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安影

我们看到最新的国内疫情再次复发,情况越来越严重,特别是在河北省石家庄市,截止到现在已经出现了几百名感染者,当然中国玩了一个文字游戏,把一些无症状患者,不算做确诊病例。即便如此,病例截止到1月12日0时石家庄累计报告确诊病例294例,无症状感染者204例。

这是在过去几个月之内最严重的情况,我们看到在1月6日开始石家庄全面封城,高速公路、客运站、火车站、地铁、公交、出租车等全部停运。要求封城三天,所有市民都在家里不许出门,所有小区封锁,要求三天内完成1100万人口的核酸检测。三天过后又通知要继续封城七天,那么七天过后是否能解封,我们还需继续关注,石家庄一夜之间变成了新闻的焦点,成了重点关注的城市,即刻进入“战时状态”,街道上除了执法等车辆,整个城市没有任何其他车辆也没有人员流动,是这个城市前所未有的安静。曾经在武汉也有过封城,这次是在石家庄,也是同样级别的封城,一个有着1100万人口的大城市被封城。有些人家里有食品还比较好,如果他们没有食品,外卖暂停服务了,快递也不在配送,这些人的生计出现问题该怎么办,如果他们生病要去医院的,有些非常紧急的事情怎么办,那么就是人道的问题了,就像武汉出现的问题,有些人死在家中也不能出门,这是比较严重的情况,如果持续十天以上的话,有些人就会出现这样的困难,那么政府在这方面的物资运送是否能够跟的上,仍然是一个疑问,我们希望这些市民都能够度过难关,网上有很多石家庄加油的视频,大家都在互勉互助。

为什么石家庄突然爆发疫情呢,在1月6号这一天突然出现几十个感染病例,这很有可能在之前政府隐瞒了真实的情况,政府无法控制只能封城。在上个月石家庄市市长因为贪污腐败问题被双规,选了一个代理市长,恰恰就是这么巧合的一个时间,我们不知道这件事情跟疫情爆发有没有关系,市长因为贪污腐败问题被双规,而市长曾经出版过关于反腐倡廉的书籍,实际是不是有其他原因,是不是被陷害,我们也不得而知。石家庄离北京很近,大概三百公里的距离,对控制疫情肯定会严格管控,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很多人可能会被牺牲掉,个人的权力和自由会严重受限。为什么西方国家是不可能封城的,没有理由封城,人民自由是很重要的,哪怕是疫情的爆发,极速的传播,政府的权力是有限的,没有办法做到封城。而对于党国来说,是不在乎人民死活,这不重要,重要是保证政权的稳定,政权才是第一位的,让一部分人牺牲,这是共产党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做的,这就是跟西方体制不同的地方,任何体制没有优劣之分,只是立场不同,观点不同。如果我是一个不在乎人民死活,为了权力和利益而努力争取上升的人,我可以夸政府做的好,他们死了跟我也没有关系,牺牲他们可以稳固自己的地位不是更好嘛。还有一种人存在一定的侥幸心理,生病的不是我,需要去医院的不是我,我家里有很多吃的,正好不用上班上学,正好可以天天睡觉,所以支持封城。这就是每个人的利益不同,看问题的观点不同,某些西方人天性爱自由,不愿意由政府指挥自己的生活,不愿意有这样的限制。也许就是从小生活在什么样的地方,接受什么教育,环境起着重要的因素。但是,如果一个人没有任何主观思想,没有立场,没有信仰,也不关心他人,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任何普世价值观,那么就会导致当今中国的这种体制诞生。

共产党对中国的人性是有深刻洞察的,并且有多年的执政经验,用一种打压、威慑、吓唬人的手段对付中国人民,无论是村民还是市民,用这样的强硬执法是有效果的、是能震慑到的、是能吓唬住的,这是共产党多年执政经验的总结,这种手段是可以制服一盘散沙的社会,而中国人还蒙在鼓里,享受这个铁拳,认为这个铁拳是对的,因为铁拳没有打在自己身上,打在那些不服从管教的人身上,打在那些危害社会的人身上,和不听从政府安排触犯法律的人身上。但是人们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也会像这样被打压,大家都存在一定的侥幸心理,认为这些事情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只要自己不犯法就可以安慰度过一生,而最后的结果就是被制裁的时候没人替你声张。所以,这个国家是一盘散沙的,人与人之间没有凝聚力,大家都在说要团结,实际上根本就是不团结的。在中国无论是工作、生活,有没有真的值得相信的人呢,朋友之间随时可能会出卖随时会举报,怕别人比自己过的好,两面三刀的人很多,这就是现实社会情况,在这样一个一盘散沙的社会里,对共产党来说是非常能把控的局面,所以滋生出了这样的体制。共产党这种强权的体制在任何一个强大的国家都是存在不了的,人们是有思想有信仰有立场,在自己的思想领域里空前的团结,是不可能被强权所欺压的。但这是中国现在的问题所在。

有这样的社会、有这样的思想、有这样的习性,自然就会有这样的政府,当然这种现象是根深蒂固的,是双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方面在教育上给大家洗脑,磨灭所有抗争精神,磨灭反对权威的意识形态,扼杀有自己想法的人,好像中国人就很享受这个过程,愿意苟活于世。当我们看到这个社会体制的时候,想要去改变现状那是不可能的,曾经出现过多次改良运动,但都是失败了,人们依然相信社会主义铁拳,人们喜欢被管理。在党国的统治下,我们看到社会的不公平现象,看到某些领导滥用职权,普通百姓有谁敢于写文章发表敢举报吗,有谁敢去声张任何反对党反对政府的言论吗,只要出现这种苗头,就第一时间就被控制了,所以单方面的改良运动启蒙运动都是不可能撼动中国主权的。共产党和中国人民已经紧紧拥抱在一起,不可能分开的,只有共同生存,或者共同灭亡。

【议报首发,转发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