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后,已经同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俄罗斯和日本等国领导人通话,但一直未联系习近平。

拜登曾于2011年以美国副总统身份访华,并会晤了时任国家副主席的习近平。

中美关系无疑是当今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最重要的外交关系。习近平希望借美国政府换届之机修复两国关系的心情是急迫的。除了王毅外长的公开喊话和前外交部副部长傅莹在纽约时报上刊发文章外,官媒新华社1月14日报导了习近平给星巴克公司前首席执行官、名誉主席舒尔茨的回信,希望他帮助修复美中关系。

但习近平对中美关系的恢复又信心不足。在25日达沃斯视频论坛上,他在题为《让多边主义的火炬照亮人类前行之路》的致辞中,未点名抨击美国。他说:“在国际上搞‘小圈子’、‘新冷战’,排斥、威胁、恐吓他人,动不动就搞脱钩、断供、制裁,人为造成相互隔离甚至隔绝,只能把世界推向分裂甚至对抗。习近平的信心不足源于他的外交智囊团队对美国的看法。他们认为,真正对中国产生威胁的是以拜登为代表的建制派,而川普是典型的造反派。川普只是想从中国拿走更多的利益,取悦美国人。但这种认识让习近平很疑虑,因为川普对中国的政策刀刀见血,最后时刻还将新疆政策界定为种族灭绝。

拜登在习近平的眼里无疑是只更难对付的老狐狸。近来,有一件事让习近平异常愤怒。那就是,拜登邀请台湾驻美代表萧美琴参加他的就职典礼。这可是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从来没有发生的事情。这一事件发出了令北京不安的信息,那就是美国会信守它保护台湾的承诺。拜登这样不动声色挺台湾,不仅令习近平非常丢面子,而且直接触及了习近平“底线”。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顶头风。1月26日,美国参议院以78票赞成、22票反对的高票通过布林肯出任国务卿的人事提名。闻此消息,习近平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布林肯何许人也?他的就职会给中美关系带来怎样的影响?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布林肯何许人也?

今年58岁的布林肯,1962年出生于纽约。他幼时在父母离婚后随母亲长期旅居法国,在巴黎就读双语学校,练就了一口流利的法语。大学时期,布林肯回到美国就读于哈佛大学,并于1988年在哥伦比亚大学取得法学博士学位,随后开始在纽约和巴黎两地做律师,参与一些政治活动。

布林肯的生父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曾担任美国驻匈牙利大使,叔叔则是驻比利时大使。他的继父是一名波兰裔律师,纳粹大屠杀幸存者,曾做过法国总统的顾问。布林肯全家几乎都是华盛顿“圈内人”,除了他的父亲、叔叔、姐妹之外,他的妻子埃文·瑞恩曾经做过希拉里·克林顿和拜登的助理,还曾担任国务院负责教育和文化事务的助理。

我们从布林肯的个人经历和他整个家族与欧洲的渊源来看,我们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布林肯是北京眼里典型的建制派人物,同时他与欧洲有着深厚的感情和深刻的了解。这使得他无论是应对恐怖主义、气候变化、疫情、贸易、核扩散还是中国,总是围绕着一个核心——与欧洲盟友合作。

国际化的经历和视野也使得布林肯成为了一名“多边主义者”,他强调通过国际协议和多边组织来解决各种问题。在他眼中,美国在多边组织中的参与度和领导力至关重要。

据报道,布林肯与拜登有近20年的交情。2002年,布林肯成为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助手总管,而那时该委员会主席正是时任特拉华州参议员的拜登。从那时起,两人在参议院密切共事6年。2008年,当拜登决定第二次争取民主党总统提名时,布林肯加入其竞选团队。后来,拜登作为奥巴马的竞选搭档成功当选副总统,布林肯随之进入白宫,先后担任副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和总统的副国安顾问,并于2015年1月上任国务院的二号人物——副国务卿。在2020年拜登决定第三次向白宫迈进的时候,布林肯加入拜登的竞选团队任高级外交政策顾问,为拜登的当选立下汗马功劳。

可以说,布林肯是拜登在外交事务上最为信赖的人,这也意味着他是一个对拜登总统的决定可能产生重大影响的国务卿。

布林肯在华盛顿摸爬滚打数十年,历经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三任政府,工作足迹遍布国务院、白宫和国会。这使得他在官僚政治体系中具有丰富的经验和深厚的人脉。

对北京来说,布林肯更麻烦的是,他性格温和但绝不软弱。布林肯主张外交需要“威慑力的补充”,他曾表示,“武力可以是有效外交的必要辅助”。2003年,时任参议员的拜登正是在布林肯的辅佐之下对伊拉克战争投下赞成票的。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布林肯主张美国更积极地介入叙利亚冲突,并不顾和拜登意见相左,支持对利比亚的武装干预。

在对待种族灭绝暴行上,布林肯更是毫不退让。他深受继父皮萨尔的影响。少年皮萨尔曾被关押在奥斯维辛集中营。2017年,布林肯讲述了继父皮萨尔如何在二战结束时逃离一次死亡跋涉、数天后遇到一辆美军坦克的故事:他跪下了,说了唯一能说的母亲教给的那三个词:“上帝-保佑-美国”。美军士兵把他拉到了坦克上,让他来到了美国,来到了自由之中。

第二,布林肯的中国政策是什么?

布林肯表示,美中关系“可以说是我们在世界上最重要的关系”“越来越明显的是,这段关系出现一些对抗的面向,也有互相竞争的一面。不过,双方在这段关系中也有合作的空间。”共同应对气候变化符合两国的利益。他说:我们与中国关注许多相同的问题,而我们需要努力解决这些问题。布林肯在听证会中坦承:中国无疑是为美国利益带来最大挑战的国家。他认为针对中国维吾尔族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暴行构成了种族灭绝。

针对美国的中国政策,布林肯表示:中国在习近平上台后放弃“韬光养晦”,明确显示要占据世界主导地位并制定规范、标准。他说美国不能从世界后退,从国际机构后退,否则会让中国以他们的方式而不是以美国的方式来重新定义这个世纪。美国将“胜过”崛起中的中国,同时恢复受损的盟友关系。这将彻底改变现川普政府单打独斗推行“美国优先”的作法。

布林肯说:“处于全盛的美国,仍比地球上任何国家更有能力,来动员他国追求更伟大利益。我们所面临的巨大挑战,没有一个可由单一国家独自行动来应对。我们可以重振核心联盟关系,增大我们在全球的影响力。若我们团结起来,将处于更有利的地位来抗衡独裁国家构成的威胁,为民主和人权挺身而出。

布林肯表示,将考虑为港人提供庇护,并且致力于确保台湾有能力防御中国的军事威胁。他强调,美中合作的前提是美国要“站在强势地位上与中国接触”。在去年9月美国商会的一场活动上,布林肯称美中完全脱钩是一个“错误”。他表示,这是“不现实的”,而且最终会适得其反。

综上所述,拜登政府在对待中美关系上更加成熟老练,它不会改变川普政府强硬的对华政策,而是联合西方盟友和利用联合国的阵地与中国展开对抗,同时也会在气候变化、疫情、贸易、核扩散等议题上与中国合作。时评人士梁京说:拜登出手比许多人预料的要强硬,拜登必须一开始就为今后四年的美中关系定调,让习近平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否则就不仅不能减少美中爆发严重冲突的危险,反而会增加这种风险。拜登政府对控制未来美中冲突有信心,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从川普政府与习近平四年博弈中获益很多。这四年博弈让美国两党精英,尤其是外交和国防精英对习近平和中共的认识有了前所未有的飞跃。中共对蓬佩奥恨得咬牙切齿,称他为人民公敌,但面对温文尔雅又内心强大的布林肯,北京又将如何应对呢?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