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安影

武汉疫情记录者张展:“我无法后退,因为这个国家不能后退。”

武汉疫情记录者张展于周一(2020年12月28日)被上海一家法院判处四年徒刑。这名37岁的前律师被控“寻衅滋事”,她是中国疫情中已知首个受到审判的公民记者。

在她被捕前,曾有段视频采访拍摄于去年5月,视频中她描述:“我是2月1日买了火车票到重庆,然后中途从汉口火车站下来的,出站之后惊呆了,火车站一个人都没有,就不像一个正常生活的地方,我在网上看到一个网友,他讲武汉是一个被遗弃的城市,那段话对我印象挺深的,当时就想着要不要过来。”张展在2月进入了封锁中的武汉后,在社交媒体上持续发布视频,纪录当地医院和社区等地的情况,她的视频经常晃动且未经过太多剪辑,有时持续几秒钟。她曾去医院拍摄视频遭到安保警告,她还在街头采访居民的看法,遭到很多人拒绝或要求不要拍摄面部,她常被安保人员威胁不要拍摄。她自称可能是她内心有一种反叛或叛逆,她觉得这个是事实,为什么不能拍,为什么不能拍事实,越是反对拍就越是提醒她,要先去把武汉的事实让网上的人知道,去给外界的人了解武汉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基本上都是在恐惧中度过,恐惧的瞬间比如说,听朋友说安保在整理她的资料要收拾她的时候,还有危重病人就在自己旁边的时候,自己身体不舒服的时候就会担心自己是否感染肺炎。张展曾长期参与维权活动,并对中国政府持批判态度。此前,她因在中国大陆声援香港“反修例”示威而遭到拘捕,她曾在2019年4月份时被中国党局关过40天,10月份又被关了62天,每次进去就会给她做精神病鉴定,也关过紧闭室7天也绝过食,她说:“我无法后退,因为这个国家不能后退。”中国政府和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没有回应BBC的置评请求,也尚未公开完整的判决书,但检方的起诉书指其“发布虚假信息”、“恶意炒作疫情”。如今,武汉早已控制疫情,恢复生机。但至少还有另外三名公民记者因有关张展类似经历,遭到党局拘捕或失联。

那么张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张展原籍陕西西安,复旦大学硕士毕业后取得上海户籍。与陈秋实、方斌、李泽华一样,张展也是一名公民记者,也是在武汉疫情期间进入武汉进行实地的拍摄。并且与上述三人一样在,最终以“寻衅滋事罪”被逮捕。在这之前,张展与陈秋实律师一样,也是一名律师,但不同的是陈秋实的律师证并没有被注销,但张展因为参加了一个律师的联署签名活动而被吊销了律师执照,在被吊销前后呢,张展经常在网络上发声来批评中共的一党独裁统治。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陈秋实在反送中运动期间来到香港进行自己的报道,张展虽然没有去香港,但她的做法在中国政府看来会更加“严重”,她在中国大陆境内大量转发反送中运动的相关内容,并且在2019年9月举着雨伞,上面写着“结束共产主义,共产党下台”的字样,在上海南京东路游行示威。第二天,她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上海黄浦区看守所。陈秋实是在从香港回国后被调查,之后被中国互联网全网封杀,但是并没有受到刑事处罚。张展被释放后说:“这个国家的问题是制度的问题,我觉得应该勇敢下去,应该坚持下去,自由从来都不是免费的,我希望这个国家改变。”

张展被释放两个月后,中国爆发了大规模的武汉疫情,张展和陈秋实的行为类似,做了一名公民记者,跑到武汉进行实地拍摄并采访,按照报道以及张展的youtube频道,她去武汉的时间是2020年2月,发第一个视频是在陈秋实失踪后,于是张展一直在武汉进行公民记者的报道,并在2020年5月14日,武汉解封后,被上海警方跨省从武汉抓走。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公权力是多么嚣张多么过分。在被刑事拘留以后,在监狱中绝食抗争公权力对她的迫害,公安局为了交差为了在法庭宣判时出事,对张展进行人身控制,捆绑手脚使他无法反抗,强行喂食以保证她可以活下来, 据她的律师张科科讲到,张展目前身体虚弱,放风期间都无法自己走出囚室,就这个情况来看张展可能无法活着走出监狱。

以上就是张展的个人情况汇总,她的名气比不上刚才所提到的三名公民记者,可以在网上搜索有很多知名国际性的媒体关注过张展并进行报道,包括德国之声、法广、美国之音以及自由亚洲电台。她是一个非常刚强的抗争着,但是斗争策略没有陈秋实那么有效,得到的关注度也不够高,现在这个案子已经开庭审理。曾有网友制作图片声讨:“她曾为李文亮发声,为陈秋实为李泽华,为方斌被抓发声,她为所有不能发声的人,她为公义和自由而呼喊,而现在她自己却无法发声了,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道者,不可令其困厄于荆棘,言论无罪,报道真相无罪,是时候需要我们为张展发声了!”

一个有着高学历和深厚文化背景的张展,毕业于中国名校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可见她的能力和个人实力是相当厉害的,不但刻苦读书勇于奋进,在思想上坚持自己的观点,没有被中国式教育所洗脑,没有被中国社会体制所改变,没有受中国所固有的意识形态所干扰,冲破一切束缚,依然特立独行,坚持认为公民应该言论自由。在中国体制内,她通过学习落户上海,本来该有个很美好的未来和安定待遇不错的工作,而她并没有选择安稳的生活,一心认识自己能改变社会现状。然而,一个人的力量在中共的制度下是非常渺小的,一个人是无法去撼动一个国家的政权,中共一党专制的统治制度已根生蒂固,仅靠零散的个人言论自由最终害的只能是自己。若有着同样思想的人团结凝聚一心,发展并不断壮大,并不是被中共一个一个暗害,于个人,于国家,都是没有任何意义。就像是大象和蚂蚁,大家都是在自己的世界里活着而已。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