实,要讲真话,我没想到把她给害了。她就是太诚实、太善良太天真了,她就是觉得黑暗的一面她不能容忍。”

正是读到帖子上这段话,自己感到十分心酸,非常痛心。可以想象,张展母亲在讲这段话时,内心该是怎样的痛楚。也正是想到这一层,想对胡锡进“胡叨盘”说几句。

且不说“知女莫如母”的话,我不相信别人包括“胡叨盘”比张的母亲更懂她的女儿。

这些年,没有一个“事件”胡锡进不评论,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是“胡叨盘”。在他所有评论中,不敢说他没说过一句人话,但他说过多少不是人说的话,互联网也是有记忆的。

像张展就因报道武汉疫情被判四年这样的事件,胡锡进不可能不说话,而且也想得出,他会怎样说话,又说的是什么话。胡锡进的意思,只要你被西方被外国支持,支持者就一定是“敌对势力”;只要你被他们说好,那就一定是被“敌对势力”所利用。

在胡锡进看来,不管你多么正义,都不能被西方被外国人支持,被外国人说好。一个人即使做的是一件天地良心的事,即使应该肯定,应该支持,那也要看肯定和支持你的是什么人。好像那件天地良心的事你做得再正确,就因为支持你说你做得好的人是外人,因此,你做的好事也能成坏事。这种最奇葩最吊诡的情形,大概只有胡锡进用不是人话能解释得通。

我们来看看胡锡进在他的“观察”中对这次张展被判四年刑是如何说的。

他说“也许那些微观点的确是她看到的、听到的”,可就因为她把“它们合在一起”,于是就“构成了对武汉抗疫认知的宏观扭曲”。因此,胡锡进认为是“西方政治和舆论力量”把张展害了;是张展“违反了中国法律”;是“外部力量用他们的说教迷惑了她,使她产生了对抗中国体制是正义和救赎之举的偏执”,从而得出是“西方势力无情消费了她”。

为什么很多中国网民非常反感胡锡进,就是觉得他经常说的不是人话。

可以说,与胡锡进争论,不是观点对错的问题,而是说不说人话的问题。

这辈子,不管他站在哪一边,就是没有站在说真话一边。

不管他说了多少官话、动听的话,甚至所谓“正确”的话,就是极少听到他说人话。

好像他还没学会说人话似的。所以如果胡锡进这辈子到死都学不会,那么做为他的同胞,对他最大的期许,就是希望他下辈子能学会说人话,并相信他的母亲也一定这么期望。

2020.12.30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